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土文献,首章的文本與選輯

- 编辑:永利皇宫官网网址 -

出土文献,首章的文本與選輯

www.463.com 1

www.463.com 2

《凡物流形》釋文新編(稿)    李銳

一、“上道”與“上名”

王弼本:“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特小名”

帛甲: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

帛乙:道可道也,……恒名也

漢簡(浙大):道可道非恒道殹名可名非恒名也

        帛書和漢簡都有虛詞,後來风靡本刪掉虛詞,成陆仟言。“殹”是秦人用詞(睡虎地秦簡和石鼓文中多有),也可能有也字,說明南开漢簡的抄寫者還保留了秦人用詞的習慣,從“恒”字看,其抄寫时代大要在文帝从前。

        恒、常當訓為“尚”(上)與經典釋文及帛書所言“上德”相似。有俞樾及于省吾建议這種用法。

        道與名師相等的定义範疇並非是《老子》一書的最高哲學範疇

基本音讯:

宗旨音讯:

    《凡物流形》篇,有甲、乙兩本,可資比較。惜乎乙本殘斷過甚,無法大批量連綴,所幸簡制與甲本分歧,故有可資幫助甲本之編聯者,及補甲本脫漏者。整理者對於簡文的釋讀,作出了篳路藍縷的劳作,為後來者的钻研提供了極大便利。在研讀的過程中,小编們也產生了有的疑問。感覺整理者有個別關鍵的文字隸定、釋讀存在問題,同時似未能過多在意簡文中山大学量的押韻現象,以至竹簡編聯存在較大問題。    上面在整理者的切磋基礎上,以甲本為基礎,提议筆者的釋讀、編聯意見。為方便,盡量用寬式隸定,不影響文意者直接寫出正字。与整理者意见不一致者,不一一說明,僅對於有些關鍵字稍作評說。不過愚見也只是思慮未精的一個方案,一是因為筆者學識有限,供给請大方之家指正;二是竹簡某个地点不甚清楚;三是這篇竹簡(甲本)經脫水之後,竹簡的長度變化比較奇特,比方完整簡最長者為33.6釐米,完整簡最短者簡19卻唯有32.2釐米(從簡20来看,此簡上端或有留白部分殘斷;簡6也独有32.8釐米),相差1.4釐米,故最短簡比一些殘簡還要短,這對於考慮殘簡有影響(筆者雖然將簡27免除出甲本,但是對於簡28先是契口至頂端及第一、二契口之間的距離明顯與它簡分化等現象,只好存疑,據文意將之列入),需待機會複驗原簡;四是筆者是遵照不缺簡而儘量將竹簡編聯在一块,不拔除此假定有誤(諸如簡26、16、22、19等之編聯,或有疑問。亦曾嘗試過别的編聯方案,似終不这么較爲合適,待考)。作者的编联方案如下:1-11、12A 13B、14-15、24-25、21、13A 12B、26、18、28、16、22-23、17、19-20、29-30。    經整理後,能够發現簡文雖以疑問開篇,不过最後歸結於論道越发是論一(馬王堆帛書《經·成法》中,力牧提出:“一者,道其本也”,《道原》亦論道曰“一者其號也”),故與《天問》不類,而和《莊子·天運》等文章周围,有問有答。簡文雖有恢宏押韻現象,有些或屬楚方言特點(如東、冬不分,東陽合韻),不过尚不完全具備《楚辭》的特點,恐怕不能当成《楚辭》。    簡文許多話與《老子》、《文子》、《莊子》、《呂氏春秋》、《管敬仲》中《內業》、《白心》、《心術》上下諸篇,以及馬王堆帛書《經法》諸篇、《本草衍义补遗》等接近(當然,某个地点也或小有區別),而别的傳世文獻中也多有可供參考者。因為先秦時期未必有所謂道家,所以本篇簡文並不可能算作道家的文章。簡文引格言有與孔夫子語附近者(亦有近于王充《論衡》所謂儒者之言者),當亦不是必出於墨家。其具體的學派屬性,近来尚難以斷定。由其論一,不難看出這是在談論當時的“公言”;由其以“聞之曰”連綴全篇,能够看看這是一個取材廣泛的构思创作。於此反觀,則《內業》以及帛書《經法》諸篇,所論亦多為公言,其小编、學派,最近大概也不便于確定;自然,本篇論日,和《列子·湯問》所記兩小兒辯日難孔夫子的传说(又略見於桓譚《新論·別事》),恐皆非本源,只是流衍。    文成臨發表前,見到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探讨中央大学生讀書會發表了《〈上海博物院(七)·凡物流形〉重編釋文》,發現相互意見有同有異,因刪去某个意見一样而繁文作說明者,並採納若干好意見,一一注解;又採用了沈培先生讀出的“四”字。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探究为主大学生讀書會的28+15的編聯,特别玄妙,不过原釋文云簡28長31.5釐米,有缺字;别的編聯,有的能够參考乙本之補缺,尚未敢一一信從,待考。         凡物流形(耕),奚得而成(耕)?