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雍正继位后的大报复,雍正皇帝

- 编辑:永利皇宫官网网址 -

雍正继位后的大报复,雍正皇帝

雍正四年二月,将允禩降为民王,交所属旗内稽查,不得依宗室诸王例保留所属佐领人员,随之圈禁。贝子鲁宾当允禵在西北军前时,代允禩与之联系,以后也被揭发并被圈禁。 雍正四年三月,允禩改称“阿其那”,其子弘旺也不配作宗室子弟,改名“菩萨保”,允禟改称“塞思黑”。“阿其那”、“塞思黑”在满语中是猪、狗的意思。之后,雍正帝又加快了对允禩党人的处理步伐。五月,雍正帝向内外臣工、八旗人等颁布允禩、允禵、允禟等罪状。允禟被视为可厌可恨的人,他被都统楚宗从西大通押至保定,直隶总督李绂奉命将之圈禁。李绂将衙门附近三间小房,四面砌墙,置允禟入内,封闭前门,设转桶传进饮食,外派官兵看守。时值酷暑,闷热难忍,允禟带着铁锁、手梏几度晕死过去。八月,李绂奏报允禟病死。雍正帝说他是服冥诛,罪有应得。显然,允禟是被害死的。

历史

雍正用软硬兼施的手段对付允禩一伙,把他们分散各地,使他们无法联络,动辄得咎。雍正还对他们采取分化瓦解、有拉有打、各个击破的策略,在继位之后不久就取得成功。雍正以允禩等诸兄弟“任意妄行”等等为名,对他们不断的加以整治,削弱他们的力量,打击他们。但雍正帝对其他参与过争夺皇位的兄弟开始时是根据情况区别对待,有拉有打。但在平定青海罗卜藏丹津叛乱、地位进一步巩固以后,则发生了显着的变化,主要表现在对允禩的态度上。雍正二年四月初七谕诸王大臣说,自康熙四十七年以来,他的无知兄弟们就结党妄行,惹康熙帝生气。他继位之后,不计允禩等的“从前诸恶,惟念骨肉兄弟”之情,但他不知痛改前非,“不以事君事兄为重,怀私心,由此观之,其大志至今未已也!”他还命大臣对允禩据实揭发,不许隐讳,展开了凌厉的攻势。五月,因苏努、勒什享父子党庇允禟、允禩,“扰乱国家之心毫无悛改”,革去苏努贝勒,撤回公中佐领,与诸子发往右卫居住。七月,雍正帝公布《御制朋党论》,开始了他进一步惩治朋党势力的第二阶段。 其间有年羹尧、隆科多问题插进来,延缓了雍正帝大刀阔斧整治政敌的进程。但雍正帝还不时指斥他们,间或处理其中的个别人。待到收拾了年羹尧,调出了隆科多,雍正四年正月,雍正帝发出了上谕,大力整饬允禩党人。他历数允禩的罪状:“廉亲王允禩狂逆已极,朕若再为隐忍,有实不可以仰对圣祖仁皇帝在天之灵者……当时允禩希冀非望,欲沽忠孝之名,欺人耳目,而其奸险不法,事事伤圣祖仁皇帝慈怀,以致忿怒郁结,无时舒畅……朕闻之不胜惊怪。是年二阿哥有事时,圣祖仁皇帝命朕同允禩在京办理事务,凡有启奏,皆蒙御批,奏折交与允禩收贮。后向允禩问及,允禩云:前在要亭时,皇考怒我,恐有不测,比时寄信回家,将一应笔札烧毁,此御批奏折藏在佛柜内,遂一并焚之矣。”

*斗争与处理政敌

雍正帝揭露允禩为谋取储位和皇位已经是一个“不忠不孝、大奸大恶之人”,解决的办法只有惩治允禩,逐出宗室,削除宗籍。他的同党允禟、苏怒等也受到同样的处分。允禩妻乌雅氏革去福晋,休回母家,严加看守。允禟编造似西洋字的十九字头与家人通信,此时被发觉,抄检了他的家。

