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奥巴马对古巴历史性,美利坚合众国古巴规范建

- 编辑:永利皇宫官网网址 -

奥巴马对古巴历史性,美利坚合众国古巴规范建

图片 1

今年3月21日,奥巴马将成为88年来首位访问古巴的现任美国总统,上一次出访哈瓦那的美国总统是柯立芝,他赴古巴去参加泛美国家会议,当时也是在其总统任期的最后一年。

摘要: 当地时间3月20日,美国总统奥巴马抵达古巴,开启“破冰美古关系”的历史性访问。时隔88年,古巴终于迎来了首度踏上这一岛国的美国总统。据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3月20日,美国总统奥巴马抵达古巴,开启“破冰美古关系”的历史性访问。此前,美古两国已断交54年之久。2015年7月,两国正式恢复外交关系。美国总统外交顾问本·罗兹(Ben Rodes)于3月16日表示,奥巴马访问古巴之行的主要目的是巩固两国不久前恢复的双边关系,把依然脆弱的双边关系推上正常轨道。“一方面,奥巴马想通过此访为自己留下政治遗产,另一方面,也为其所在的民主党在美国大选中加分。此外,这次访问也有助于改善美国与拉美国家,特别是拉美左派国家的关系,不过访问成果仍然有限,象征意义更多大于实际意义,美古之间的重大分歧仍然难以解决。”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徐世澄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奥巴马抵达古巴美欲通过此访“改变古巴”?根据白宫公布行程,3月20日至22日,奥巴马将与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举行正式会谈并出席国宴,还将与古美两国企业家、古巴合作社成员、异见人士和古巴青年见面。古巴也为奥巴马一家安排了观看棒球赛、游览哈瓦那老城区等活动。值得注意的是,奥巴马此次访问计划中并不包括见古巴前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访问前,为营造善意气氛,美国宣布放松对古巴的严格汇款限制。不过,古巴对美国的态度显得五味杂陈。17日,古巴外长罗德里格斯宣布免除对现金美元课征10%税率,呼吁美国尽快撤销对古巴实施的经济封锁。但同样流露出忧虑——古巴担心美国或利用奥巴马访古计划推动古巴内部变化、干涉古巴内政。古巴的忧虑并非空穴来风。根据奥巴马访古行程,他将在哈瓦那发表向古巴民众直播的讲话,其内容涉及古巴人民 “如何追求更好生活”,“人权问题”也会不可避免地被提及,此外,他还将在美驻古巴使馆会见反对古巴政府的“异见人士”(持不同政见者)。“这些活动确实会让古巴政府感到担忧,但更多反应出奥巴马此次访古所面临的国内压力。”徐世澄告诉澎湃新闻。他分析说,在美国国内,奥巴马面临一些反对美古关系改善的压力,有不少保守派甚至反对奥巴马访问古巴。因此这些安排也有出于‘安抚’美国国内反对派的考虑,意即“说服古巴领导开放民主、尊重人权”。白宫方面特意强调奥巴马不与菲德尔·卡斯特罗见面,也有这一因素在其中。“奥巴马希望访古之行能成为该国政治变革的前奏。”《纽约时报》20日以此为题分析说,奥巴马并不打算用访问向古巴发出人权问题最后通牒,也不会承诺美国停止在古巴开展削弱共产党执政的民主活动。奥巴马对古政策的核心是一场赌局:打赌双方关系解冻最终将迫使古巴共产党政府发生变化。方法是激发古巴公民的希望,特别是那些更关心上网和商机、不太关心古美仇恨的年轻人。“破冰”易“融冰”难事实上,美古两国关系“破冰”易、“融冰”难,在两国关系正常化过程中,还有不少“硬伤”。自奥巴马上任以来,中断半个多世纪的美古关系迅速转暖。2015年,奥巴马在发表国会国情咨文时,曾表示美古两国关系正常化是其任内重要成就。2009年奥巴马上台伊始就认为美国对古巴的以往政策没有见效,需要开辟“美古关系新纪元”。2014年12月,两国宣布正式开启两国关系正常化进程。2015年4月,奥巴马和劳尔·卡斯特罗在巴拿马进行首次正式会晤。2016年2月,美古签署双边通航协议,恢复两国间商业航班。“但对于积怨多年的美古两国,仍存在不少尚待解决的分歧。”徐世澄告诉澎湃新闻,“比如古巴要求全面解除美国持续半个多世纪的经济封锁、要求美国归还关塔那摩海军基地,还要求美国赔偿上千亿美元,作为多年封锁古巴的‘损失费’;美国则提出要求释放政治犯的要求,并希望古巴开放党禁、自由选举,古巴经济进一步私有化、对外开放……美国开给古巴的这些要求,触及到古巴根本的大政方针,处理这些问题都需要漫长艰辛的谈判,并未一次访问所能解决。”华盛顿美国政策研究所分析师内特法·弗里曼分析说,美国国内,特别是共和党方面,反对美古关系正常化的阻力犹巨。要真正解除对古巴的贸易禁运,需要美国国会批准才能解除,目前国会由共和党把控,奥巴马任期不到一年,能力实在有限。虽然他在对古巴“松绑”方面采取了一些措施,但是奥巴马在古巴问题上,也没有过多使用宪法赋予总统的行政权限,没有很多推动实际影响的政策出台。12 / 2 页下一页