流变成體(脂),奚得而不死(脂)?既成既生(耕),奚寡(呱)而鳴(耕)?既本既根(文),奚後01    之奚先(文)?陰陽之凥(魚),奚得而固(魚)?水火之和(歌),奚得而不座(挫)(歌)?聞之曰(月):民人工产后出血形(耕),奚得而生(耕)?02    流产生體(脂),奚失而死(脂),又得而成(耕),未知左右之請(情)(耕)。天地立終立始,天降五度乎(魚),奚03    衡(横)奚縱(東)?五氣竝至乎(魚),奚異奚同(東)?五音在人,孰為之公(頌)(東)?九區(?)出 ,孰為之逆<逢(東)>乎?既長而04    或老,孰為侍奉(東)?鬼生於人,奚故佛祖(陽)?骨血之既靡(歌),其智愈暲(章)(陽);其夬(?)▃奚適?孰知05    其疆(陽)?鬼生於人乎(魚),奚逸事之(之)?骨血之既靡(歌),身體不見(元)乎(魚),奚自飤之(之)?其來▃無託(鐸)乎(魚),06    奚時(待)之 (造)(幽)?祭奠奚升乎(魚),如之何思飽(幽)?順天之道(幽)乎(魚),奚以為首(幽) 乎(魚)?欲得07    百姓之和乎(魚),奚事(使)之(之)?敬天之明,奚得(職)?鬼之神,奚飤(職)?先王之智▃,奚備(職)?聞之曰:升(登)08    高從卑(支),致遠從邇(支)。十圍之木,其始生如蘖。足將至千里(之),必從寸始(之)▃。日之有09    耳(之)▃,將何聽(耕)?月之有暈▃,將何征(耕)?水之東流▃,將何盈(耕)?日之始出,何故大而不耀?其人(日)10    中(冬)▃,奚故小佳(益)暲 (陽)? (屢)聞天孰高與(魚),地孰遠與(魚)。孰為天(真)?孰為地(歌)?孰為雷?11    孰為電(真)?土奚得而平(耕)?水奚得而清(耕)?卉(草)木奚得而生(耕)? 12A禽獸奚得而鳴(耕)?13B    夫雨之至(質)▃,孰雩(?)漆(?)之(之)?夫風之至(質)▃,孰 而迸之(之)?聞之曰(月):識道(幽),坐不下席(鐸),端文(冕)(元),14     (賓)於天 (真),下番(審)於淵 (真)。坐而思之(之),謀於千里(之);起而用之(之),陳於四海(之)。聞之曰:至(致)精而智,15    識智而神(真),識神而同(通?),据乙本补而僉(險?),識僉(險?)而困(文),識困而復。是故陳為新(真),人死復為人(真),水復24    於天(真),咸百物不死(脂),杏月(月) ,出恻(则)或入,終則或始,至則或反(元)。識此言(元)▃,起於一端(元)。25    聞之曰(月):毕生两(陽),两生三,三生四,75%結(質)。是故有一(質),天下無不有丨(順) (文);無一(質),天下亦無一有丨(順)(文)。無21    而有名(耕),無耳而聞聲 (耕)。卉(草)木得之以生(耕),禽獸得之以鳴(耕)。遠之矢(施)13A天(真),邇之矢(施)人(真)。是故12B    座(維)俿(乎)存亡(陽) 。惻(賊)(盜)之作(鐸),可之<先之据乙本>知。聞之曰(月):心不勝心(侵),大亂乃作(鐸)。心如能勝心(侵), 26    是謂小徹(月)。奚謂小徹(月)?人白為識。奚以知其白(鐸)┕?終身自若(鐸)┕。能寡言乎(魚),能一18    乎(魚),夫此之謂小成。曰(月):百姓之所貴(物),唯君(文);君之所貴(物),唯心(侵);心之所貴(物),独一(質) 。得而解之(之),上□□28    箸(者?)不與事(之),之<先据乙本>知四海(之),至聽千里(之),達見百里(之)。是故聖人凥於其所(魚),邦家之16    識(幟)(職),道(導)所以修身而治邦家(魚)。聞之曰(月):能識一(質),則百物不失(質);如不能够識一(質),則22    百物具失(質)。如欲識一(質),卬(仰)而視之(之),任(?)而伏(?)之(之),毋遠求(幽),度於身稽之(之),得一23    圖之(之),如并全世界而助之(之);得一而思之(之),若并环球而 (治)之(之),此一以為天地稽17    之(之)。故一(質),咀之有味 (物),嚊(嗅)据乙本补,鼓之有聲,忻(近)之可見(元),操之可 (撫)(魚),(摝)之則失(質),敗之則19    高,測之則滅(月)。識此言(元)▃,起於一端(元)。聞之曰(月):一言而年不 (窮)(冬),一言而有眾(冬),20    <眾>一言而萬民之利(質)▃,一言而為天地稽(脂)。 (摝)之不盈 (摝)(屋),尃(敷)之無所 (容) (東),大29    之以知天下(魚),小之以治邦(陽)。 <之力,古之力,乃下上。>30    附简:    ……(?) 而豊,并氣来讲▃,不 其所。然,故曰賢。年(?)凥(?)和氣,向(?)聖好也(?)……27     簡文字形似為“座”字(參本篇簡15“坐”字),此疑讀為“挫”。此字又見簡26,疑讀為“維”。     原釋文釋為“言”,疑為“音”字。與簡文形近之“言”字,多無最上之短橫,或中間豎畫較短(或無豎畫;本篇乙本豎畫也較短,但同篇“言”字無豎畫);簡文與曾侯乙墓“音”字邻近。