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来爱上你,汉代最淫乱的藩王

- 编辑:永利皇宫官网网址 -

原来爱上你,汉代最淫乱的藩王

摘要:江都王刘建为了获得更大的淫乐,宫女稍有过失,刘建就命令她们脱掉衣服,光着身子,或站着击鼓,或放在树上让人观看

我是香槟姐,一个喜欢香槟与故事的女人。

上一章:原来爱上你(二十五):大众情侣

上一章:原来爱上你(十九):天作之合

汉代最淫乱的藩王:与十余父妾及其亲姐妹淫乱 禽兽杂交江都王刘建的淫乱暴行与父争妻 当刘建还是太子时,邯郸人梁蚡想把他的女儿献给江都易王刘非。刘建听说梁蚡的女儿十分漂亮,暗地里派人把她找来,并扣留不放。梁到处宣扬说:“儿子竟与他老子争夺妻子!”刘建又使人杀了梁蚡。梁蚡的家人上书告状,皇帝交廷尉调查,正好遇到大赦,案件才不了了之。荒淫乱伦 易王刘非在位期间,刘建就对易王所宠爱的美妾淖姬等美人垂涎三尺。易王刚死,刘建住在服丧的房间里,就将淖姬等十姬妾奸淫。更为荒淫的是,刘建已出嫁的妹妹刘征臣此时回娘家服丧,刘建又强奸了她。妹妹回长安后,刘建又几次派人去接她。变态淫乐 为了获得更大的淫乐,宫女稍有过失,刘建就命令她们脱掉衣服,光着身子,或站着击鼓,或放在树上让人观看,或戴上刑具舂米,或丢到狼舍让狼咬死。刘建则在旁边观赏取乐。禽兽杂交 刘建还想让人与禽兽交配来生孩子,强迫宫女脱光衣服,伏在地上与公羊或狗交配。据野史记载,骡子就是刘建的“杰作”。据说有一天,刘建闲极无聊,命人牵来一匹马和一头驴子,拴在一起,然后用各种催情方法使马和驴性亢奋,难耐春情。数月后生出一头“四不像”,就是骡子。罪孽深重 刘建无恶不作。他大搞迷信活动,指使女巫用“魔胜”之术咒诅武帝,又私造兵器,私刻皇帝玉玺和百官印信,并和其他的诸侯王密约,准备造反。这样胡闹了几年,事情终于败露,最后畏罪自杀,同党一个个被诛。武帝元狩二年江都国被废除,改置广陵郡。

我有香槟,你有故事吗?

原来爱上你目录

原来爱上你目录

讲述人:刘建(化名,请勿对号入座)

“早,杨小姐。”杨逸在众人的一片问候声中走向刘建的办公室。

杨氏集团,因为杨运民的死,一场恶战在所难免。许多识时务的人纷纷在这节骨眼上选好大老板。这年月,选错人,站错队的代价很惨的。而刘建则是公司里竞相拍马屁的对象。聪明如刘建很明白这帮在手底下混吃混喝的人对自己装笑脸说好话的意图,而自己也很享受这番礼遇。也因为杨运民的那份遗嘱,刘建彻彻底底地成为了杨氏集团的新主人,想干就干,想做就做。

刘建的老婆是那种特别任性,根本不讲道理的人,他和他老婆结婚之后,他的老婆就经常做出让刘建觉得特别过分的事情,这种事情刘建说了他老婆也不是一次两次,可是根本没有用,就在前几天,刘建的老婆又给他说,要让刘建帮她爸妈还房贷,这个事情就让刘建特别生气。

“刘建在吗?”

“为什么不把遗嘱写成财产由刘建继承?”杨运民生前的律师杨律师那副厚厚的眼镜下藏着深深的疑问,不等杨律师把问题问出,当然,他也不会主动问的,这个木纳的老男人,刘建就自己把答案说出来。

图片 1

“董事长在里边。杨小姐。请进。”

“如果真那样写,瞎子都看得出来那份遗嘱有问题。放心,慢慢地,我会把这一切全部变成自己的。”刘建信誓旦旦的样子,看来刘建是要放长线钓大鱼。他的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每一步都在他的计划之中,而自己竟然成为了他计划中的一个棋子。想到这些,杨律师直觉得可怕。当初与刘建合作真是走钢丝,奈何自己有致命把柄在他手上呢。现在是上了贼船下不来了。

