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田单复齐,十七史百将传

- 编辑:永利皇宫官网网址 -

田单复齐,十七史百将传

齐襄王即位的时候,是公元前284年,当时在乐毅率领的燕军打击下,齐国只剩下莒州和即墨这两座城池没被燕军攻占。所以齐襄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派人去即墨,告诫一定坚壁死守,互为犄角之势,抵御燕军的进攻。 即墨是谁在守着呢?田单。战国时的一位卓有成就的军事家。 即墨的守将本来不是田单,是守将在战事最紧张的时候病死了,即墨军民知道田单的才能,大家公推他出头领兵众抗燕。大家为什么那么信任他?那是大家对田单才能的认同。 田单,历史给了他特殊机遇,让他有机会展示自己的军事才能,成为列国十大名将第九人。如果没有这次机会,他可能会默默无闻地做一辈子市场管理员。要 不说时势造英雄,这话一点也不假。田单是齐国田氏王族的族人。齐湣王时他曾任国都临淄管理市政的小吏,他的才能并没有受到重视。但是田单有智谋,有带 兵的本事,只是没有机会表现。 乱世出英才这话一点不假,燕军的入侵给田单提供了展示军事才能的舞台。 燕军入 齐,势如破竹,临淄失守后,乐毅带兵连战连捷,田单没有军职,也只能随难民逃难。逃难中人车拥挤,有时就需要抢路先行,他就叫族人把车轴两端突出的部分锯 掉。结果在逃难中需要抢路的时候,很多人由于车轴断裂、车子毁坏做了燕军的俘虏。只有田单一族车轴短出行方便不易堵塞,车辆几乎没有什么损失,就顺利地逃 到了即墨。 当时燕军知道湣王在莒州,就去围攻莒州,打即墨的燕军也很强。即墨大夫操劳过度去世后,大家从田单逃难中的与众不同,认为他有智慧,就推举他做将军。田单这个将军就是这么来的。你看说的简单,实际这是几年间发生的事。 过了一段时间,信任乐毅的燕昭王去世了,继任的燕惠王早就对乐毅有隔阂,继任后总担心乐毅在齐另立山头。田单知道了这个消息,认识到机会来了,就开始对 燕实施离间计。让人传言说:齐王已经死了,齐城却没有攻下来,乐毅之所以不认真攻打,是因为他怕回国了燕王杀他,现在是以攻城为名,故意延长战争时间,想 找机会在齐称王。现在是齐的民心还没归顺,所以才对即墨缓攻。齐国人最怕的是燕王派别的将领来,换了人,即墨是守不住的。 燕王听了这些传言就派自己的心腹大将骑劫来接替了乐毅的职务。乐毅一气之下投赵国去了,燕国的军民都为乐毅鸣不平。 田单第一着棋赶走了乐毅,又来第二着,利用人们的迷信心理打心理战。田单让城里的居民每天每餐,一定要在院里祭祀祖先,这样一来,鸟为了得到祭祀后落在 地上的食物,就每到祭祀时都在空中盘旋。田单马上让人四处传言:神仙由天而降,来给我传授天机。并对我说他不久就会派神人降临来做我的军师。 这话传开以后,田单秘密地找了个士兵演了一出戏,他让那个士兵按事先的安排,对田单说:我可以做军师吗?说完转身就走。田单赶紧赶过去就请他面向东方坐 在上座,拜他为军师,而且每次发布号令都要先出自这个神师之口。这就让即墨军民觉得,田单要做什么都是神师的主意。大家按田单的话去做,实际是在按神的意 图去做。 人心齐了,田单又走了第三着棋,就是用燕人的手把齐人逼上绝路。他让人传言,我们最怕的是燕军把俘虏的齐兵割了鼻子然后排成 队走在前头来和我们作战,如果那样做,即墨就守不住了。燕军听了这话,果然照着做了。城里人一看被齐军俘虏的惨状,就每逢战事拼命死战,怕被燕军俘虏去割 了鼻子。田单接着又安排人传言让燕军知道,说城里人最怕挖城外的祖坟,那样会使城里的人胆寒。燕军真的又照着做了,派兵挖了齐人的祖坟并焚烧尸骨,一时之 间到处乌烟瘴气。即墨百姓军民在城上看到这一幕,个个痛哭流涕,复仇的怒火燃烧在每个人心中。 田单知道火候已经到了,民心可用,军心 已愤。田单又走出了第四着棋,欺敌骄敌。他亲自拿着工具和士兵们一起修筑防御设施,甚至连家里的妻妾都编在队伍里。拿出所有的食物犒劳参战将士。之后,他 把军队重新编成,青壮的编成野战部队,机动在城内随时准备出击,年长的、妇女儿童则站在城墙上防守。一切准备好了,为了麻痹敌人,又派使者到燕军大营谈判 求和,燕军以为这一回齐人已经服了,胜利马上就要到来了。田单又筹集了千镒黄金派使者给燕将送去,请求入城后约束部队不要烧杀抢掠。燕将十分地高兴,燕军 自上而下被这一顿迷魂汤灌晕了,完全放松了警惕,就等着进城接收了。 己强敌懈的目的达到了,田单又走了第五着棋,变弱兽为奇兵。他在 城中收集了一千头牛,给这些牛披上红绸子,上面画满怪兽的图案,把牛角绑上锋利的刀子,又用油脂浸过的芦苇绑在牛尾巴上。事先在城墙上开了几十个洞,夜里 把牛放出去,点燃了捆在牛尾巴上的芦苇,把五千精兵分队跟在烈焰牛阵的后面。牛尾巴被烧,就狂怒狂跳地向前跑,直奔燕军大营,狂躁中的牛见人就顶,燕军看 到的不是牛,而是尾巴喷火、头长利刃的怪兽,一时之间营内大乱失去了控制,前面牛挑牛踏,后面人砍人杀,即墨城里有秩序地擂鼓助战,燕军也搞不清冲上来多 少人,吓的四散奔逃,燕军大败。骑劫这时也六神无主地在乱军中奔逃,被田单撞见,一戟刺死。燕军,一群没了主帅的乌合之众还有什么战斗力,就剩下一个字: 逃。 田单整顿了一下队伍,留老弱的守城,自己率精锐追杀败兵,所到之处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外有齐兵攻击,内有齐人策应,燕军到处被动挨打。田单的兵马日益强盛,已被燕军占领的七十多座齐国城池陆续都收了回来,燕军白忙活了一回。 众军将因为田单复国功劳殊伟,就要尊他为王。田单说:太子法章在莒州,我虽然田姓,但不是嫡传,怎么可以为王呢。于是派人去莒城迎回法章。田贾为法章驾车,到了临淄又收葬了齐湣王,选了个良辰吉日祭祀祖庙,之后临朝施政,是为齐襄王。 齐襄王对田单说:齐国能在危难中转危为安,都是叔父您的功劳,您成名在安平(今山东省淄博市东北),就封您为安平君吧,同时赐封食邑万户。田贾年少义 重,任命为亚卿。又迎娶太史的女儿为王后。她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君王后。太史敫得知女儿未婚就已经先以身相许,十分气愤,骂道:不经媒 娶而自嫁是不守妇道,她不是我的女儿,而且这犟老头从此不再见女儿之面,但王后倒是通情达理,也不计较,对父母始终十分地孝敬。