本篇簡18、20、25等有“言”字,無豎畫,寫法與此分裂。從文意看,“五音在人”,也比整理者引《書·益稷》“五言”(五德之言)作解合適。     簡文字形確為“逆”字,不过由上下文皆押“東”字韻來看,疑為“逢”字之省訛。《方言》:“逢、逆,迎也。自關而西,或曰迎,或曰逢;自關而東曰逆。”     《玉篇·日部》:“暲,明也。與章同。”     據簡4、5拼連乙本簡4、11B,長度為31.7 8.1=39.8釐米,為一完簡。由照片看,乙本簡11光景兩段並不密合,左右未對齊。     原釋文隸定為“”,孫飛燕《〈凡物流行〉札記》(稿本)指出上部所從為“六”,與《競建內之》第1簡 寫法類似,只是宗旨有所分裂。《凡物流形》此字當從“六”得聲,此處似當讀為祝,指用言語向鬼神祈禱求福。按:據之此字當隸定為“”,疑讀為“竃”或“造”,“竃”從“六”得聲。《周禮·春官·大祝》:“掌六祈,以同鬼神示,一曰類,二曰造,三曰禬,四曰禜,五曰攻,六曰說。”鄭注:“故書造作竃。杜子春讀竃為造次之造,書亦或為造,造祭于祖也。”今為諧韻,讀為“造”。若然,“時”疑讀為“待”。     “欲”,原釋文隸定為“既”,孫飛燕《〈凡物流行〉札記》(稿本)提议當讀為“欲”。     《禮記·中庸》:“子曰:‘射有就好像君子,失諸正鵠,反求諸其身。君子之道,辟如行遠必自邇,辟如登高必自卑。’”     “日”從宋華強說,見氏著:《上海博物馆竹書〈問〉篇偶識》,“簡帛網”,2010年10月十七日。     簡文字形非“雁”,疑為“佳”字,似當讀為“益”( 參張儒、劉毓慶:《漢字通用聲金秋量》,伊兹密尔:江苏古籍出版社,二〇〇三年6月,第516頁)。     《集韻·陽韻》:“暲,日光上進皃。”或曰讀為“彰”。     “”(當從豆聲,古音定紐侯部),疑讀為“屢”(古音來紐侯部)。     整理者殆以“卉”為楚人語,然李學勤先生已經建议楚文字中的“卉”,如長沙子彈庫楚帛書“卉木亡常”的“卉”,及《子羔》簡的“卉茅之中”的“卉”,其實都不是“卉”而是“艸(草)”(李學勤:《楚簡〈子羔〉斟酌》,朱淵清、廖名春編:《上海博物院館藏戰國楚竹書研讨續編》,法国首都書店出版社,2004年十二月,第15頁),如此工夫釋讀出《子羔》中的“瞽瞍”。下同。     據乙本簡9,甲本12A 、13B、14當相連,特别通順,而非整理者所謂乙本簡9有脫漏。并且由圖版能够看来,12B右側比12A要寬出一截,不可相連。     原釋文釋為“端文”,當讀為“端冕”。“文”與“免”古通(參張儒、劉毓慶:《漢字通用聲素研商》,第932頁)     據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商主旨学士讀書會:《〈上海博物院(七)·凡物流形〉重編釋文》,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为主,二〇〇九年四月二二十四日。     “淵”,原釋文隸定為“國”,孫飛燕《〈凡物流行〉札記》(稿本)建议為《說文》古文“淵”字,並認為該句當斷句為“視於天,下番於淵”,天、淵均為真部。當從。疑甲本脫漏一“上”字(簡14長度僅32.8釐米,或下脫一“上”字),讀為“視於天 ,下番(審)於淵”。簡14“視”字不甚清楚。     據乙本簡17,甲本簡15與24當相連。     整理者認為乙本簡18最末為“毕生厚”,所據影本最末一字不显明,疑為“毕生兩”;且若如乙本18、19之銜接,則甲本25、26間補兩字後尚脫“聞之曰”三字,歸為甲本漏抄恐不妥。     據沈培:《略說〈上海博物院(七)〉新見的“一”字》,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商量焦点,2010年十一月15日。     裘錫圭先生在考釋“丨”字時提议,此字與“朕”所從之“关”形有關係(見氏著:《釋郭店〈緇衣〉“出言有丨,黎民所”》,荊門郭店楚簡商讨(國際)宗旨編:《古墓新知——紀念郭店楚簡出土十周年論文專輯》,东方之珠:國際炎黃文化出版社,2000年1十月,第2—3頁),值得重視。沈培先生進而解析了此字與“訓”字等之關係(見氏著《上海博物院簡〈緇衣〉篇“”字解》,廖名春编:《新出楚简与儒学理念国际学术研究钻探会随想集》,巴黎:浙大东军政大学学观念文化研讨所,二零零四年一月;饶宗颐主编:《华学》第六辑,新加坡:紫禁城出版社,2002年五月)。此疑讀為“順”。《老子》第39章:“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谷得一以盈。萬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為天下貞。其致之,天無以清將恐裂,地無以寧將恐發,神無以靈將恐歇,谷無以盈將恐竭,萬物無以生將恐滅,侯王無以貴高將恐蹶。”