>

但死于医生同个失误,总统中枪但未中要害

- 编辑:永利皇宫官网网址 -

但死于医生同个失误,总统中枪但未中要害

犯一次错不可怕,可怕的是连续犯同样的错。可美国就这样连续犯了两次同样低级的错,代价非常惨重,是总统的生命!

从1881年3月4日上任,到9月19日去世,在这六个多月总统任期内,加菲尔德并没有来得及做什么。这既是因为任期太短,更是因为来自共和党内部的争斗。 在加菲尔德上任的第一个星期,他就授命邮政部长詹姆斯对邮路合同欺诈案进行调查。调查一开始,詹姆斯就发现有共和党人牵扯进了这个案子。 詹姆斯请示是否继续进行调查,加菲尔德总统态度非常坚决,他告诉詹姆斯不管牵扯到谁,你都尽管去查,一定要把它彻底解决。 后来案子确实查清了,来自阿肯色州的两名共和党参议员参与其中。虽然责任人并没有受到多大处分,但案件曝光之后对共和党非常不利。这就是加菲尔德任职期间有名的“星路”欺诈案。 在“星路”欺诈案中,部分共和党人被查处,实际上还不能算是加菲尔德与共和党人的争斗,因为查出案件本来就是总统的职责之一。真正能够体现总统和共和党人内斗的,是加菲尔德与康克林的争斗。 早在大选前,加菲尔德就以许诺在人事任命上照顾保守派而赢得康克林的支持,并进而赢得了总统大选。成为总统之后,康克林利用在共和党中的影响,和加菲尔德进行了多次周旋,其中表现最为激烈的一次是对威廉·罗伯斯特的任命。 当时,加菲尔德想把罗伯斯特任命为纽约港的税收员,康克林极力阻挠这个人事任命。最终的结果是加菲尔德获得了胜利,加菲尔德的这次胜利,也被外界认为是康克林政治生涯的终结。 康克林虽然垮下去了,这个时候一个更为可怕的人出现了,这个叫查尔斯·吉提。说这个吉提可怕,不是因为他的政治影响更大,而是因为这个人决定要暗杀加菲尔德。 吉提是个非常落魄的律师,但落魄的吉提却有非常高的政治责任感,看到共和党分裂之后,吉提认为加菲尔德应该负重要责任,如果能够干掉加菲尔德,无疑可避免让共和党陷入分裂。 还有一个更加直接的原因是,大选时,吉提作为保守派一员,却支持起了脱离派的加菲尔德。加菲尔德上台后,吉提来找加菲尔德希望获得一个外交职位,但却被礼貌地拒绝了。 很多人认为,是以上的这两个原因促使了吉提决定暗杀加菲尔德,但实际上吉提决定暗杀行动的真正原因是来自他的落魄。 吉提落魄到何种程度呢?据说他当时连去华盛顿的路费都没有,还是向别人借了30美元,才去了华盛顿。落魄的人常常被人看不起,而吉提内心深处非常希望被人关注,暗杀总统无疑会让他自己成为被关注的人。 能够证明吉提这一心理的,是他在暗杀时选择了一把非常昂贵的枪,据他自己解释,这样的枪以后放到博物馆里会更吸引人。 下了暗杀总统的决定之后,吉提用几个星期的时间来尾随总统。曾经有三次非常好的机会,但他总是没敢下手,直到1881年7月2日这天,看到加菲尔德总统和国务卿布莱恩在一个火车站候车室时,吉提跑到了总统的身后,连开了两枪。 一颗子弹打中了加菲尔德的胳膊,另一颗子弹打中加菲尔德的后背下部。据说,枪伤还不足以致命,真正致命的是,当时医生未戴手套就给总统检查伤口,手术时的医疗器械也没有消毒。这种不科学的治疗导致了加菲尔德血液中毒,这被认为是加菲尔德死亡的真正原因。 接下来几个星期的时间内,加菲尔德忍受着各种病痛的折磨,到了9月19日,死亡拯救了加菲尔德。据说临死前加菲尔德对身边的参谋长说了最后一句话:“思维姆,你就不能帮我阻止疼痛吗?” 加菲尔德死后,副总统切斯特·阿瑟成为总统,刺客吉提给亚瑟写信称:“我想你应对此心怀感激……他的死让你从一个政治上的无名小卒变为了美国总统。” 尽管吉提的辩护人试图以吉提精神错乱为由来逃避惩罚,但陪审团最终还是判处了吉提死刑。1882年6月30日,吉提终于被处死了。临刑的时候,他还说:“我要去见上帝了,我满怀欣喜!”