www.lishixinzhi.com

田单:生卒年不详,后来到赵国作将相。前284年,燕国大将乐毅出兵攻占临淄,接连攻下齐国七十余城。最后只剩了莒城和即墨,田单率族人以铁皮护车轴逃至即墨。 中国战国后期﹐齐将田单凭借孤城即墨﹐由坚守防御转入-﹐一举击败燕军﹐收复国土的一次著名作战。 周赧王三十一年﹐燕将乐毅破齐﹐连克70余城﹐随即集中兵力围攻仅存的莒和即墨﹐齐国危在旦夕。时齐愍王被杀﹐其子法章在莒被立为齐王﹐号召齐民抗燕。乐毅攻城一年不克﹐命燕军撤至两城外九里处设营筑垒﹐欲攻心取胜﹐形成相持局面。 即墨﹐地处富庶的胶东﹐是齐国较大城邑﹐物资充裕﹐人口较多﹐具有一定防御条件。即墨被围不久﹐守将战死﹐军民共推田单为将。田单利用两军相持的时机﹐集结7000余士卒﹐加以整顿﹑扩充﹐并增修城垒﹐加强防务。他和军民同甘共苦﹐“坐则织蒉﹐立则仗锸”(《资治通鉴》卷四﹐周赧王三十六年)﹐亲自巡视城防﹔编妻妾﹑族人入行伍﹐尽散饮食给士卒﹐深得军民信任。田单在稳定内部的同时﹐为除掉最难对付的敌手乐毅﹐又派人入燕行反间计﹐诈称﹕乐毅名为攻齐﹐实欲称王齐国﹐故意缓攻即墨﹐若燕国另派主将﹐即墨指日可下。燕惠王本怨乐毅久攻即墨不克﹐果然中计﹐派骑劫取代乐毅。乐毅投奔赵国。 骑劫一反乐毅战法﹐改用强攻﹐仍不能下﹐企图用恐怖手段慑服齐军。田单将计就计﹐诱使燕军行暴﹐派人散布谣言,说害怕燕军把齐军俘虏的鼻子割掉,又担心燕军刨了齐人在城外的祖坟。 而骑劫听到谣言后果然照着做了。即墨城里的人听说燕国的军队这样-俘虏,全都气愤极了,又瞧见燕国的兵士刨他们的祖坟,恨得咬牙切齿,纷纷向田单请求,誓与燕军决一死战。田单进而麻痹燕军﹐命精壮甲士隐伏城内﹐用老弱﹑妇女登城守望。又派使者诈降﹐让即墨富豪持重金贿赂燕将﹐假称即墨将降﹐惟望保全妻小。围城已逾三年的燕军﹐急欲停战回乡﹐见大功将成﹐只等受降﹐更加懈怠。 三十六年﹐田单见-时机成熟﹐便集中千余头牛﹐角缚利刃﹐尾扎浸油芦苇﹐披五彩龙纹外衣﹐于一个夜间﹐下令点燃牛尾芦苇﹐牛负痛从城脚预挖的数十个信道狂奔燕营﹐5000精壮勇士紧随于后﹐城内军民擂鼓击器﹐呐喊助威。燕军见火光中无数角上有刀﹑身后冒火的怪物直冲而来﹐惊惶失措。齐军勇士乘势冲杀﹐城内军民紧跟助战﹐燕军夺路逃命﹐互相践踏﹐骑劫在混乱中被杀。田单率军乘胜追击﹐齐国民众也持械助战﹐很快将燕军逐出国境﹐尽复失地70余城。随后﹐迎法章回临淄﹐正式即位为齐襄王﹐田单受封安平君。

