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贤被武媚娘逼死,李贤却在死前为老母翻了千

- 编辑:永利皇宫官网网址 -

李贤被武媚娘逼死,李贤却在死前为老母翻了千

中国历史上千古一帝的武则天,作为女儿之身,一直受到历朝历代的口诛笔伐,除了骆宾王《代李敬业传檄天下文》罗列的十大不赦之罪外,诛杀太子、伪凿洛水白石,伪造《大云经》等都成了千百年来对她唾弃诟病的话题。至于武则天诛杀太子之说,李弘虽然死的蹊跷,但究竟是否被其母武则天所害,一直是千古之谜。而废太子李贤被武则天授意丘神积逼死一说,似乎也已盖棺定论。李贤虽被武则天逼死,却在死前无意间为母亲的一桩流传千年的罪恶翻了案,究竟是哪桩罪恶?欲知详情,本期分解。

3、《新唐书》

“初唐四杰”之首、千古雄文《滕王阁序》的作者王勃,早慧,六岁就能写出文笔流畅的文章,被誉为“神童”;16岁科考及第,17岁就被任命为正县级的“朝散郎”。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才华横溢、开局顺利的青年才俊,却被“鸡”毁掉美好前程。

王勃这个人绝对是神童级的才子,史称“唐初四杰”之一,少年得志,得以担任沛王李贤府中修撰,李贤与其交由深厚,不分彼此。但是王勃少年轻狂,自侍文采出众,便不分场合,肆意显摆,在一次李贤和兄弟英王李显斗鸡赌博之时,王勃卖弄文采,给李贤写了一篇《檄英王鸡》,文章虽然辞藻华丽无比,王勃却没有因此成为唐王朝文坛杀伐骁勇的战斗鸡,却成了一只在高宗李治震怒之下,以“挑唆王子间隙”为由而被逐出沛王府的落汤鸡。

武则天似乎半拉眼珠子瞧不上李贤,令李贤惶惶不可终日,他把自己失宠于母后,归罪于爱嚼舌头的明崇俨,一不做二不休,遂命男妓赵道生将明崇俨杀死。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唐高宗很快知道此事。更巧的是,有唐一朝,高宗李治偏偏是罕见不斗鸡的主。他本来对手下斗鸡就十分反感又苦于难禁,当他看到王勃“斗鸡”骈文中出现“血战功成,快睹鹰鹯之逐” 、“雌伏而败类者必杀,定当割以牛刀”等很暴力且充满血腥味的句子时,龙颜大怒。便以此文有挑拨离间皇子关系之嫌,下令立即将年仅20的王勃轰出沛王府,并不准李贤等再用此人。

李贤是武则天亲生的第二个儿子,生于唐永徽五年十二月十七日。李贤自幼聪明伶俐,有“过目不忘”之才,二十余岁便以超凡才学,主领朝内知名大儒注释,并亲笔点评晦涩难懂的《后汉书》,而深受其父唐高宗的喜爱和赏识。但是,恃才傲物是文人的通病。他与母亲武则天隔阂渐深的根本原因,还要从李贤的伴读、沛王府修撰王勃说起。

诗中所提“大云”即《大云经》,是武则天最喜爱的佛经,也是王子们必修的佛门经典。李贤的这首诗写于682年,此时的薛怀义还没有登上历史舞台,诗中所提“大云”刚巧验证了《大云经》在武则天时代以前就已经有了,史称《大云经》为武则天授意薛怀义在白马寺伪造之说,自然不攻自破。

乾封三年的一天,李贤邀请李哲斗鸡取乐,时任沛王府“修撰”(负责王府文字工作的官员)的王勃,便倾其才华帮李贤写了一篇《檄英王鸡》的骈文(古代以字句两两相对而成篇章的文体)。脑残的李贤还正儿八经地下战书似的派人将这篇骈文送给李哲,引得英王宫内争相抄录传阅。

图片 1

王勃才华横溢,文采斐然,处事却疏于宅阔,少有谋略,和这样一个情商低下的人相处久了,李贤的性格里自然少不了身秉傲骨、鄙世骄物、不会来事儿、过分敏感、自尊心和报复心太强等性格缺陷,并在接下来的事件中屡吃大亏。