从1881年3月4日上任,到9月19日去世,在这六个多月总统任期内,加菲尔德并没有来得及做什么。这既是因为任期太短,更是因为来自共和党内部的争斗。 在加菲尔德上任的第一个星期,他就授命邮政部长詹姆斯对邮路合同欺诈案进行调查。调查一开始,詹姆斯就发现有共和党人牵扯进了这个案子。 詹姆斯请示是否继续进行调查,加菲尔德总统态度非常坚决,他告诉詹姆斯不管牵扯到谁,你都尽管去查,一定要把它彻底解决。 后来案子确实查清了,来自阿肯色州的两名共和党参议员参与其中。虽然责任人并没有受到多大处分,但案件曝光之后对共和党非常不利。这就是加菲尔德任职期间有名的“星路”欺诈案。 在“星路”欺诈案中,部分共和党人被查处,实际上还不能算是加菲尔德与共和党人的争斗,因为查出案件本来就是总统的职责之一。真正能够体现总统和共和党人内斗的,是加菲尔德与康克林的争斗。 早在大选前,加菲尔德就以许诺在人事任命上照顾保守派而赢得康克林的支持,并进而赢得了总统大选。成为总统之后,康克林利用在共和党中的影响,和加菲尔德进行了多次周旋,其中表现最为激烈的一次是对威廉·罗伯斯特的任命。 当时,加菲尔德想把罗伯斯特任命为纽约港的税收员,康克林极力阻挠这个人事任命。最终的结果是加菲尔德获得了胜利,加菲尔德的这次胜利,也被外界认为是康克林政治生涯的终结。 康克林虽然垮下去了,这个时候一个更为可怕的人出现了,这个叫查尔斯·吉提。说这个吉提可怕,不是因为他的政治影响更大,而是因为这个人决定要暗杀加菲尔德。 吉提是个非常落魄的律师,但落魄的吉提却有非常高的政治责任感,看到共和党分裂之后,吉提认为加菲尔德应该负重要责任,如果能够干掉加菲尔德,无疑可避免让共和党陷入分裂。 还有一个更加直接的原因是,大选时,吉提作为保守派一员,却支持起了脱离派的加菲尔德。加菲尔德上台后,吉提来找加菲尔德希望获得一个外交职位,但却被礼貌地拒绝了。 很多人认为,是以上的这两个原因促使了吉提决定暗杀加菲尔德,但实际上吉提决定暗杀行动的真正原因是来自他的落魄。 吉提落魄到何种程度呢?据说他当时连去华盛顿的路费都没有,还是向别人借了30美元,才去了华盛顿。落魄的人常常被人看不起,而吉提内心深处非常希望被人关注,暗杀总统无疑会让他自己成为被关注的人。 能够证明吉提这一心理的,是他在暗杀时选择了一把非常昂贵的枪,据他自己解释,这样的枪以后放到博物馆里会更吸引人。 下了暗杀总统的决定之后,吉提用几个星期的时间来尾随总统。曾经有三次非常好的机会,但他总是没敢下手,直到1881年7月2日这天,看到加菲尔德总统和国务卿布莱恩在一个火车站候车室时,吉提跑到了总统的身后,连开了两枪。 一颗子弹打中了加菲尔德的胳膊,另一颗子弹打中加菲尔德的后背下部。据说,枪伤还不足以致命,真正致命的是,当时医生未戴手套就给总统检查伤口,手术时的医疗器械也没有消毒。这种不科学的治疗导致了加菲尔德血液中毒,这被认为是加菲尔德死亡的真正原因。 接下来几个星期的时间内,加菲尔德忍受着各种病痛的折磨,到了9月19日,死亡拯救了加菲尔德。据说临死前加菲尔德对身边的参谋长说了最后一句话:“思维姆,你就不能帮我阻止疼痛吗?” 加菲尔德死后,副总统切斯特·阿瑟成为总统,刺客吉提给亚瑟写信称:“我想你应对此心怀感激……他的死让你从一个政治上的无名小卒变为了美国总统。” 尽管吉提的辩护人试图以吉提精神错乱为由来逃避惩罚,但陪审团最终还是判处了吉提死刑。1882年6月30日,吉提终于被处死了。临刑的时候,他还说:“我要去见上帝了,我满怀欣喜!”