周赧王三十一年,燕昭王拜乐毅为上将军,统率燕、韩、赵、魏、秦五国之兵合力攻齐,以雪齐乘燕乱大败燕国之耻。齐湣王不支,放弃齐国都城临茁逃至莒城拒守。当时的田单在临茁作市掾,是位名不见经传的小吏。燕军长驱直人,攻城拔郡。田单离开临茁逃往安平(齐邑,今山东临淄东北)。为准备逃难,他让族人“断轴傅笼”——就是把露在车轮外的车轴截断,外面包上铁箍。燕军围攻安平,城陷,城中人争先恐后夺路而逃,但由于车轴过长,车轮彼此撞击而轴断车毁,多遭燕军掳获,唯有田单和族人因车轴短且包有铁箍得以逃脱,东行到达即墨。此事显示了田单的聪明才智。

返回目录

燕军攻克安平后,又长驱直入,下齐城七十余座,独莒城和即墨未被攻陷。燕知湣王在莒,倾其兵力攻莒。淖齿杀湣王,齐臣王孙贾等拥立湣王之子为王。齐襄王号召民众守莒抗燕,保卫齐国。燕久攻不下,于是重新调整部署,留右军和前军继续攻莒,他亲率左军和后军东移攻打即墨。守城大夫出城迎战,战败而亡。城中民众认为安平一战,唯田单的族人因“铁箍”之故得以保全性命,共推田单为将军,田单欣然受命,承担起领导即墨军民抗燕的大任。 田单看到,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若要从根本上扭转战局,必须想法改变两军力量对比,使齐军战斗力由弱变强,燕军由强变弱。为此,他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首先,调整防御部署,激发军民斗志。他不仅以身作则,将自己的妻妾编到守城队伍中,以增强防御力量,又拿出个人家财镐赏军士。这就树立了威信,团结了民心,为坚守即墨创造了条件。 燕将乐毅有勇有谋,熟悉韬略,齐军要想守住即墨,战胜燕军,必须先除掉乐毅。前279年,燕昭王死,惠王继位。惠王在做太子时就对乐毅不满。田单听到这一情况,便采取反间计。在燕国人中散布说:“齐湣王早死了,而齐城没有攻下的只剩两座罢了,乐毅是怕燕王杀他,而不敢回国,他是以攻打齐国为幌子,实际是想与齐兵联合在齐称王。齐国人还未能全部归附,故而乐毅以缓攻即墨来等待时机。齐国人现在所担忧的是唯恐燕国派其他将领来,那样即墨就得遭殃了。”燕惠王本来就对乐毅迟迟未攻下莒城和即墨有怀疑,听到街巷风言后便信以为真,于是派骑劫往齐地代乐毅统兵,召乐毅回国。乐毅怕遭不测,投奔了赵国。乐毅一走,不仅使田单少了个大敌,而且燕军也人心涣散,战斗力大为减弱。 燕将骑劫是个骄傲狂妄、有勇无谋的人。他取代乐毅后,便加紧了对即墨的攻势。为了坚定即墨军民的抗敌信心,进一步削弱燕军斗志,田单令城内军民每餐都要先端饭到户外祭祀祖先。这样一来,吸引了许多飞鸟在城上空盘旋,使城外燕军感到奇怪。田单乘机向燕军散布:“有神人降临来教导我了。”并向百姓说:“当有神人来做我的军师。”这时有个士卒开玩笑说:“我可以做军师吗?”说罢扬长而去。田单立即站起迎回士卒,让他东向而坐,要拜他为师。士卒说:“我欺骗了您,我实在没有能耐。”田单告诉他:“你什么也不要说。”于是拜他为神师。每次发布号令,一定说这是神师的旨意。这个办法,对稳定城内军心,动摇敌人斗志起了一定的作用。 田单接着又宣扬:“齐军只怕蒸军把齐国俘虏的鼻子割掉,放在阵前与齐国作战,那么即墨就守不住了。”骑劫听后,果然令人把俘虏都削去鼻子。城中齐兵看到降燕齐兵全被割掉鼻子,军民都愤怒异常,都表示要死守城池,免被敌捉去。