或曰讀為“朕”。《本草纲目·兵略》云:“凡物有朕,唯道無朕。”“朕”之意為形跡,此處或是回答開篇的“凡物流形,奚得而成?”     帛書《道原》:“一度不變,能適規(蚑)僥(蝚)。鳥得而蜚(飛),魚得而流(遊),獸得而走。”     “矢”,從整理者讀為“施”。經拼合13A與12B後,12B頂端尚有一豎畫可見,疑13A最末一字為“矢”,而非為整理者所釋之“弋”,亦當讀為“施”。     “坐”與“隹”可通,參張儒、劉毓慶:《漢字通用聲初秋讨》,第582頁。     “賊盜”,從原釋文。或疑讀為“徵兆”。     乙本簡19“先”字右下似有合文符號。     孫飛燕《〈凡物流行〉札記》(稿本)提出該字與甲本簡10、簡29的“大”,乙本簡8、22的“大”寫法並差别,當為“六”字。然乙本簡19對應之字有殘泐,似稍近“大”字。天星觀卜辭等“大”字或可供參考(參李守奎:《楚文字編》,新加坡: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二零零一年3月,第591頁),今且讀為“大”。     可參《管敬仲·內業》:“心以藏心,心里面又故意焉。”     此據乙本簡13A、B拼連甲本簡18、28。《管敬仲·內業》:“能摶乎,能一乎”,《管仲·心術下》:“能專(摶)乎,能一乎”,帛書《經·名刑》:“能一乎,能止乎”。     《文子·下德》(《珍珠囊·齊俗》同):“夫一者至貴。”《呂氏春秋·為欲》:“執一者,至貴也。”《莊子·知北遊》:“聖人故貴一。”《春秋繁露·天道無二》:“是故君子賤二而貴一”     《管敬仲·內業》:“道滿天下,普在民所,民无法知也。一言之解,上察於天,下極於地,蟠滿九州。何謂解之?在於心安。”马王堆帛书《经·成法》:“一之解,察於天地;一之理,施於四海。”     “道”,讀為“導”。原釋文隸定為“從”,誤。     《管仲·內業》:“執一不失,能君萬物。”     此簡長32.3釐米,下稍殘。據乙本簡15看,能够與下文銜接,當是下端稍殘但不缺字,本篇完簡十九头有32.2釐米(簡6也唯有32.8釐米)。     據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讨为主博士讀書會:《〈上海博物院(七)·凡物流形〉重編釋文》,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钻探中央,二零零六年5月二十11日。     據乙本16銜接、补字。乙本簡16“圖之”後之殘字似非整理者所云“識”,據甲本簡17,當為“如”字殘筆。簡23長30釐米,考慮其下端當有留白,殆補一字就能够。     原釋文釋為“訣”,簡文字形與簡22“”字近,今讀為“治”。     “嚊”字的釋讀,參看郭店簡《窮達以時》簡13“”字裘按。本簡從攴從,當從聲。     據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切磋为主大学生讀書會:《〈上海博物院(七)·凡物流形〉重編釋文》,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商中央,2010年四月十21日。     字形左半待考。字當從“某”聲,疑讀為“撫”(參張儒、劉毓慶:《漢字通用聲素切磋》,第10頁)。     《集韻·屋韻》以“”為“摝”字或體,《周禮·夏官·大司馬》:“三鼓摝鐸”,鄭注:“掩上振之為摝”,賈疏:“掩上振之者,以手在上向下掩而執之。”故“”、“摝”有執義。     《爾雅·釋言》:“敗,覆也。”     “滅”,整理者引《莊子·應君主》“已滅矣,已失矣”,解釋為“隱沒,消失”。或說此義較少見,疑讀為“蔑”(古音皆為明紐月部,二字古多相通),義為“無”。     相近語句如《管子·內業》:“一言得而天下服,一言定而举世聽。”     此“眾”字疑衍,乙本簡14“一言而有眾”下有“一”字,再下一殘字似為“言”,則甲本簡20可銜接者唯簡29。簡29首字“眾”當是涉上衍,類似的情況,可見上海博物馆簡《仲弓》簡8首字“罪”字。據之將乙本簡14與末簡22“為天地稽”銜接後,可補“而萬民之利,一言而”數字于乙本簡14殘去之部分,此數字所占長度經與乙本完簡比較,大概與殘去一些相當。     馬王堆帛書《經·成法》記力牧云:“吾聞天下成法,故曰十分的少,一言而止。循名復一,民無亂紀……握一以知多,除民之所害,而寺(持)民之所宜。”     “”所從“公”字,甲、乙本均不甚清楚。孫飛燕《〈凡物流行〉札記》(稿本)提议可讀為“容”,並舉《别录·原道》等作為疏證:“舒之幎於六合,卷之不盈於一握”。“容”古音為東部字,吴国不怎么方言區(如楚)東、冬或不分。今從其說。待考。     整理者提议“邦”字下有篇章號,表示全文結束;並據乙本,建议此數字為衍文,為抄寫者隨手所書。   