《新唐书》载:“勃既废,客剑南……官奴曹达抵罪,匿勃所,惧事泄,辄杀之。事觉当诛,会赦除名。父福畤,繇雍州司功参军坐勃故左迁交趾令。勃往省,渡海溺水,痵而卒,年二十九。”如果没写“斗鸡”骈文,王勃就不会无缘无故跑到四川投靠老朋友,也不会发生先匿藏、后杀死朝廷潜逃犯曹达的事,更不会千里迢迢去向父亲道歉谢罪而溺水身亡了。可叹,可惜!

武则天逼死李贤,李贤却在死前为母亲翻了千年冤案!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图片 2

◎赵柒斤

“一罪欺天、二罪辱佛”,足以把武则天钉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一千多年了。可所谓“欺天”之罪自古有之,从“陈胜王”的鲤鱼,到汉高祖的“白蛇”,中国历史上从来不乏以“天意”蛊惑百姓,为自己称孤道寡披上合法外衣的人。男人们假托天意造反成功就成了真命天子,而武则天“凿白石”就犯了欺天之罪,无非是对女人当皇帝不服不忿罢了。而伪造经文的“辱佛”之罪是真的吗?

王勃因何招惹“鸡”?新、旧《唐书》提及此事非常节约文字:“是时,诸王斗鸡,勃戏为文檄英王鸡,高宗怒曰:‘是且交构。’斥出府。”倒是唐人笔记小说等野史详细讲述了事件的过程。唐初,斗鸡游戏风靡一时,唐高宗的儿子都乐此不疲,沛王李贤、英王李哲等痴迷斗鸡。

680年,武则天派人在李贤的东宫马房里搜出数百具铠甲,便作为谋反凭证,欲将李贤处死。后得高宗求情,李贤被废为庶人,贬往巴州。

武则天一生好佛,这是历史公认的,早在672年四月,就命人在洛阳龙门石窟雕刻卢舍那大佛,后世皆称此佛是“根据武则天自己的形象”雕刻而成,其实此话甚为偏颇,武则天修建此佛,应该是根据《大云经》里对“净光天女”的描述产生的灵感。各位看官可能要问,《大云经》不是后来武则天委派薛怀义、法明等人在白马寺伪造的吗?其实不然!

2、《旧唐书》

李贤对母亲武则天始终不温不火,不巴结、不靠近,在封建社会崇尚礼仪、孝道的宫廷里,肯定做出过很多被母亲“挑理儿”的不懂事儿行为,否则武则天也不会给他送《少阳政范》和《孝子传》为训诫,以责备他不懂为人子之道。

明崇俨的此番言论正好佐证了有关李贤身世的一个传言,宫里时常传闻李贤乃姨母韩国夫人所生,明崇俨把其他几个王子说的相貌俊秀,唯独把自己说成个丑八怪,这不是明摆着说自己“基因”有问题吗?李贤那颗玻璃般的自尊心受到重创,无形中对武则天产生了莫名的惧怕、排斥与怨恨,从此郁郁寡欢,在东宫包养男妓,整日借酒浇愁。

高宗时期有一个叫明崇俨的方士,此人据说法力无边,不但治好了高宗的头疼病,还能在酷夏时节作法,搞来阴山之雪为高宗驱暑,在朝堂上深得高宗李治和皇后武则天的宠信并迁升正谏大夫。但是明崇俨得到二圣宠信的同时,也不免膨胀起来,在武则天面前口无遮拦、肆意评价王子们的长相,他曾对武后说“英王李显貌似太宗、最有王者之风,又说相王李旦相貌尊贵、也堪大任,唯独太子李贤形貌猥琐、不堪承继”。

而在“君为臣纲、父为子纲”的封建社会,父母责罚子女,子女就是再有冤屈,也是不可以还手的,否则就是忤逆不孝之罪,是十恶不赦的。李贤即便没有谋反之心,为防父母责罚而图谋自卫,这种行为,绝非孝子所为。