刘建和他老婆交往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她老婆是那种特别任性的人,不过当时刘建的爸妈劝他说,现在他的年龄也不小了,能有个对象就不错了,还挑剔那么多干什么,虽然当时刘建对于爸妈这样的说法很有意见,可是想着自己年龄确实也不小了,最后两个人还是结婚了。

杨逸轻敲了几声门,无人应答,她便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刘建正在专心致志地埋头看办公桌上的资料,仿佛丝毫没有察觉到杨逸的到来。过了好久,刘建的眼睛才从办公桌上的资料移开。

宽敞明亮的会议室里,刘建作为新一代的杨氏掌门人召开他掌权以来的第一次会议。

刘建和他老婆结婚之后,日子过得并不好,他的老婆经常给他惹出各种各样的事情,在这个家里,他老婆对刘建耍耍小性子也就算了,刘建也知道老婆是什么样的人,可是出门之后他老婆还是这样,每次他老婆惹出事情之后,刘建都要去向别人道歉,这些小事情就不说了,前几天他老婆和他说了一个事情,当时就让刘建特别生气。

“找我有事?”俨然一副傲慢与不屑的样子。因地制宜,这里只有你和我,用不着演戏,刘建很清楚这一点。

“刘建,你没有经过我们的同意,竟然敢开发桃花源项目。”董事会上和杨运民生前很好的那两个老头对刘建兴师问罪。

图片 2

“没有事就不能找你吗?我亲爱的。”杨逸不理会也不在意刘建的态度,她趁着刘建挪动身子之际,看到了刘建桌上写着“知名设计师许小白与公司高管康伟同居”的杂志。

经受战争洗礼的刘建深刻的明白,历来权利的争夺,都会伴有腥风血雨,稍不留神,轻则变成落汤鸡,重则遭人宰杀。那个悲催的杨运民就是在这腥风血雨中,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眼前的这两个老头一听他们的言辞,就知道来者不善,也必会给自己带来一场战争。只不过,哼哼,现在的自己掌握着致胜法宝,老头,看你又能奈我何。

前几天,刘建的老婆找到他说,让刘建帮她爸妈还房贷,一开始刘建听到老婆这么说之后还没有反应过来,刘建觉得就算是老婆再任性,也不能提出这样的事情吧,反应过来之后刘建就和说:“老婆,你爸妈的房子咋轮到我还房贷?你是怎么想的,”刘建的老婆就直接对他说:“我哥不是没钱嘛,那这个钱只能你来还了。”当刘建听到老婆说的这个话,差点别气个半死,她哥没钱怎么就轮到刘建来还房贷了?!当时刘建就对老婆说,他每个月的工资也不高,每个月就挣那么点钱,要是帮忙还房贷,这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可是刘建的老婆不管他怎么说,就是坚持要刘建帮她父母去还房贷,看到这样的老婆,刘建是又无奈又生气。

随后,刘建把手底下又露出另一本杂志,赫然写着“灰姑娘变白雪公主,许小白开始爱的童话。”

“公司现在业绩那么差,全都是你们这些吃饱了撑着的家伙在这指手画脚。”刘建一改以前的客气,厉声喝道。“从现在起,公司的事就不劳你们老人家费心了。你们只等每个季度分红到账就行了。”

还房贷的事情不用说,肯定也是他老婆的娘家人教给她的,关于这个事情,刘建也去找过岳父母说了这个事情,可是让刘建没想到的是,他岳父母那边竟然也特别过分,说什么如果刘建要是不帮忙还房贷,他们就让刘建的老婆和他离婚,当时刘建听到岳父母这样说也是直接怒了,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也这么过分,刘建觉得再这样下去,这样的日子就没办法过了。

刘建“哼”了一声,说道,“你是来我这幸灾乐祸的吧。”语气里满是讽刺。

“你凭什么?”两个老头差点被刘建气死了。而除了那两个老头的其他懂事则保持静默,为观察战况,更为了明哲保身。

图片 3

“我们是夫妻,是名正言顺,实打实的夫妻。是一条船上的人。”杨逸苦口婆心地解释,全然没有以前的那副大小姐的嚣张。杨逸顿了顿,继续说道“好吧,我来是告诉你,我那个好久没来了,我想该不会是有了吧?”

“凭什么?”刘建故意提高声调,“就凭我占有公司51%的股份。就凭我是公司的大股东。”刘建的这句话,让那两个老头哑口无言,表情顿时僵住了。不过,刘建就是刘建,智商与情商堪称一流。看着那两个老头难堪的表情与现场尴尬的气氛,刘建一改刚才的趾高气扬,慢慢走到两个老头的跟前,轻轻拍着他们的肩膀,谦和地说,“老人家操那么多心干什么,每天喝喝茶,聊聊天,就有钱拿,不是很好吗?”