二、“無”與“有”

“無名,天地之始;盛名,萬物之母”

“無,名萬物之始;有,名萬物之母”

         梁啟超和高亨都主張上边包车型地铁句讀,古棣也認為這樣。

《史記》“關伊老子@聞其風而悅之,建之以常無有,主之以太一,以濡弱謙下為表,以空虛不悔萬物為實”。此種解說當可解老子其說尚無,後來的關伊、老子@發展為太一之說。

精明能干:“帛書老子甲乙本在當時只不過是一般的學習讀本,皆非善本。書中不僅有衍文脫字、誤字誤句,何况选择假借字也極不严慎。”

以無、有為句讀,最大的挑戰是布局甲乙本“欲”後兩個“也”,作者們无法在無有後斷句,也不能够說是帛書的包面抄錯了,可見帛書甲乙本“欲”後兩也字淵源有自,是其戰國時期的祖本已經如此。 但文獻學家嚴靈峰、王叔岷、古棣等都堅持“無”、“有”為句讀,以帛書甲乙本是有誤,首即便取決於《老子》內在的邏輯。

作者:赵平安

编辑:李学勤 责任编辑 浙大东军事和政院学出土文献商量与维护大旨 编


三、“尚無”與“尚有”

”恒無欲以觀其妙,恒有欲觀其徼“

”恒“當訓為”尚“,”欲“當訓為”可、能“

出版社: 商务印书馆

出版社:中西书局 

 《凡物流形》韻讀首發  陳志向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切磋为主08級大学生

四、“同”與“異”

王: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甲: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乙: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簡: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玄之有玄之眾妙之門

從句讀和邏輯來看,王弼本更善,道出了”玄“與”玄之又玄“的關係

參考作業:

《法家文化研商》第十七輯,

裘錫圭論老子為仁的稿子。

206.10.19

出版时间:二〇一八年八月

出版时间:2015年三月

原稿下载地址

版次:1

版次:1

    《凡物流形》通篇基本有韻,本文試圖對其用韻進行梳理的考试。釋文以《〈上海博物院(七)•凡物流形〉重編釋文》 為底本,參考目前學者討論的新硕果,凡不涉及用韻討論,皆不注出。韻部暫從王力戰國三十部系統。     (凡—品)勿(物)流型(形), (奚)ୁ(得)而城(成)?流型(形)城(成)豊(體), (奚)ୁ(得)而不死?既城(成)既生, (奚) (顧?呱?)而鳴 ?既 (本)既槿(根), (奚)蒥(後)之 (奚)先?侌(陰)昜(陽)之 〈凥—序〉 , (奚)ୁ(得)而固?水火之和, (奚)ୁ(得)而不 (危—詭) ?䎽(問)之曰:民人工宫外孕型(形), (奚)ୁ(得)而生?流型(形)城(成)豊(體), (奚) (失)而死?又(有)ୁ(得)而城(成),未智(知)左右之請(情)?天 (地)立終立 (始)。天 (降)五厇(宅—度), (吾) (奚) (衡) (奚)從(縱)?五既( —氣)竝至, (吾) (奚)異 (奚)同?五言才(在)人,䈞(孰)為之公?九 (有/域)出 (誨-畝?) ,䈞(孰)為之 (封) ? (吾)既長而或(又)老,䈞(孰)為 (箭—薦)奉? (鬼)生於人, (奚)古(故)神 (盟—明)?骨=(骨血)之既㏟(靡),亓(其)智愈暲(彰),亓(其)夬(慧) (奚) (適),䈞(孰)智(知)亓(其)疆(彊)? (鬼)生於人, (吾) (奚)古(故)事之?骨=(骨血)之既㏟(靡),身豊(體)不見, (吾) (奚)古(故)飤(飼)之?亓(其) (來)亡(無)厇(度), (吾) (奚)旹(待)之? 祭員 (奚)逐, (吾)女(如)之可(何)思(使) (雁—飽)?川(順)天之道, (吾) (奚) (以)為頁(首)? (吾)欲ୁ(得)百眚(姓)之和, (吾) (奚)事之?敬天之 (盟—明) (奚)ୁ(得)? (鬼)之神 (奚)飤(飼)?先王之智 (奚)備?䎽(聞)之曰:逐高從埤,至(致)遠從迩(邇) 。十二遍(圍)之木,亓(其) (始)生女(如)薛(孽)。足蟻(將)至千里,必從灷(寸) (始)。日之又(有)耳,蟻(將)可(何)聖(聽)?月之又(有)軍,蟻(將)可(何)正(征)?水之東流,蟻(將)可(何)浧(盈)?日之(始)出,可(何)古(故)大而不 (炎) ?亓(其)人〈入?〉 (中), (奚)古(故)少(小)雁(?)暲䜴?䎽(問)天䈞(孰)高,與(地)䈞(孰) (遠)与(與—歟)?䈞(孰)為天?䈞(孰)為(地)?䈞(孰)為靁(雷)神(電)?䈞(孰)為啻(帝) ?土 (奚)ୁ(得)而坪(平)?水 (奚)ୁ(得)而清?卉(艸—草)木 (奚)ୁ(得)而生?含(禽)獸 (奚)ୁ(得)而鳴?夫雨之至,䈞(孰)雩□ 之?夫 (凡—風)之至,䈞(孰)閽飁而迸之?䎽(聞)之曰: (察)道,坐不下 (席)。耑(揣) (文)而智(知)名,亡(無)耳而䎽(聞)聖(聲)。卉(艸—草)木ୁ(得)之 (以)生,含(禽)獸ୁ(得)之 (以) (鳴),遠之弋(?)天, (忻—近)之 (箭—薦)人,是古(故) (察)道,所 (以)攸(修)身而 (治)邦 (家)。䎽(聞)之曰:能 (察) (一),則百勿(物)不 (失);女(如)无法 (察) (一),則百勿(物)具 (失)。女(如)欲 (察) (一),卬(仰)而(視)之,勹(俯)而 (履?) 之,母(毋)遠㤹(求)厇(宅—度),於身旨(稽)之。ୁ(得) (一) (圖)之,女(如)并全球而୯(抯)之;ୁ(得) (一)而思之,若并满世界而 (治)之。□ (一)以為天 (地)旨(稽) 。     (?) (墻—?)而豊(禮),并(屏) (氣)来讲,不 (失)亓(其)所然,古(故)曰 (堅—賢?)。和倗(朋—凴?)和 (氣),室(嗜)聖(聲?)好色      箸(書)不與事,之<先>智(知)四㳠(海),至聖(聽)千里,達見百里。是古(故)聖人 〈凥—處〉於亓(其)所,邦 (家)之 (危) (安)廌(存)忘(亡),惻(賊) (盜)之 (作),可之<先>智(知)。䎽(聞)之曰:心不 (勝)心,大ᄹ(亂)乃 (作);心女(如)能 (勝)心,是胃(謂)少(小) (徹)。 (奚)胃(謂)少(小) (徹)?人白(泊)為 (察)。 (奚) (以)智(知)其白(泊)鐸部?終身自若鐸部。能 (寡)言, (乎)?能 (一) (乎)? 夫此之胃(謂)(少—小)城(成)。曰:百眚(姓) (之所)貴唯君=(君,君) (之所)貴唯心=(心,心) (之所)貴唯 (一)。ୁ(得)而解之,上 (賓)於天,下番(播)於(淵)。坐而思之,每(謀?)於千里;(起)而用之, (陳)於四㳠(海)。䎽(聞)之曰:至情而智(知), (察)智(知)而神, (察)神而同,而僉(險), (察)僉(險)而困, (察)困而 (復)。氏(是)古(故)陳為新,人死 (復)為人,水 (復)於天,凡百勿(物)不死女(如)月。出惻(則)或(又)內(入),終則或(又) (始),至則或(又)反。 (察)此,言 (起)於 (一)耑(端)。䎽(聞)之曰: (一)生兩,兩生厽(參—三),厽(參—三)生女(母?),女(母?)城(成)結。是古(故)又(有) (一),天下亡(無)不又(有);亡(無) (一),天下亦亡(無) (一)又(有)。亡(?)    是(?)古(故) (一),୯(咀)之又(有)未(味),□(嗅?),鼓之又(有)聖,忻(近)之可見,操之可操,⮑(握)之則 (失),敗之則高(槁),測(賊)之則滅 。 (察)此,言 (起)於 (一)耑(端)。䎽(聞)之曰: (一)言而禾〈夂(終)〉不 (窮)冬部 , (一)言而又(有)衆冬部,衆(此“衆”為誤抄衍文) (一)言而萬民之利, (一)言而為天 (地)旨(稽) 。⮑(握)之不浧(盈)⮑(握) ,尃(敷)之亡(無)所 〈容〉?大之 (以)智(知)天下,少(小)之 (以) (治)邦。