田单又派人到燕军中说:“齐人最怕燕人掘他们的祖坟,厚及祖先灵骨,令人寒心。”骑劫再次中计,派人掘开齐人祖坟,焚烧死人。守军从城上望见无不咬牙切齿,皆欲出城报仇。田单针对燕军的恐怖手段,将计就计,诱使燕军施暴,从而更坚定了城中齐人仇燕、抗燕的决心。 田单明白,士兵的仇恨之火被点燃,可以用于作战了,于是亲自操持版筑、锹锨,与士卒一起修造营垒。命令甲士埋伏起来,单单派老弱残兵和妇孺登城守卫,并且派遣使者接洽向燕军投降的事。燕军听说齐即墨之军欲降,欢呼万岁。田单又从民间收集了两万多两黄金,命令即墨的豪绅送给燕国将领说:“即墨不久就投降,希望燕军不要掠虏我们族人的妻妾,让我们能如常安居。”燕国将领非常高兴的答应了,燕军从此越发松懈了戒备。 以上计谋都收到了积极效果,齐军情绪激昂,士气高涨;燕军却意志消沉,沮丧动摇。两军的战斗力发生了显著的变化。 田单觉得反击敌人的条件基本成熟,就积极进行反攻的准备工作。在城内收集了1000多头牛,在牛身上披上绘著五彩龙纹的外衣,在牛角绑上锋利的尖刀,又在牛尾绑上浸过油脂的苇草,并在城脚挖了几十个洞,通到城外,又挑选5000名勇士,扮成鬼神模样。一切准备就绪后,在一天夜里,田单下令点燃牛尾上的苇草,于是着火受惊的1000多头牛穿越城洞,向燕营狂奔猛冲。5000名勇士跟随冲杀,全城人也都敲打铜器呐喊助威。老弱妇孺把铜铁器具敲得震天响,交汇成惊天动地的声浪。燕军将士从睡梦中惊醒,疑是天兵天将从天而降,都哭天喊地,仓皇奔逃。骑劫也在混乱中被杀。 田单乘势率兵实施战略追击。敌占区齐民也群起响应,协助田单作战。燕军仓皇而逃,一直退到黄河边上。齐军越战越勇,势如卷席,将失去的七十座城池完全收复。田单从莒城迎接襄王回到都城临灾主持国政。襄王封田单,号安平君。 齐国复国后,田单曾与赵国名将赵奢谈论兵法。一天田单对赵奢说:我并不是不佩服将军的兵法,“所以不服者,独将军之用众”。过去“帝王之兵,所用者不过三万,而天下服矣。今将军必负十万、二十万之众乃用之,此单所不服也”。赵奢反对田单这一看法,他认为田单并不懂得用兵之道。他向田单详细阐述了时势变化同作,战方式、战争规模相互之间的关系。他说:“古者,四海之内分为万国。城虽大,无过三百丈者,火虽众,无过三千家者。’然而现在是‘古之为万国者,分以为战国七’,‘千丈之城,万家之邑相望’。时势已发生了很大变化,战争的形式和规模也必须有相应的改变。例如‘齐以二十万之众攻荆,五年乃罢。赵以二十万之众攻中山,五年乃归’。今天,齐国和韩国实力相当,以之进攻,难道以三万之众就能奏效吗?‘以三万之众,围千丈城’,不足围城一角,用之野战,不足以实行包围,你将怎么办呢?”赵奢的一席话,说得田单“喟然太息”,表示诚服。 点评:田单的火牛阵,创造了中国军事史上高度发挥主观能动性,以弱胜强的著名战例,堪称战史奇观。史马迁在《史记·田单列传》中形容其“夫始如处女,适人开户;后如脱兔,适不及距:其田单之谓邪!”

田单

田单,生卒年不详,齐国临茁(今山东省淄博市东北)人。齐国田氏的远族。战国后期齐国杰出的军事家。初为小吏,后被拥立为齐将。田单处事用兵以“奇”胜,善用智术。以功封安平君,任国相。

本文由中国史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田单复齐,十七史百将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