李贤是武则天亲生的第二个儿子,生于唐永徽五年十二月十七日。李贤自幼聪明伶俐,有“过目不忘”之才,二十余岁便以超凡才学,主领朝内知名大儒注释,并亲笔点评晦涩难懂的《后汉书》,而深受其父唐高宗的喜爱和赏识。但是,恃才傲物是文人的通病。他与母亲武则天隔阂渐深的根本原因,还要从李贤的伴读、沛王府修撰王勃说起。

要说李贤蓄意谋反,笔者以为不太可能,但他为防止被武则天陷害,武装自卫力量则是完全可能的,尤其是杀了明崇俨之后,虽然武后并未深究,但谁知道哪天再把此事翻将出来?到那时决不能坐以待毙,自卫还是必须的。

此桩母子疑案的确有太多存疑之处:明崇俨究竟被谁所杀?李贤府中搜出铠甲,为什么史料上都含糊其辞、不了了之?为什么武则天以《孝子传》等书籍训教儿子?李贤真是“章怀最仁”的孝子”、武则天真是“凶母畏明”的恶母吗?而最终李贤之死,真的是武则天绝情置儿子于死地,派丘神積把李贤逼死的?那么上官婉儿为什么在丘神積动身前往巴州之后,就随后追到巴州呢?虽然上官婉儿赶到的时候李贤已死,但是身为武则天的贴身秘书,没有武则天的旨意,婉儿是不可能私自离开皇宫的,是武则天派她去的?目的又是什么?

俗话说,“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李贤与武则天母子隔阂的起因,是从一个叫明崇俨的术士开始的。

4、《大正藏》等。

但史书对李贤多做如下评论:“唐年钧德,章怀最仁,凶母畏明,取乐于身。”(《旧唐书·高宗诸子列传》)。史称李贤是个品德高尚的孝子,无非是顺应了后世“褒李、贬武”的一贯潮流而已。

《大云经》把“净光天女”摆在了至高无上的地位,经中提到:净光天女曾听过《大涅槃经》,后来在释迦佛在世的时候以凡胎降生到人间,再次悟到了佛法深义而成为女国王。基于这个与女人有关的佛门故事,武则天对《大云经》情有独钟,不但自己潜心研读,还要求子女们时常诵念。

关于武则天命人伪造《大云经》之说,早在宋代便有学者提出疑问,而近代学者也多认为武则天命薛怀义等人撰造的是,给经文注解的《大云经疏》,而不是《大云经》,《资治通鉴》卷二百四将其撰人称为“撰疏僧”便可佐证。这些对武则天“辱佛之罪”鸣冤的呼声都是来自唐朝以后甚至近代。而在唐朝,甚至在武则天称帝之前,就有人给她“鸣冤叫屈”了,这个人就是被武则天逼死的废太子李贤。

武则天根本就没有伪造经书,而《大云经》本名叫《大方等无想经》,早在200多年前的五胡十六国时期就已经从天竺传到中国了。根据《大正藏》记载,十六国北凉时期,天竺人昙无谶译有12佛经,《大方等无想经》便是其中之一。

笔者在此不予揣度。但是关于武则天伪造《大云经》的“辱佛之罪”,却早在李贤死前的682年,就为其母洗清了,详情若何?且往下看。

在四川省旺苍县木门镇木门寺附近,有一处唐朝历史遗迹,名曰“晒经石”。相传682年,李贤流放巴州的路上,途经旺苍县木门寺并留宿几日,因旅途所带经书受潮,便与木门寺住持方丈一起在此石上翻晒经书,遂得名“晒经石”。当时李贤曾有诗以记:“明允受谪庶巴州,身携大云梁潮洪。晒经古刹顺母意,堪叹神龙云不逢。”