之力古之力乃下(?)上(?)    陳 偉 二〇〇九a 《讀〈凡物流形〉小札》,武漢大學“簡帛網”2010年11月2日首發(  凡國棟 二零零六b 《上海博物院七〈凡物流形〉簡4“九囿出牧”試說》,武漢大學“簡帛網”2008年6月3日首發(  ——— 2010b 《上海博物院七〈凡物流形〉2號簡小議》,武漢大學“簡帛網”二〇〇三年1月7日首發(  范常喜 二〇〇九《〈上海博物馆七•凡物流形〉短札一則》,武漢大學“簡帛網”二〇〇八年五月3日首發(  郭永秉 二零一零《由〈凡物流形〉“廌”字寫法推測郭店〈老子〉甲組與“朘”相當之字應為“廌”字變體》,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商讨为主網站2008年4月二28日首發(  何有祖 二零零六《〈凡物流形〉札記》,武漢大學“簡帛網”2010年五月1日首發(  季旭昇 二〇〇九a 《上海博物院七芻議》,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商宗旨網站二零零六年10月1日首發(  ——— 二零零六b 《上海博物馆七芻議三:凡物流形》,武漢大學“簡帛網”二〇〇九年二月2日首發(  ——— 2008c 《上海博物院七芻議三:凡物流形》,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商讨为主網站2010年11月3日首發(  李 銳 2010《〈凡物流形〉釋文新編(稿)》清華大學“簡帛钻探”首發(  劉 剛 2010《讀簡雜記•上海博物馆七》,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商量大旨網站二零一零年十二月5日首發(  秦樺林 二〇〇八《楚簡〈凡物流形〉中的“危”字》,武漢大學“簡帛網”二零零六年一月4日首發(  沈 培 二零零六《〈上海博物馆(七)〉字詞補說二則》,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钻探大旨網站二〇〇三年一月3日首發(  宋華強 二零零六《〈上海博物院(七)•凡物流形〉札記四則》,武漢大學“簡帛網”二零零六年1三月3日首發(www.463.com,  鄔可晶 二零零六《談〈上海博物院(七)•凡物流形〉甲乙本編聯及相關問題》,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讨大旨網站二〇〇八年一月3日首發(    注释     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斟酌为主博士讀書會(鄔可晶執筆),《〈上海博物院(七)•凡物流形〉重編釋文》,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商讨为主網站二〇〇两年一月二二十四日首發(   陳偉先生(二〇一〇)讀為“名”,亦耕部字。   季旭昇先生(二〇〇九a)不認為此處 為誤字,先讀為“夷”,假為“彝”,義為“常”,後又讀為“濟”(季旭昇二〇〇八c)。此說未當。“序”的讀法,可詳參鄔可晶(二〇一〇)注釋3。從上下文看,此處應是押魚鐸部韻。   宋華強先生(二零一零)以為從“石”省,“坐”聲,讀為“差”,凡國棟先生(二〇〇九b)從之,季旭昇先生(二零零六c)亦從其所讀,並認為此字從“石”,不必視為省形。秦樺林(二〇〇九)仍讀為“危”。字形又見第26簡。鄔可晶(二〇一〇)對此字的釋讀有詳論,可參。   讀書會(2008)認為是“誨”字,疑讀為“謀”;凡國棟先生(2010)讀為“牧”,范常喜先生(二〇〇九)則同意讀為“謀”,沈培先生(二〇〇九)讀為“畝”。   何有祖先生(2008)讀為“縫”,季旭昇先生(2008b)從之;凡國棟先生(二零零六a)、范常喜先生(2010)讀為“封”,沈培先生從之。師兄鄔可晶與作者討論時提议,這兩句話所說與《楚辭•天問》“地点九則,何以墳之?”相類。   李銳(二零一零)認為“邇”為支部字,故與“埤”押韻。《國風•周南•汝墳》“魴魚赪尾,王室如毀。雖則如毀,父母孔邇”、《小雅•鹿鳴•杕杜》“卜筮偕止,會言近止,征夫邇止”等並押脂微部韻,恐仍當以入脂微部韻為是。師弟程少軒與小编討論時,認為“邇”可能當與月部之“薛(孽)”押韻。裘先生在《釋殷墟仿宋裏的“遠”“䞷”(邇)及有關諸字》一文中就已建议:“‘䞷’字屢見於周朝金文,是一個從‘犬’從‘ ’省聲的字。‘ ’是‘埶’的本來寫法,後來繁化為‘蓺’,古書多寫作‘藝’。‘埶’‘爾’古音周围(《尚書•堯典》‘歸各于藝祖’之‘藝’,今文作‘禰’),所以客鼎和番生簋都假借‘䞷’字為‘柔遠能邇’的‘邇’。上引(1)(2)、(4)(5)兩對卜辭都是‘䞷’與‘遠’為對文,‘䞷’字用法與金文‘䞷’字一样,也應讀為‘邇’。”楚簡亦見從‘埶’聲的“邇”。但下文“里”“始”為韻,則“逐高從埤,至(致)遠從邇”與“11回(圍)之木,亓始生女(如)薛(孽)”的韻式當與之一样。但“木”“薛(孽)”韻部遠隔,則此三句很也许無韻,“里”“始”的押韻大概只是偶合。   鄔可晶(二〇〇八)認為與下“䜴”押韻,此說未然。上文以耕部為韻,至此則不繼續押耕部韻,或為換韻,或為無韻。   陳偉先生(二〇一〇a)讀為“帝”,可從。   整理者作“漆”,何有祖先生(二零零六)認為從水從⊁,讀作“薦”,不確。   劉剛(二〇〇八)釋為“癸”,讀為“揆”。此當與上句“視”、下句“旨(稽)”押韻。   馬王堆帛書《經法》:“以為天下稽”。   此從李銳先生(2009)斷句。   此當爲質月二部相押。   復旦出土文獻與古文字商讨为主讀書會已將此字讀為“窮”,近年来宋華強先生的文章(二〇〇八)也建议了同样的思想。   脂質對轉。   師兄鄔可晶與作者討論時認為“握”字也许與下從“谷”之“容”相押。

