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治通鉴,千古治政一个理

- 编辑:永利皇宫官网网址 -

资治通鉴,千古治政一个理

这个时候齐湣王干什么呢?在忙着为自己掘墓。 他这时已是穷途末路,答应以割让淮北地方为条件,请楚顷襄王派兵来救。楚顷襄王更黑,派大将淖齿率兵二十万,名为救援,实来收地。淖齿到了莒州,已无计可施的湣王,为了让淖齿卖点力气,竟任命他为相国,这一下齐的大权落在了楚人的手里。 淖齿呢?这小子比顷襄王还黑。一看燕军兵强将智,怕自己不是对手,就私下派人去找乐毅谈判,提出由他杀了齐王,和燕国平分齐国。但条件是燕国要支持他自立为王。乐毅给他的答复是:将军以有道诛无道来自立功名,这是齐桓公、晋文公一样的事业,我会支持你的。 淖齿玩了个阴的,对湣王说在鼓里(在今山东省莒县旧城内)阅兵,湣王到了,就被楚军抓了起来,淖齿历数了湣王的大罪,并说道:齐国早就有了亡国之兆。血 雨是天之兆,地陷是地之兆,幽灵的哭声是人之兆。你在这预兆之后还不能觉醒,却戮忠废贤,有代周的非分之想,所以才有齐地尽失的今天。现在你就剩了这么一 座城池,还能干什么?湣王无言以对。 大夫夷维想护着湣王却没有那个能力,只能抱着湣王大哭,淖齿就先杀了夷维,然后割了湣王的脚筋再挂在屋梁上,就这么挂了三天,湣王死了。 本来是个不错的君主,骄狂让他迷失了心智,失了人心,失去了诸侯的信任和支持,最后失去了自己的家国性命。湣王的死,说明千古治政一个理,越是集权越是集聚矛盾,越是暴政越是自掘坟墓。 淖齿杀了湣王,回到莒州又要杀世子,却没有找到。就给燕王写了一份表章,陈述了自己的功劳和请求。但这信只能由乐毅转交,淖齿就在这等信,准备称王。 俗话说的好:秦桧还有三个好朋友。是说无论什么人,总会有志同道合的人。湣王虽然德行有缺,身边也不乏忠臣。而且这个忠臣年龄特小。 他身边的大夫王孙田贾,只有十二岁,因为早年丧父,家里只有老母,湣王觉得他可怜但很有才智,把他封为大夫。 湣王逃亡,他也跟在身边,但在卫国的时候失散了,就跑回了家。母亲问他:齐王在哪?田贾说我跟到卫国,齐王半夜出逃我没跟上,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母亲 生气了,批评儿子说:每天你早晨出去我倚门而望;晚上盼你回来我倚门而望;现在国君身在难中,他盼望忠臣的心就会像我盼望你平安归来一样,你怎么可以离开 他呢?他走了你应该去找他,怎么可以回家来呢? 田贾十分惭愧,辞别了老母就去找齐湣王。听说齐王在莒州,就急急地赶了过来,到了莒州,齐湣王已经被杀。田贾就袒着左肩在街市上大呼:淖齿既然已经是齐的相国,杀了湣王就是弑君,为臣不忠,有愿意跟我讨贼的,就请像我一样袒露左肩。 城内的齐人互相议论,这孩子这么年幼还有忠义之心,我们这些人为了他的义举,也应该支持他。一时之间,袒左肩相从的有四百多人。 当时楚兵虽然很多,但都住在城外,淖齿是住在齐王的公宫里。刚喝完酒正在和身边的女人淫乐,只有几百个军兵守在宫外。田贾率领这四百多人夺了军士的武器直接杀入宫中,擒了淖齿就把他剁成了肉酱。然后就聚众守城。楚军没了主将,一半逃回了楚国,一半投降了燕国。 湣王的儿子,世子田法章听说齐王被害,急忙换了衣服装成穷汉,自己用了个假名叫王立,逃到太史敫家做了佣人,修圃灌园,虽然辛苦却很卖力气,没人知道他 是隐身的太子。太史敫有个女儿刚到婚嫁的年龄,偶然在园里走动看到了法章,一看他的气质,就知道是个非常之人。她让侍女去探问他的来历,法章没敢说真话。 太史的女儿说:白龙穿上鱼的衣服,那是有值得害怕的事,这人将来必有富贵。就常让侍女去给他送衣送饭。时间一长越走越近,法章就把自己的身份透露给了太史 敫的女儿,两人不仅私定了终身,而且开始私通,只是太史敫一家不知道还被蒙在鼓里。 奔逃的大臣们听说了田贾的举动也都陆续来到莒城,大家共同找寻世子,过了一年,田法章看找他是诚心诚意的,这才站出来承认自己是太子。太史敫报告给了田贾,田贾和大臣们迎驾即位,这就是齐襄王。