摘要: 20日,美国与古巴将正式恢复外交关系并重开大使馆,两国关系也有望进入常态化的发展阶段。据FOX NEWS,时隔54年!美国古巴正式建交。20日,美国与古巴将正式恢复外交关系并重开大使馆,两国关系也有望进入常态化的发展阶段。媒体报道称,古巴计划在当天举办一个隆重的大使馆重开仪式,古巴外交部长布鲁诺·罗德里格斯(Bruno Rodriguez)将率团出席并在晚些时候与美国国务卿克里会面,他也将成为半个多世纪以来首位访问国务院的古巴外交部长。而在美国方面,负责西半球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罗伯塔·雅各布森(Roberta Jacobson)、美国驻古巴办事处负责人杰弗里·戴罗伦提斯(Jeffrey DeLaurentis)将出席古巴大使馆重开仪式。在过去的六个月里,雅各布森等人作为美方的主要谈判者全程参与了美古关系正常化的谈判。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媒体的报道,虽然古巴驻美国大使馆将在当地时间周一重开,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驻古巴办事处升级为大使馆的仪式也会在当天举行。美国国务院一名官员透露,美国将在克里8月份访问古巴时正式举行重开大使馆仪式。对于美古两国正式恢复外交关系并重开大使馆的举动,一些分析人士称,这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去年12月,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同时宣布将恢复两国正常关系。今年7月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互相通信确认将在7月20日恢复两国外交关系并重新开设大使馆,奥巴马在当时还对外宣称“这是历史性的一步”。美古关系正常化对经贸合作而言是机遇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分析家泰德·皮卡内(Ted Piccone)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称,美国希望超越冷战时期的作法,以一种建设性接触支持古巴人民,使古巴人民获得更多权力。他还表示,古巴经济困顿,需要美国成为其经济引擎,并希望在没有进行政治改革的情况下,吸引新外资和人力资本,为其社会主义模式带来新风貌。而在北迈阿密海滩(North Miami Beach)市议员布鲁斯·兰伯特(Bruce Lamberto)看来,美古两国关系正常化可以让两国的经贸关系从中获得巨大的利益。“这是一次双赢的选择,”他在接受美媒采访时说,“美国的公司可以参与到古巴国内的建设当中,古巴可以从中获得巨大的经济发展,美国公司也能因此获得巨大的经济利益。此外,美国成千上万的游客也可以为古巴带来可观的收入。”当然,两国所存在的巨大经济合作潜力也将为美国取消对古巴的经济制裁和禁运提供动力。新奥尔良港口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格里·拉格朗日就支持美国取消对古巴的经济制裁和禁运。他在接受美媒采访时称,“一旦取消禁运,估计我们的总吞吐量将增加10%到15%。我们是美国第五或第六大港口,这个增长幅度相当可观。”来自伊利诺伊州的农场主温德尔·肖曼的最大愿望也是尽快取消对古巴的经济禁运。他在接受美媒采访时说:“这肯定对农业有利,我们可以进入古巴市场,古巴离我们很近,运输成本低,我们又有他们需要的农产品。”有农业专家预计,美国对古巴取消制裁和禁运后,到2020年不仅美国对古巴的出口可能会增加两倍,给美国创造大量就业机会,而且为美国农民扩大市场。美古两国关系依然面临诸多因素影响毫无疑问,美古两国关系正常化将会改善双边经济和贸易关系,但要想化解数十年累计的敌意和互不信任则并非易事。正如长期从事美古关系的外交官卡洛斯 (Carlos Alzugaray)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所说的那样,“重新开设大使馆的意义是显示了双方对彼此的信任和尊重,但这并不意味着两国之间就不会存在矛盾或冲突,不过两国在处理矛盾和冲突的方式上显然发生了最根本的变化。”罗伯塔·雅克布森在今年六月威尔逊中心的一次演讲中也提到,“美古两国关系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根本性转变。”可以预见的是,政治互信缺失、在一些具体问题上的矛盾、美国总统的更替等因素将会对两国未来关系发展产生巨大影响。在今年4月巴拿马举行的美洲峰会上,美国总统奥巴马曾表示,美国并不想改变古巴政权。对此,古巴负责美国事务的代表古斯塔夫·马钦(Gustavo Machin)在当时回应称,古巴乐于听到美国总统这么说,但最终还是要听其言,观其行。此外,美古两国之间所存在的一些具体矛盾也将会成为进一步改善两国关系的障碍。首要的便是人权问题。长期以来,美国一直都以此作为借口向古巴施压,要求古巴改善言论、宗教与新闻自由。古巴流亡团体“古巴人爱国联盟”领导者约瑟·丹尼尔·费勒(José Daniel Ferrer)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就表示,“古巴政府拘禁和打击反对人士的活动正在日益增加。”奥兰多·路易斯·帕多·拉佐(Orlando Luis Pardo Lazo)因为反对卡斯特罗政权而在2013年流亡到美国。他在接受美媒采访时称,他与其他流亡人士正计划在周一古巴大使馆重开仪式上举行抗议活动。另一个难题则是就1959年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古巴革命成功后扣押的美国房产进行赔偿。大约5911件这类法律诉讼已在美国展开,索赔金额估计在70亿至80亿美元间。可以预见的是,美古两国的谈判者将会在未来寻求方案来解决这一问题,但在找到最终方案之前,美古两国的经贸合作以及美国公司对古巴的投资也将不可避免受此影响。还有一个就是关塔那摩基地的关闭问题。古巴一直希望美国将关塔那摩归还给古巴,但美国对此却并没有给出过积极的回应。还有一点不得不提的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即将于明年结束他的总统任期,那么美国下一位总统是否会继承奥巴马对古政策方针还有待观察。如果希拉里·克林顿当选美国总统,她或许会这么做,但要是共和党人获得明年总统选举,那么美国对古外交政策和方针是否会发生改变就会成为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共和党2016年总统候选人马克·卢比奥(Marco Rubio)就曾表示,他反对奥巴马对古巴采取“关系正常化”的做法。他抨击奥巴马政府与古巴恢复正常外交关系是对“古巴政府的妥协”,而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向世界发出了一种信号,即美国承认当前的古巴政府是合法的。由此可见,明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也将成为影响美古未来关系发展的一个不确定因素。