老子曰:“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人生无常,福祸往往相连,任谁人也避免不了。今天小编给大家讲一个总统的故事,这位总统可谓真正实践了哲人老子的这句话。他在别人不看好的情况下被选为总统,可谓幸运;然而他上任才4个多月便被刺杀,可谓不幸;但他又是有福的,因为刺客水平太臭,总统尽管身中2枪,但都没有击中要害;此总统大难不死,可他并非“必有后福”者,虽然多活了80天,还是死了。为何?原因竟然是:医生在全力救治他时,居然找不到击中他的子弹!明明子弹是打在他身体里的,可就是死活找不到,所以总统侥幸又活了80天后终于去世,福又变成了祸。那么这位幸运而倒霉的总统是谁?他又是如何遇刺的?刺客打在他身上的子弹为什么找不到?欲知详情,本期分解。

1881,美国第20任总统加菲尔德遇刺,枪手在近距离开了两枪,全部命中。子弹没有击中致命处,可如果没有取出子弹,总统还是会因为感染而死亡。医生为了探查子弹,让加菲尔德经受了几个星期的折磨,可还是没有找到。

这位幸运而不幸的总统就是美国第20任总统詹姆斯·艾伯拉姆·加菲尔德,毫无疑问,加菲尔德是美国最具传奇色彩的总统之一。他的一生创下了数个记录。他是美国首位具有神职人员身份的总统;他也是美国历史上唯一的数学家出身的总统,

图片 1

他在数学方面主要以证明勾股定理而享誉世界。

图片 2

一、加菲尔德出身贫穷,曾以赶骡子谋生

加菲尔德的一生一直处在幸运和不幸之中。他于1831年出生在美国俄亥俄州的奥林奇附近的一座贫穷的小木屋中。他的童年就是不幸的。他父亲曾是个运河船工,后又当了农民。在他两岁的时候,父亲因扑救一次大火后患上肺炎,不治而亡。留下他母亲,确切地说,是他的养母,带着四个孩子熬日子。其家境之贫寒自不必说,尽管母亲勤劳,但四个孩子也够她受的了。所以小加菲尔德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在田间劳动了。

由于家里的田地不多,他和哥哥除种田外,还在附近干点零活,以维持生活。

他16岁那年找到了一个工作,就是在河边赶骡子。

为什么不是赶马或者赶驴,不得而知。不过这也不必奇怪,传奇人物总有与众不同之处,比如老子当年云游天下,就不坐车,也不骑马,他骑牛;刘秀开始打天下时,也不骑马,他也骑牛。总之,在同龄人还在上高中的时候,这位未来的美国总统却经常在河边赶一群骡子。因为那条运河太狭窄,又浅,当一些船只通过运河口时,得有外力的协助,于是就用骡子拖着船只通过狭窄的河道。