编者按:对于这么无礼的要求,你可以直接拒绝你老婆,不过你老婆这个样子也是被你纵容的结果,好好跟你老婆沟通一下吧,毕竟日子还是你们两个过的,如果家里的钱都给你岳父母还房贷,你们的日子肯定很难过,好好做做你老婆的思想工作,相信他也能够理解你。

“什么!你说什么?”刘建的音量键仿佛被开启到了最大值。

那两个老头也不是吃素的,识时务的能力堪称人中豪杰,其中张老头说道,“唉,我们老了,不中用了,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另一个老头黄老头也不示弱,大有一山更比一山高的气势,语重心长地说道,“杨董走了,我们老了,公司的担子以后就压在你一个人身上了,苦了你了。”

(注:版权图片授权基于CC0协议)

如果是以前,刘建和杨逸这么大声说话,杨逸准会来个翻天覆地的运动。人走茶凉,杨运民走了,杨氏变了,杨逸也凉了。

“哪里的话,把杨氏发扬光大,是我岳父的遗愿,也是大家共同的目标。”给台阶下就赶紧下,那两个老头总算没有白活这么老。而原来剑拔弩张的气氛在一番审时度势以后变得融洽和谐,这真是再好不过了,也正中了刘建的意。

所以杨逸不理会刘建的大声反问,依然平静地说,“我说,我可能怀孕了。”

从公司会议室里出来的刘建回到总经理办公室,关上门,闭上眼,享受着刚才的战果。可是,才过了片刻,门就被猛地推开了。杨逸一副气呼呼的样子,正瞪着自己。那眼神,恨不得要把刘建给吃了。刘建明显得感觉到一场暴风雨要来了。不过再难对付的对手都被我收拾了,你这丫头片子,哼哼。

“什么,不可能,你最好搞清楚,这种话不能乱说。”刘建依然大声质问。

“对不起,刘总。”秘书安娜急着为自己的失职道歉。刘建挥了挥手,示意安娜退下。安娜求之不得地顺从,快步逃离现场。

“怎么不可能呢,你别忘了,那天晚上,虽然你喝醉了,我也喝醉了,可是你对我做了什么,你很清楚。”杨逸依然平静如初。

“刘建,你凭什么停掉我的信用卡?”杨逸指着刘建高挺的鼻梁气呼呼地大喊。

刘建沉默了,满脑子的后悔。酒能醉人,更能害人啊。千百年来的历史教训,没想到,聪明如刘建,英明如刘建,小心如刘建还是栽了。

这辈子刘建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指着自己的鼻子。在这扁鼻梁横行的国度里,他那高挺的鼻梁犹如贵族般的象征彰显着自己的不凡。想到自己的鼻子曾经因为康伟的鲁莽而遭受一次严重的外力冲击,刘建发誓绝不会让自己的鼻子受一点点委屈。刘建把杨逸的手用力地推开,杨逸的手被甩到了一边。

是无奈的顺从,还是刻意的讨好,连杨逸自己都分不清,只是冷静地说道“是啊,你说的对,我会去医院搞清楚的。”说完,便转身离开。

“凭什么?我不是你的银行。凭什么?凭你现在花的每一分钱都是我挣的。”刘建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说道。

在转身之际,杨逸瞄见了刘建浓黑的眉头已皱成一个川字。刘建,你是在为许小白与康伟在一起的事实而伤心,还是为许小白与康伟成为大众情侣之后,爱许的服装销量再次成为第一而烦恼,或者是为了我怀孕的事而苦恼?可是,这些,关我什么事呢?杨逸这么想着,脸上露出了她那原本倾国倾城的笑容。

“你胡说,我爸爸给我留下了很多很多钱。”杨逸竭力反驳。忽然间,杨逸仿佛恍然大悟,指着刘建说,“你,是不是你,独吞了我爸爸留给我的财产,是不是,是不是。”说着,杨逸抓起刘建的衣服。

“等等,”就在杨逸前脚刚要迈出办公室时,刘建叫住杨逸,“我陪你一块儿去医院。”说着,起身拿起椅子上的外套就往外走。

刘建一把推开杨逸,理了理衣服,“你这个疯婆子,我懒得理你。”

模范夫妻,就该这样?