图片 3

(说历史的女人——第871期)中国历史上千古一帝的武则天,作为女儿之身,一直受到历朝历代的口诛笔伐,除了骆宾王《代李敬业传檄天下文》罗列的十大不赦之罪外,诛杀太子、伪凿洛水白石,伪造《大云经》等都成了千百年来对她唾弃诟病的话题。至于武则天诛杀太子之说,李弘虽然死的蹊跷,但究竟是否被其母武则天所害,一直是千古之谜。而废太子李贤被武则天授意丘神積逼死一说,似乎也已盖棺定论。李贤虽被武则天逼死,却在死前无意间为母亲的一桩流传千年的罪恶翻了案,究竟是哪桩罪恶?欲知详情,本期分解。

图片 4

不论李贤死因若何,也不论与武则天母子关系到底如何,武则天被后世诟病的“辱佛之罪”,早在李贤死前,就已经替母亲留下了千年以后洗白翻案的诗篇,也算是冥冥之中对母亲所行的最后一次孝子之道,也算在母亲陵前那座矗立千年的无字碑上,刻写了一段平反鸣冤的证据吧。(文/说历史的女人·张问)

图片 5

王勃这个人绝对是神童级的才子,史称“唐初四杰”之一,少年得志,得以担任沛王李贤府中修撰,李贤与其交由深厚,不分彼此。但是王勃少年轻狂,自侍文采出众,便不分场合,肆意显摆,在一次李贤和兄弟英王李显斗鸡赌博之时,王勃卖弄文采,给李贤写了一篇《檄英王鸡》,文章虽然辞藻华丽无比,王勃却没有因此成为唐王朝文坛杀伐骁勇的战斗鸡,却成了一只在高宗李治震怒之下,以“挑唆王子间隙”为由而被逐出沛王府的落汤鸡。

1、《资治通鉴》

对于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一生功过是非,历来贬多褒少,史学家们往往对这位“大逆不道”的女人,戴着有色眼镜,将其过错放大、甚至歪曲事实的成分是有的。武则天出于政治目的,把《大云经》重新加以注释,是为了加深佛经里对“女国王”故事的普及性,让人做个《疏》而已,可却被诟病她的人扣上“辱佛”的罪名被唾骂了一千多年。但是作为封建社会第一个敢与男权叫板的女人,武则天似乎并不在意别人说什么,正如她为自己死后所立的无字碑那样,是非功过,全由后世去评价吧……

虽然史书上记载,多是明崇俨被盗贼所杀,而凶手一直逍遥法外,而李贤杀人嫌疑最大,但史书上始终含糊其辞、躲躲闪闪,或者高宗和武则天出于对李贤的包庇,让史官涂改了这段案情也未可知。但是《资治通鉴·高宗本纪》记载了这样一段赵道生的供词:“道生又款称太子使道生杀崇俨。”

684年,武则天派酷吏丘神積前往巴州调查李贤是否再有图谋不轨行为,李贤在丘神積囚禁之下,被迫自杀。李贤到底是怎么死的?武则天心毒杀子?丘神積酷刑逼供?还是另有原因?

参考资料:

历代“褒李、贬武”的话题罗列了很多武则天令人不齿的罪恶行为,其中罪大恶极的有两宗罪:命人凿“圣母临人,永昌帝业”的白石投入洛水,谎称她称帝是顺上天的旨意,此为欺天第一宗罪;命其面首薛怀义、法明等人伪造《大云经》,说自己是弥勒佛化身下凡,应作为天下主人:“有沙门十人伪撰大云经,表上之,盛言神皇受命之事”(《旧唐书·卷六·则天皇后本纪》),此为辱佛第二宗罪。

而反观被她“逼死”的李贤,史料上多见同情怜悯之词,但实际上,发生在这一对母子身上的很多事件至今扑朔迷离,即便李贤身上有太多的毛病,李家唐朝的史官也会大笔一挥、予以删除或篡改,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由此推断,李贤主使刺杀明崇俨应该是可信的,而当时高宗与武则天没有对李贤深究,不能不说对李贤也是非常偏爱和包庇的,武则天也不像李贤想象的那么坏。但李贤接下来的做法却令武则天无比震怒,动了杀机。

本文由中国史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李贤被武媚娘逼死,李贤却在死前为老母翻了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