不过加菲尔德天生是个学习的料,他不仅自幼辛勤劳动,而且热爱读书。他利用劳动之余,特别是冬闲季节,到附近学校读书。后来他积攒了一些钱,去上了大学。1849年,17岁的他进入俄亥俄州的吉奥加神学院学习。加菲尔德学习努力,擅长德语,数学,并且善于演讲。他毕业后,回到俄亥俄州的母校海勒姆学院任教,主讲希腊文和拉丁文、高等数学、历史学及哲学,他几乎是个全才,什么课程都能讲。1858年被任命为海勒姆学院院长,当时他仅26岁。

二、从律师到少将到议员到总统,幸运的加菲尔德的华丽三级跳

在大学任教期间,加菲尔德对政治产生了兴趣。像他的前辈伟大的林肯总统一样,他反对奴隶制和脱离联邦的分离论,他的废奴主张在当地很受欢迎。加菲尔德28岁时以共和党人的身份当选为俄亥俄州参议员。他支持用强制手段迫使那些退出美联邦的州重回联邦。这期间他又学习了法律并成为一名律师。这跟不少美国总统一样,即曾当过律师。这也可以解释美国究竟是不是一个法制社会。

加菲尔德在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加入美联邦军队,与南方奴隶制军队作战,他有勇有谋,曾被提拔为少将。1863年11月,加菲尔德当选为联邦众议员。同年12月接受林肯总统的建议,辞去军职,专任联邦众议员。到1880年为止,他连选连任众议员九次,历时共达18年。在这个时期,他的才能得到充分的发挥,成为国会众议院共和党的领袖之一,先后任军事委员会、银行事务委员会以及拨款委员会的主席。而且因任众议院期间主管全国人口普查委员会,他对人口普查工作提出过许多建设性的意见,对美国日后的人口普查政策有很大的帮助,

被誉为“现代人口普查之父”

在美国南北战争结束之后,南方重建时期,加菲尔德支持给予黑人选举权、重建国会等。这些都反映了共和党激进派的观点。他反对只采用银币,主张以黄金和白银同时作为货币基础的金本位制。尽管在经济政策方面,加菲尔德有时与林肯总统的意见不一致,但他一直支持林肯,当年林肯被刺后他十分悲痛。

加菲尔德十分重视教育,他认为“民主的伟大希望在于教育”。为加强教育工作,他创建了美国教育部。他认为南方要取得进步,首先要抓教育。他还十分重视对聋哑人的教育。

1880年1月,加菲尔德被选入美国参议院,但由于他已是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代表,并作为党的领导人正在为下届总统的竞选工作做准备,因而未正式履行参议员的职责。

1880年6月在芝加哥举行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大会上,争取提名的两位主角是前任总统格兰特和前任联邦众议院议长布莱恩。此外还有加菲尔德的好友约翰·谢尔曼。

提名加菲尔德的仅一两个人。

由于党内意见分歧,投了三十几次票都无结果。直至第三十四次投票时,原来支持布菜恩和谢尔曼的人才转而联合起来支持折衷人物加菲尔德,于是他的得票数才开始上升,终于在第三十六次投票时以399票获得提名。

1880年11月2日的大选中,加菲尔德险胜民主党候选人汉考克,成了美国的又一“黑马”总统。

图片 3

这时加菲尔德又创下了一项记录。

他数度入选众议院,又入选了参议院,但是从未在此任职,因为他还没有等到宣誓就任参议员,就被提名并入住了白宫,成为美国历史上独一无二的事例。

关于加菲尔德当选总统,还有一个广为传颂的故事。由于他的竞争对手太强大了,他的选票并没有预期的那么多。就在加菲尔德即将失利的时候,这天,一位老太太突然来到了詹姆斯的演说现场。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老太太伸手就给了他一巴掌。老太太接着骂道:“你这个蠢蛋……”