杨逸不甘心,抓起刘建的裤兜,就要搜。

“小白,走,我们去黄师傅那好好犒劳犒劳自己。”自从和康伟成为了大众情侣,确切的说是,自从和康伟住在一起被人偷拍并上了头条,许小白就很少外出,并且是刻意减少外出。每天都是盒饭,盒饭,盒饭。嘴里和眼里满是心疼与期待。

“你干什么?你干什么?”刘建看着围着自己打转,四下翻找的杨逸,想推开她。

“可是,我怕…”

“还我钱。你还我钱。”杨逸不理刘建,只顾不停地翻找。

“别可是了,也没什么好怕的。”

两人争执之下,刘建的钱包落地。落地后钱包翻开,钱包里醒目地放着刘建和许小白的亲密合影正好和杨逸来个面对面。

许小白拗不过康伟,临走前不忘叫上蓝心。

杨逸捡起钱包,指着相片,问刘建,“你喜欢她?”

“蓝心,一起啊。”许小白转向蓝心。

刘建不做回答,伸出手问杨逸要照片,“把照片还给我。”

“不了。”蓝心耸耸肩,“我才不要当电灯泡呢。”蓝心朝许小白做了一个鬼脸,就知趣地走开了。

杨逸把照片从钱包抽出来拿在手上,“怎么,你稀罕她?”

“那走吧,我的许大设计师。”

刘建不做回答,而是直接伸手去抢照片,没想到却被杨逸躲开了。杨逸的这一躲,让刘建心中顿时怒火中烧,恨不得把杨逸撕碎。让刘建更没想到的是,刘建还没把杨逸撕碎,照片就被杨逸撕得粉碎,而且撕碎后还被撒向空中,这一切的发生只一秒钟的时间。

“唉。唉。”康伟对着径直往前冲的许小白伸出手,许小白回过头,康伟走上去二话不说就拉住许小白的手,两人就这么手牵着手招摇过市。

犹如漫天飞舞的雪花,照片的碎片在刘建眼前纷纷落下。刘建想着去接住它们,可是,数不清的碎片同时做自由落体,刘建还没来得及张开双手,碎片就散落了一地。

走出办公室,走到没有熟人的地方,许小白挣脱康伟的手,“真不习惯这样子。”许小白噘着嘴说。

一种撕心裂肺,无能为力的感觉涌上心头,把刘建整个人都弄呆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刘建一把推倒杨逸,一副死了爹妈的痛苦表情。

“没事,慢慢就习惯了。”康伟一脸幸福的样子。

“怎么,你心疼了?看吧,得罪本小姐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今天本小姐就让你知道…”杨逸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俨然一种你痛苦我快乐的心理。但是,杨逸不知道的是,她撕碎的不仅仅是照片,更是刘建的心。

“进去逛逛吗?”康伟和许小白来到百货商场。

刘建缓缓地把身子蹲下,把这些碎片一片片捡起来,放进口袋里。直到把最后一片碎片捡干净,刘建才起身走到杨逸面前。两眼泪汪汪,眼神似要把人给吃了,刚才还喋喋不休的杨逸顿时被刘建的这副表情给吓住了。说实话,认识刘就建不是一天两天了,自己也见过杨刘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可是这次好像和之前的很不一样。杨逸知道自己闯祸了,后果还很严重。事已至此,逃是逃不了的了,杨逸静待刘建下一步的表现。刘建什么话都没说,对着自己就是一巴掌,重重的一巴掌。杨逸的脸顿时火辣辣的。

“万一被人认出来怎么办?”

“你敢打我。”杨逸手摸着被打得肿起来的脸。

“没事,你和照片上的人差远了。放心好了。”

“就打你了,怎么着。”刘建一副恨不得杀了杨逸的样子。

“讨厌。”

“从小到大,我爸妈都没敢打我,你竟敢打我?”杨逸又气又恨,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就差没掉下来。

康伟和许小白两人在商场里逛着。迎面走来一对恋人。

“我就打你了,你去啊,去和你爸妈告状去啊。”刘建一副巴不得杨逸跳楼的样子。

康伟和许小白只顾看着商品,待那对恋人走近一看,才发现是刘建与杨逸。

“好,你给我等着。”杨逸咬牙切齿地地跑开了。

世界那么大,我却无法忘记你,世界那么小,我竟然偏偏遇上你。

下一章:原来爱上你(二十一):那么稀罕

为了两人曾经不得已的约定,刘建与杨逸在外不得不做模范夫妻。于是,才有了刘建陪杨逸去医院检查,才有了从医院出来后,刘建陪着杨逸逛街。既然要演,那就把它演足演好。刘建向来是个称职的演员。可是,现在,在自己爱的人面前,还演吗?不演,万一一切被揭穿,那形象,信誉,隐私,秘密…演,只会让误会再加误会,和好难上加难。