这个小国家就是宋国,一切故事的开端来源于一只麻雀。这只麻雀在城外生了一只很大的鸟,这只大鸟有鹞子那么大,引发了围观群众的纷纷猜测,竟然传到了宋康王的耳朵里。宋康王一听,觉得这事情很有趣,就叫来自家的算命官来算了一卦,算命的大概想要讨几个赏钱,就说:小鸟生了大鸟,这是小国要成为大国啊,我们宋国要称霸天下啦!宋康王一听,直接起兵,灭了滕国、讨伐薛地,顺手夺了齐国五座城池,占了楚国三百里地,还击败了魏国。然后齐国一生气,起兵伐宋,宋人纷纷逃跑,宋国就灭了。宋康王跑到了河南温县一带,死了,这是温县第一次出名,后来晋朝司马氏正是在此起家。宋国,是武王灭商以后,为了存续商朝的祭祀而分封的国家,至此商祀断绝。

楚军虽说有二十万,可是全都驻扎在城外,宫里只有几十个卫兵。冷不防地见这些人拥了进来,摸不清是怎么回事,大伙儿慌了。这一群老百姓不顾死活地抢过卫兵的家伙,杀到宫里去,七手八脚地就把淖齿逮住。你一下、我一下地把他剁成了肉泥烂酱。群众的队伍越来越大。他们杀散了城里的楚国士兵,马上守着莒城。城外的楚国军队一听说大将给人家杀了,有一部分人投降了燕国,其余全回去了。

齐湣王灭了宋国,激起了内心称霸天下的野心,于是就一发不可收拾,“南侵楚,西侵三晋,欲并二周,为天子”,并且顺手杀掉了国内的几位贤臣。燕昭王一看,机会来了,就和乐毅商议伐齐大计。乐毅客观地指出齐国国力强盛,想要攻打齐国,必须纠合各国军队一起讨伐齐国,于是燕国就拉拢了赵国、楚国和魏国,还顺手让赵国劝说秦国一起出兵。燕国自己倾尽全国之力,以乐毅为上将军;秦国国尉斯离率军与三晋的军队汇合;乐毅出任联军总指挥,挥师伐齐。齐湣王仓促之间动员全国组织抗战,却被一击而溃。联军长驱直入,剧辛与乐毅的战略思想发生了分歧,认为燕国应当占据齐国边境城市,不管地多地少,拿下来就是实利。乐毅认为齐国的抵抗力量已经被摧毁,应当乘机多占土地,抚恤人民,不能让齐王重新收拾民心组织反击。于是联军继续深入,齐国果然也组织不起像样的反攻,齐王出逃,临淄城破。这个例子,是冷兵器时代的一个闪击战实例。

王孙贾是齐湣王的手下人。他十二岁的时候,死了父亲。齐湣王见他可怜,又喜欢他那机灵劲儿,把他留在身边,当个“小大夫”。齐湣王逃难的时候,他跟着那几十个文武大臣在一块儿。后来齐湣王和夷维、法章偷偷地从卫国逃出来,王孙贾可就失散了。他只好独个儿逃跑,吃尽苦头,回到家里。

于是在莒,齐国的反抗势力有了领导人,而乐毅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依然按部就班地做着招抚工作,实在是其军旅生涯的一大败笔。属于乐毅的时代即将过去,而即墨城中,乐毅的对手已然成长起来。�

他妈一见他,就问:“君王哪儿去了?”他说:“我们在卫国失散了,如今下落不明。”他妈咬着牙骂他,说:“你做臣下的半夜里跟着君王一块儿逃出去,如今君王不知下落,你独个儿回来。天下哪儿有像你这种做臣下的,亏你还有脸来见我!”王孙贾红着脸,辞别了母亲,又去寻找齐王。

燕昭王励精图治,招揽了各路英雄好汉,想要一雪齐国侵略之仇,可惜齐国地大物博,没有可乘之机。燕昭王只有等,等齐国出现混乱,正如《孙子兵法》所说: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这一等,就从周赧王三年一直等到周赧王二十九年,足足等了二十六年,终于,一个小国家挑起了齐国的内乱。

淖齿把齐湣王和夷维弄死之后,回到莒城,才想起还得去杀齐太子法章。谁知道法章早就跑了。淖齿把大军驻扎在城外,自己住在齐湣王临时的王宫里,喝着酒、搂着美女,眉开眼笑地当上“齐王”了。他正在得意忘形的时候,有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叫王孙贾,带着四百多个壮丁,杀到宫里来了。