< 1 > < 2 >

雍正元年,哲卜尊丹巴到京师拜谒康熙的灵堂,不久却染病而死。雍正帝命允?前往送其灵盒、印册赐奠等。允?不肯离京,先说无力准备马匹行李,及至出发到张家口外又不肯再走。雍正知道允禩和允?关系很好,命对其议处。允禩说,可行文允?将不行谏劝他继续前进的长史官责罚,雍正没有同意。当允禩请求把允?的郡王革去时,雍正帝即断然将他革去世爵,调回京师,永远监禁,查抄家产。杀鸡给猴看,以为不听皇帝命令者戒。

雍正帝对允禩、允禵集团采取分化瓦解、各个击破的方针,有计划、有步骤地打击、直至消灭对方。康熙帝去世的第二天,雍正帝即封允禩为廉亲王,任命为总理事务大臣,先后让他掌管理藩院、工部事务,又任命允禩的支持者大学士马齐也为总理事务大臣,将允禩党人贝子苏努晋爵贝勒,将其子勒什亨委署领侍卫内大臣。雍正帝对这个集团的另一些成员则采取严厉的态度,一即位就征召允禵回京,削夺王爵,囚禁于遵化景陵,将允禟驱逐到西大通,由年羹尧监视,将允革爵,抄家*。这就使该集团首领分散于各地,联合不到一起,完全丧失东山再起的条件和机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果然,雍正不久就对允禟等人加以了整治。允禟生母宜妃的太监张其用违禁做买卖,被发往土儿鲁耕种,允禟的太监也被发往云南边疆当苦役以及给人为奴。为允禟料理家务的礼科给事中秦道然,雍正也以其仗势作恶、家产过于富裕而加以逮捕监禁。雍正对允禟本人也没有放过,以前线需人为名,命允禟前往西宁前线。允禟故意拖延,雍正即强迫命令他加快速度。允禟到青海后,年羹尧将城内居民全部迁出,加派官兵监视,实际上是将他监禁起来。允禟派人到河州买草料,宗人府也参奏他违抗军法。

图片 1

雍正帝于雍正二年对诸王文武大臣说:“尔等大臣内但有一人,或明奏,或密奏,谓允禩贤于朕躬,为人足重,能有益于社稷国家,朕即让以此位,不少迟疑。” 当皇帝的说这样的话,像是有天下为公之心,其实是被迫无奈,故作姿态,以此威胁众人尊奉他。事实上,不管那个皇子继位,都会因原先政敌的反对而威信一时建立不起来。所以康熙帝死后,统治集团上层的争斗有着削弱清朝政权的危险。雍正帝决定采取清除政敌、改革*等措施,强化君权,树立自己的权威,克服初政的某种危机,巩固政权。

雍正一上台,就任允禩等四人为总理事务大臣,总理事务大臣位尊权重,是新朝的核心人物,也是新君的亲信。有人认为雍正帝任用政敌,是他的一个战略决策。允禩及其追随者纷纷被加官晋爵,一部分人因而弹冠相庆。允禩晋王爵,其妻乌雅氏的亲戚来祝贺,乌雅氏却说:有什么可喜的?不知道哪一天要掉脑袋哩!允禩也对朝中的大臣说:皇上今日加恩,不知道哪天会诛杀我的?他们这些当初的储位斗争的当事人都明白,雍正帝是不会放过他过去的政敌的,现在的荣宠是靠不住的、是不会长久的。他们对雍正的这种拉拢性的临时政策看得很清楚。

争夺皇位的胜利者雍正帝,不想放过政敌允禩等人,允禩等人也不甘心失败,所以双方的斗争在雍正帝继位后延续下来,只不过斗争的方式、性质有异于康熙朝罢了。

雍正帝治死允禩、允禟等人,是因为他们在先朝结党谋夺储位,今朝仍然固结不散,变本加厉地企图制造新君的失误而获大位。在宫廷斗争中,雍正帝处置了许多宗室王公,削弱了他们的势力,迫使他们围绕皇帝的意志从事政治活动。

雍正帝这样处置政敌恰到好处。虚尊允禩,实则是擒贼先擒王,以安抚该集团首脑,稳定政局。允禵在康熙季年、雍正即位之际*影响力大,号召力强,如若对他尊宠,人

雍正帝登位后,对一向结党谋位、梁鸯不驯的允禩、允禟等采取迷惑麻痹政策,减少自己的统治离心力。是允禩、允禟等不受迷惑,还是铲除他们本是雍正的已定方针?这是雍正朝的又一谜案。

本文由中国史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雍正继位后的大报复,雍正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