原来爱上你目录

刘建在斟酌着如何是好。却不想四人已经面对面,康伟眼睛看着正前方,手却把许小白揽入怀里,许小白本能地配合。杨逸特地靠向刘建,而未等刘建做出反应,康伟便紧拥着许小白擦肩而过。

四个人两两为伴分别走向完全相反的方向,消失在对方的视线里。

“回去吧。”终于到了没人的地方,许小白推开康伟的手,一脸沉闷地回家。

“走,回家。”一路一言不发的刘建冷不丁丢出来一句话。

“我还想逛。”杨逸似乎没有发觉刘建的不对劲,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要逛你自己逛。”刘建说完便扬长而去。

怎么,你不高兴了,看着许小白和康伟在一起你不高兴了?看着刘建的背影越来越远,杨逸快步跟了上去。

回到家,许小白二话不说便径直走向房间,“砰—”地一声把门关上。这让紧随其后的康伟那漂亮的鼻子和房门来了个亲密接吻。

康伟摸鼻子喊,“小白,你开门啊。”

“我累了,要睡了。”

康伟在许小白门口驻足。你是在为今天遇到的事难过吗?难道你就是忘不了他?

“你别喝了。”杨逸劝说着一到家就在吧台前把自己灌个不停的刘建。

“走开,老子的事你别管,再管把你赶出去。”刘建一把推开杨逸,厉声喝道。

刘建的这一番话,把杨逸愣住了。杨逸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静静地看着刘建。许久,她才慢慢地回到刘建身边,看着刘建喝了一杯又一杯,已不清楚这是第几杯。

终于,刘建醉了,醉得跟烂泥似的,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如雷般呼噜声响彻整个别墅。杨逸用手轻轻推了推刘建,刘建没反应,杨逸再用力地推了推,刘建还是没反应。确定刘建已经如同死尸般,杨逸不再推他,而是开始在刘建身上查找,像小偷在行窃。慢慢地,杨逸似乎找到了想要的东西,她在刘建外套的内衬里翻出了刘建的钱包。

打开,一张照片映入眼帘。那是一张刘建与许小白的合影。一张原先被杨逸撕烂,但又复原得完好无损的刘建与许小白的合影,没错,杨逸记得清清楚楚。“你就那么忘不了她吗?”杨逸忽然间来了一股火,满身的力气恨不得全部用在粉碎照片上。

然而,怒火最终没有爆发,杨逸深吸了呼了一口气,沉默了几秒钟,然后把相片放好,把钱包归位。

杨逸坐在一旁看着刘建,真帅。夜已深,杨逸忽然感觉到了明显的凉意,身上鸡皮疙瘩起。担心刘建着凉,杨逸使出浑身力气一个人生拖硬拽地把刘建弄回房间。父亲杨运民走后没多久,刘建曾经警告仆人,他是这个家的主人,所有人只能听他一个人的话,不然就走人。这年头谁有钱谁有权谁就是天。刘建的话让杨逸从原本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千金大小姐没落为无依无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佣人。造化弄人啊,杨逸在感慨命运多舛的同时,也惊叹自己的适应能力以及无线的潜力。

别看刘建不胖,但身子里的密度极高,这决定了刘建非同一般的质量。拖动刘建跟撬动地球的难度只差一点点?更何况还是从一楼到二楼。汗去雨下,力气像钱一样眨眼就花光了。总算来到床边了。像被饿了三天三夜的杨逸一不留神,手就不听使唤地软下来,刘建像一堵墙一样倒了下来,把杨逸压在身下。两人地不偏不倚地重叠在一起,恰好睡在床上。这一倒,把刘建弄醒了。

刘建睁开朦胧的睡眼,眼里竟是“小白,小白。”刘建兴奋地叫起来。

杨逸想开口解释,却被刘建压的喘不过气来。

“小白,你是我的,我爱你。”说着,就对杨逸一阵热吻。

杨逸无力抗拒,身上的衣裳任由刘建一件件地褪去。最后,刘建顺利进入了杨逸的身体。

只是刘建在她的身体里抽动的时候,她的眼角里分明有泪水淌出。

原来爱上你(二十七):裸照风波

原来爱上你目录

本文由中国史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来爱上你,汉代最淫乱的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