此时,所有民众的目光都投向了加菲尔德和那位老太太。老太太越骂越来劲,最后,詹姆斯不得不跪地道歉,才让她安静下来。原来老太太就是加菲尔德的养母,她很早就得了精神病。原因是加菲尔德13岁时因贪玩与小伙伴一起下海游泳,差点被鲨鱼吃掉。得知这个消息后,他的养母狠狠地将他骂了一顿,并伸手打了他一巴掌。直到加菲尔德捂着被打疼的脸向养母道歉为止。但后来养母还是因这事受了刺激,并引发精神病。从此,她几乎每天都要犯一次病,每次都要打骂儿子,直到加菲尔德跪地道歉为止。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37年,直到他50岁时,养母的病才好。

37年来,加菲尔德对养母从不抱怨,不离不弃,对之照顾得无微不至,十分孝顺。

今天老太太又故意来打了加菲尔德一巴掌。老太太安静下来后说:“今天,我要告诉大家一个秘密,我的养子加菲尔德,就是像刚才那样照顾了我37年,我除了刚才那次是装病以外,这37年以来我可是真的生病了。我现在之所以这样做,只是想告诉大家,像加菲尔德这样的好人,如果当选了总统的话,那么肯定会是所有人的福气……”

加菲尔德的养母的演说和他的当众一跪,震撼了所有民众,他的选票迅速超过了对手,并一举夺得总统的宝座。

三、不幸的加菲尔德刚当了4个多月总统,就被刺杀

在赢得总统提名时,加菲尔德曾经引起与共和党格兰特派的分裂,事态的发展激怒了芝加哥一位脑子糊涂的落魄律师,他名叫查尔斯·吉特奥。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吉特奥总有一个想法:如果他杀了加菲尔德,共和党就会重新团结起来,并且共和党人将会因为他的功劳而奖励他一个官职!所以他决定铤而走险,去干掉总统。

可是吉特奥已经身无分文,他不得不借了30美元当路费,去了华盛顿。为了寻找机会行刺加菲尔德,吉特奥曾跟随总统进入位于佛蒙特大道的基督教堂,在总统后两排坐下。也许这是一个很好的行刺机会。大家知道我国被誉为民国第一女刺客的施剑翘行刺大军阀孙传芳,就是在佛堂行动的。趁大家在听经之时,突然出手一击致命。

当时的刺客吉特奥有跟施剑翘类似的机遇。在大家听神父讲经时突然出手。然而,也许是信仰的问题,一个女刺客可以在佛面前扮演杀手,而一个男刺客却没有在上帝面前扮演歹徒。

吉特奥在最后时刻决定放弃刺杀。

他觉得在这个神圣的地方,在上帝的信徒做礼拜期间不宜实施暗杀,还有正如他后来所说的,“我害怕击中一些无辜的人”。加菲尔德逃过一劫。

然而吉特奥的行刺计划并没有终止。他于1881年6月18日跟踪总统加菲尔德及其夫人来到火车站,当他准备下手时,他再次放弃了。因为他认定当时的总统夫人有病在身。如果此时实施刺杀计划,杀死了总统,但她的夫人,一个病人亲眼目睹丈夫被杀,一定是件残忍的事情。

他不愿让一个病人承受这种痛苦,

在他看来,似乎盗亦有道,杀人也要尽量避免让无辜的人受到伤害,起码应该让这种伤害降到最低。所以吉特奥再次放弃了一次暗杀总统的良机。

图片 4

行刺总统的计划一推再推。又过了两周,吉特奥决定再次出手。1881年7月2日,加菲尔德总统进了华盛顿的巴尔的摩和波托马克火车站,当时他没带警卫,只有国务卿詹姆斯·布莱恩陪伴。当布莱恩停下来跟一个朋友聊天时,吉特奥看到了机会。

他来到总统背后,突然掏出手枪,很近的距离,当然一击而中,再击再中!随着两声沉闷的枪响,加菲尔德猝然倒地。

刺客并没有逃走,当人们围上来缴了吉特奥的枪时,他说:“这下好了!我有官当了,他们必须给我弄个职务!”