美国白宫18日正式发布消息称,美国总统奥巴马及夫人米歇尔将在3月21日至22日访问古巴。奥巴马将因此成为古巴现政权建立以来首位踏上这一岛国的美国总统。

美古经济交往虽然发展迅速,但横亘在经贸交往前的最大障碍仍是美国的经济封锁与禁运。对此,杨建民指出,美国封锁和禁运对古巴经济造成很大损失,放松这些限制有利于古巴经济改革。据报道,2015年10月,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案反对美国对古巴实施贸易禁运。如今,欧洲国家与古巴增加往来,走在美国前面。

报道说,自从2014年12月,奥巴马与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宣布开启两国关系正常化进程后,外界对奥巴马访问古巴期待已久。去年春天,奥巴马和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实现历史性的面对面会晤。奥巴马去年12月接受雅虎新闻网采访时表示,他希望在2016年访问古巴,但前提条件是美古两国的双边关系取得足够的进展,且他可以与古巴政治异见人士会面。路透社引述古巴外交部当时的回应说,欢迎奥巴马到访,但不要干涉古巴的内部事务。

解除封锁禁运奥巴马有心无力

去年8月,美国在古巴重开大使馆,此后包括国务卿克里在内的多名美国高官相继到访哈瓦那。CNN称,两国之间的经贸渠道恢复,旅行限制也被放宽。不过,在对古巴禁运解除前,美国公民还无法进行真正的古巴自由行。很多美国议员反对解除禁运,除非古巴停止压制言论自由和限制人权。美国官员17日表示,奥巴马到访前,古巴需要显示进行人权改革的意愿。