乐毅在齐国大力实施安抚政策,听说齐国昼邑人王蠋是个贤士,就让军队离昼邑外三十里不许靠近,让人请王蠋到他面前,王蠋不肯应召,燕国人强逼他,结果王蠋也是刚烈,直接自己上吊死了。这个故事说明燕国军队对于乐毅的政策还是不能很深刻地领会的,齐国的士大夫也没有接受自己国家败亡的现实。乐毅整顿燕军,禁止燕军抢掠,招抚齐国百姓,降低税收,废止齐国那些不合理的政令,为齐桓公和管仲设立祭祀,嘉奖贤人,安葬王蠋,赢得了齐国的民心。大军一路招抚,齐国七十多城池在六个月之间全部降服,成为燕国的郡县。

这件惊天动地的群众杀敌的事情一下子传遍了齐国。同时,齐国的一个老头儿王蠋[zhu二声]自杀的事件也哄动起来了。齐湣王当初有两个老大臣,一个是太傅王蠋,一个是太史嬓[jiao四声]。他们都劝过齐湣王别太凶暴。为这个,他们差点给齐湣王杀了。他们就告了病假,扔了官职,隐居起来。后来乐毅打到昼邑[在山东省临淄县西北]地方,听说太傅王蠋的老家就在那儿。乐毅打算借重“德高望重”的王蠋当个幌子去收服齐国的民心。他打发人带了一份挺厚的礼物去请王蠋,对他说:“上将军请太傅出来,这对齐国、对太傅都有好处!要不然大军可就要打到城里来了。”王蠋挺坚决地说:“君王不听忠告,我已经辞官不干了。如今君王死了,国也亡了,你们还要逼着我投降吗?我出来替你们做事,怎么对得起全国的人呐?不忠不义地多活几年,还不如清清白白地早点儿死!”说着,就自杀了。

齐国没有被攻陷的城池,只有莒和即墨,以及一个从齐国割裂出去的薛。莒是齐王逃难的地方,淖齿率领楚国军队在此驻扎,齐王死后,他的儿子田法章隐藏身份住到了太史敫家里做家仆。田法章这小伙大概长得不错,被太史敫的女儿看到了,于是就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在某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淖齿杀了齐湣王,齐湣王的宠臣王孙贾回到家被他老母一顿训斥,立志为齐湣王报仇。王孙贾手里也没有兵马,他倒是胆子大,直接跑上街,大喊:淖齿杀了齐王,有人要和我一起为齐王报仇就露出右胳膊(便于辨认)。就靠着临时纠集的四百号人,王孙贾等人就杀了淖齿。齐国大臣纷纷寻找王子田法章,田法章一则怕死,二则新婚燕尔乐不思蜀,躲着就是不出来。到后面一看实在没有危险,田法章终于表明了身份,继位为王。

好容易给他打听着了齐王的下落,等他跑到莒城,淖齿已经把齐王弄死了。他得到这个信儿大哭起来,就用左手把衣裳的右边撕下了一块,露出右边的肩膀来[文言就叫“右袒”],在莒城街上嚷嚷着说:“淖齿当了齐国的相国,把君王杀了,这种不顾忠义、没有廉耻的人就应该治罪!齐王虽说有过错,齐国到底是咱们的国家,哪儿能让这种狼心狗肺的外人骑在咱们的脖子上呐?难道齐国没有人了吗?怎么全不起来呀?谁愿意跟我一块儿去杀那乱臣贼子的,请右袒!大家去吧!”街上的人全聚拢来,乱哄哄地嚷嚷着说:“这么个小孩子都知道忠义,难道咱们还不如他吗?大家伙儿去吧!”一会儿就有四百多个年轻小伙子都露着右肩膀,拿着刀、叉、锄头、棍子什么的,跟着王孙贾拥到宫里去,后头还跟着一大队人大声嚷嚷着:“右袒!右袒!”

齐王一路逃窜到卫国,卫国人以礼待之,齐王却认为理所当然,卫国人不能容忍他;再去其他几个国家,同样因为太过自视太高而被拒之门外,只好逃到了莒。楚国在之前燕国成立联军的时候就持着观望态度,现在一看齐国被燕国快速攻破,立刻慌了。齐国做邻国,楚国最起码还能没事玩玩拉锯战,这燕国过来了直接来一个长驱直入,给楚国造成的心理压力太大了。楚国派淖齿为将,带兵救齐;淖齿带兵,名为救齐,实为吞齐,想要与燕国签订协议,二分齐国。齐湣王落到了淖齿手里,淖齿为了吞并齐国,当然不会让他活下去,于是历数齐王罪状,齐王倒是硬气,一一承认了下来,于是咔嚓一声,齐王领了盒饭。

本文由中国史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资治通鉴,千古治政一个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