刺客吉特奥似乎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后来在他的口袋里,人们发现了一封寄往白宫的信。这是一封道歉信,信中吉特奥说他杀了总统,请加菲尔德夫人原谅。但吉特奥向总统夫人保证:“正如所有的虔诚的基督徒那样,总统先生在天堂里肯定要比在华盛顿快乐”。

然而事情大出刺客预料之外,天堂离中弹的总统还远。因为吉特奥的枪法实在不够专业,尽管两枪都命中总统,但两粒子弹都没有击中致命处。所以总统先生还不能去天堂快乐。到此时,加菲尔德还算是幸运的。

四、不幸的加菲尔德,尽管多活了80天,还是死了,因为医生找不到子弹

加菲尔德大难不死,然而遗憾的是,他没有后福。总统中弹后,当然被带到医院抢救,当然也是当时美国最不错的医院了。因为子弹并没有伤及要害,只要取出子弹就OK了,那么总统就不会按刺客的想法到天堂去。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医生探查子弹时,竟然找不到子弹。医生们在总统的肚子里摸来摸去,可是没有结果。为此加菲尔德经受了几个星期的折磨。

最后无可奈何之时,医生们决定求助于高科技。于是他们咨询了著名的电话发明人亚利山大·格雷厄姆·贝尔,既然电话能让远隔千里的两个人互相听到对方的声音,那么发明电话的人肯定神通广大,肯定能有办法找到近在咫尺的两颗子弹。医生问贝尔有什么高招。贝尔还真行,他立刻设计了一种电子仪器。把这种仪器拿到任何金属附近时,仪器就会发出一种可以听到的咔嗒咔嗒的声音。事情至此,加菲尔德的好运似乎又来了。没错,在之后的事实上完全可以证明,

贝尔的这个发明是靠谱的,甚至是伟大的

。因为在总统加菲尔德身上用过之后,这种仪器在很多年内都有效地发挥着作用,直到有一天X光的出现。现在的医院都是用X光机来代替贝尔的电子仪器了。

然而不幸的是,在当时,贝尔创造的这个仪器在总统先生的身上失效了。医生们用这个仪器并没有找到加菲尔德身体内的子弹。为何?因为贝尔事先说过:使用该仪器时,除了要寻找的金属外,周围不得有任何其它金属存在。就是说,周围的金属将干扰电子仪器的正常发挥。而当时医生确实把总统周围的所有金属东西全部清理走了,哪怕是一支钢笔,或者一个假牙套。但是电子仪器还是没有搜寻到加菲尔德身体里的金属子弹。

最后总统先生于9月19日被死神夺走了生命,按刺客的话说是去天堂快乐去了。那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来问题出在加菲尔德总统躺的床上,他的床是金属做的弹簧床!

因为厚厚的床垫之类的东西的遮盖,让人们忽视了金属床的存在。遗憾!

还有个问题是,藏在加菲尔德身体里的子弹既然没有击中要害,为何还是要了他的命?这有两种解释。

第一是子弹上有毒,或者带有病毒的细菌,

时间长了,病毒的大量繁殖让加菲尔德的内脏中毒而致命;另一种解释是,医生由于多次用手在总统的肚腹里寻找子弹,由于医生没有洗手,手上带有病菌,而导致总统的内脏感染而致命。不过这一种说法似乎不靠谱。因为当时的西方,解刨学已经有相当长的历史,不可能有医生不洗手就随便伸入病人的内脏吧。所以,还是那两颗罪恶的子弹惹的祸,它们没有被找到,隐藏在总统的脏腑里,导致了加菲尔德尽管多活了80天,还是没有逃脱死亡。

不过加菲尔德之后,人们使用贝尔的仪器时吸取了教训,再没有出现过如此低级的失误。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

加菲尔德总统是用自己的生命为贝尔的仪器做了个奠基,一个伟大的奠基!

本文由中国史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但死于医生同个失误,总统中枪但未中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