刁大明认为奥巴马访问古巴对解除经济封锁的前景不乐观,他解释说,要全面解除对古巴的经济封锁,必须要国会通过,由于共和党控制着国会,这届国会很难通过。如果共和党赢得大选,那么下届国会解除对古巴经济封锁的可能性也不大。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奥巴马周四在其推特上宣布了访问古巴的消息。“我将直面我们与古巴政府的分歧,美国永远在世界范围内维护人权。”奥巴马写道,“下个月,我将去古巴,推动我们改善古巴人民生活的努力和进程。”法新社称,奥巴马将在古巴会见公民社会领袖。

美国放松对美国公民前往古巴旅游和从事商贸、金融活动的限制。

路透社18日评论说,如果成行,这将是一次历史性访问,为奥巴马任期内的外交政策遗产再添上浓重一笔,这两个长期的“冷战敌手”的关系将迎来历史转折点。《华尔街日报》18日称,奥巴马的访问将是美古关系迈出的重大一步。上次也是唯一一次在任美国总统访问古巴是在1928年,当时的总统是柯立芝。在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巴革命爆发后不久,美古两国于1961年断绝关系。

奥巴马访古为民主党拉票

美国和古巴的关系一直都很尖锐,而且僵持了近一个世纪之久。在卡斯特罗时期,美国曾为了解决古巴问题,派人对卡斯特罗进行了近50次的暗杀,命大的卡斯特罗总是能逃脱美国设的暗杀局。这两个国家相隔仅140余公里,关系僵持却长达50余年,直到奥巴马的第二任期,两国关系才迎来了重大转变。

对于美国关闭关塔那摩基地的前景,刁大明指出,奥巴马很可能会解决这个问题,因为这涉及美国政府公信力。关塔那摩监狱虐囚丑闻曾沸沸扬扬,关闭关塔那摩基地是奥巴马上台之初就承诺解决的,奥巴马可以通过行政令方式解决,但会引发一些后续争端,而且如何安置这些囚犯也是问题。

不过,奥巴马出访古巴消息出来的当天,美国总统参选人对此猛烈抨击。共和党参选人卢比奥对CNN说,如果他是总统,不会访问这个岛国,“除非古巴成为自由之地”。他认为,古巴政府是反美政权。另一名共和党参选人克鲁兹称,即便其父是古巴移民,也对奥巴马此访大加指责:“我觉得,奥巴马犯了一个真正的错误。总统应该推动古巴走向自由。我们家目睹了古巴的种种压迫。我们需要一个直面敌人的总统”。

美古就恢复正常外交关系达成协议。

虽然美古关系有所改善,但仍面临很多难题,共和党控制的国会会对一些程序性事务进行阻挠。刁大明举例说,美国驻古巴利益代表处正式升级为使馆,这就要增加人员和预算,若没有国会批准,不可能增派人员,也无法在古巴做更多事情。

奥巴马在任期最后一年访问古巴有何玄机,会否为美国大选增加变数?这次历史性访问能否助力最终解除对古巴的封锁禁运?奥巴马上任之初承诺解决的关塔那摩监狱问题能否画上句号?

“此次访问将进一步夯实美古关系,不仅有象征性作用,也会将美古复交变为不可逆转趋势。如果共和党参选人赢得美国总统大选,也不能开倒车。另外,此次出访对古巴有利,因为古巴与美国改善关系也就打开了与西方国家的窗口,有利于古巴发展对外经贸。”社科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晓枫

美国对古巴实施全面贸易禁运。古巴导弹危机爆发。

国会“使绊”美古关系小步走

美国国务院宣布将古巴从“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中除名。

图片 2

美国国会通过《赫尔姆斯-伯顿法案》,强化对古巴的禁运措施。

奥巴马不太可能与菲德尔会面

对于奥巴马访问古巴的计划,克鲁兹和卢比奥都表示反对。克鲁兹认为,奥巴马改善美国与古巴以及伊朗之间关系的措施“表现出一种软弱和妥协的态度。”一些分析人士担忧奥巴马访问古巴会影响民主党选情。

奥巴马赶在任期最后一年访问古巴,被外界称为意在捞取“政治遗产”。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杨建民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奥巴马出访古巴标志美国对古巴孤立封锁时代的结束,西半球唯一的冷战遗产最终消除。美国古巴复交以来,两国关系逐渐改变,开启正常化进程,奥巴马即将进行的访问向两国最高领导人互访迈进,这是外交关系正常化的第一阶段。

杨建民认为,“奥巴马可能在到访时做出呼吁逐渐解除对古巴经济封锁和禁运的表态,但他无法取消相关法案。国会取消对古巴的经济封锁和禁运是美古复交第二阶段的议程。”

除了经济封锁和贸易禁运,美古关系中另一备受关注的议题就是关塔那摩基地。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美国与古巴断绝外交关系。

奥巴马赶在任期结束前访问古巴“刷政绩”,为民主党候选人拉选票,但难解除对古巴禁运

据报道,奥巴马已通过行政命令推行重大移民改革,随后又着手改善美古关系,这两个举动有助于在选举中为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吸引广大拉美裔选民的选票。在2012年总统大选中,民主党获得71%的拉丁裔选票。因此,刁大明认为,奥巴马访问古巴,不会影响佛罗里达州的民意走向,不会对民主党的选情产生负面影响。

2015年9月29日,纽约,联大会议间歇,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和美国总统奥巴马举行双边会晤。图/CFP

白宫发言人欧内斯特发布声明说,奥巴马访问期间将与劳尔:卡斯特罗举行双边会谈,并与民间组织成员、企业家以及来自多个行业的古巴民众进行接触。不过,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本:罗兹透露,奥巴马不太可能与菲德尔:卡斯特罗会面。

美国白宫18日宣布,奥巴马将于3月21日至22日访问古巴。这将是1928年以来,美国在任总统首次访问古巴。2014年12月,美古两国领导人同时对外宣布美古关系“破冰”。复交以来,两国关系实现突破,美国驻古巴使馆重开,两国最高领导人去年实现历史性会晤。

古巴外交部美国司司长比达尔18日召开新闻发布会,确认了奥巴马将于下月访古的消息。古巴方面同时表示,古巴欢迎奥巴马来访,但后者不应干涉古巴内政。古巴政府更不会用内政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换取古美关系的改善或正常化。

美古复交后,两国关系取得了迅速发展,但经济封锁仍是挡在美国和古巴前的障碍。奥巴马此次访问能够解除对古巴的封锁禁令吗?

去年美国批准490宗美国企业和古巴的贸易项目,总额达43亿美元,美国已成为古巴主要进口来源国之一。近日,美国和古巴官员签署协议,恢复两国已经暂停50年的商业航空飞行,这项新政将有助于促进古巴旅游业发展。

去年9月,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说,除非美国解除贸易禁运,结束对关塔那摩湾军事基地的“非法”占领,美古之间不会出现全面关系正常化。

时隔88年 美总统下月访问古巴

不仅如此,美古之间还就很多问题仍有分歧,例如人权。杨建民指出,奥巴马在出访时会提及让古巴领导人不愿接受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议题。

眼下美国大选党内初选激战正酣,奥巴马选择在3月访问古巴,对美国大选的走势有何影响?

奥巴马即将历史性访问古巴,劳尔:卡斯特罗能否正式访美已成为美古关系中最令人期待的事件。去年,劳尔曾去纽约在联合国大会发表演讲。杨建民认为,劳尔和奥巴马去年已实现历史性会面,因此劳尔回访美国有这种可能性,但奥巴马剩下的任期已经进入倒计时,劳尔访问美国可能要等到美国下届总统任期内才能实现。

不过,刁大明对此解释说,此前确实有这种担忧,但最近情况在发生改变。古巴裔民众对于美古复交态度在改变,美国民众逐渐接受了美古复交的事实,开始希望美古改善关系。

3月15日,民主党和共和党将在佛罗里达州举行初选。“票仓”佛罗里达州是美国大选必争之地,古巴裔选民对佛州选情举足轻重。在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选人克鲁兹和卢比奥的身份引人注目。出生于加拿大的克鲁兹父亲为古巴人、母亲为美国人,曾参与茶党运动。卢比奥出生在迈阿密一个古巴移民家庭,母亲是女佣,父亲是酒保。作为出生在美国的移民后代,卢比奥成长的故事可谓“美国梦”的一个缩影。

本文由中国史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奥巴马对古巴历史性,美利坚合众国古巴规范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