印刷时间:二〇一八年7月

印刷时间:二零一六年三月


印次:1

印次:1

從《逸周書•周祝解》看《凡物流形》的合计結構曹峰

ISBN:9787100160889

ISBN:9787547510223 

   淺野裕一雅人在《〈凡物流形〉的結構新解》一文中提出,《凡物流形》是由本來完全区别的兩個文獻連接起來的。前一個文獻,能够暫且命名爲《問物》,由以下兩個部分組成,即簡1“凡物流形”開始到簡第88中学間“先王之智奚備”爲止的片段,簡9 “日之有” 開始經簡10、簡11、簡12A、簡13B,到簡第114中学間“而屏之” 爲止的一对。剩下的一对,除簡27外,均能够歸入後一個文獻,能够暫且命名爲《識一》。  淺野裕一雅人雅士還認爲,《識一》的有个别,是法家系統的想想文獻,《問物》部分則区别,它類似於《楚辭·天問》,全篇爲採取“有問無答”格局的楚賦,相對于《楚辭·天問》收錄了174個發問,《凡物流形》收錄了43個發問。這兩種性質不相同的文獻,之所以會抄接在一同,是因爲《問物》的末段和《識一》的開頭皆有與草木、禽獸相關的記述。兩個冊子在反復轉抄的過程中,發生了混亂而被連接到了一块儿。因而,《凡物流形》不應該當作一個單一的文獻來對待,而應將其分为《問物》和《識一》的兩篇來進行研讨。  也正是說,淺野裕一知识分子認爲《問物》是文學性質的楚賦,《識一》則是法家系統的文獻,兩者之所以會抄在一道,是一種有时的行爲。  筆者認爲,確如淺野裕一士人所言,《凡物流形》能够分作兩個部分,用《問物》或《識一》來命名也無不妥。可是否能够視爲兩種不相同性質的文獻,并且是反復轉抄的過程中,發生了混亂而被連接到了一同,筆者存疑。  復旦大学生讀書會《〈上海博物院(七)·凡物流形〉重編釋文》一文討論區中,鄔可晶先生有過這樣的意見:

内容简单介绍:

 

馬王堆漢墓帛書《十問》:“轩辕氏問於天師曰:‘万勿(物)何得而行?草木何得而長?日月何得而明?’天師曰:‘壐(尔)察天地之請(情),阴阳为正,万勿(物)失之而不繼,得之而贏。……’”與簡文“民人工产后出血型(形),(奚)ୁ(得)而生?流型(形)城(成)豊(體),(奚)(失)而死?又(有)ୁ(得)而城(成),未智(知)左右之請(情)?”可對讀,“未知左右之請”即《十問》“爾察天地之請(情)”,看來簡文“請”確當讀為“情”。

  本书为《新出简帛与古文字古文献钻探》(2008,商务印书馆)的续集,选编小编2009年的话公布的同类核心的随想49篇,分为“新出简帛与古文字考论”“新出简帛与古文献商讨”“商量及别的”四个部分。古文字考释资料从事商业代黑体赶过到金朝简牍,囊括了总体出土文献与古文字切磋世界。所收小说既有紧凑的考释小说,也可能有学术史的回忆,又有对有名的人斟酌成果、学界钻探现状的欧洲经济共同体评价。

内容简单介绍:

  鄔可晶先生希望通過馬王堆漢墓帛書《十問》的用例來解釋“未知左右之請”當讀爲“未知左右之情”。但對笔者們掌握《凡物流形》的構造有一定啓發,《凡物流形》中有類似黄帝問天師的話,即“卉(艸—草)木(奚)ୁ(得)而生?含(禽)獸(奚)ୁ(得)而鳴?”可見這樣的問題,在询问萬事萬物的根本原理時,經常作爲例子被建议來。馬王堆漢墓帛書《十問》中天師的答疑是從“天地之情,阴阳为正”角度出發的,而《凡物流形》中顯然連“天地之情”及“阴阳”也成爲問題,如簡2有“侌(陰)昜(陽)之,(奚)ୁ(得)而固?”簡3有“未智(知)左右之請(情)”,也等于說其建议的問題更爲深切。但《凡物流形》在下半部分中作出了明確的交代,只要你能够“執道”(或“識道”),“執一”(或“識一”)、“得一”、“有一”,就能够清楚萬事萬物的最終根源。因而,回應上半片段“土(奚)ୁ(得)而坪(平)?水(奚)ୁ(得)而清?卉(艸—草)木(奚)ୁ(得)而生?含(禽)獸(奚)ୁ(得)而鳴?”下半局地回答說:

目录

  李学勤编慕与著述的《出土文献(第8辑)》共收音和录音杂文32篇,重要不外乎甲骨、金文、夏朝简与东周文字、秦汉朝竹简及书评五局地的剧情,个中既有对资料自个儿的释读,如对“大万尊”的研究,又有结合传世文献作文字学、医学的分析,如对金文中“蔑曆”的钻研。内容丰富,可供相关专家参照他事他说加以考察。

聞之曰:毕生两,两生三,三生四,百分之七十五結。是故有一,天下無不有丨(順);無一,天下亦無一有丨(順)。無[目]而名高天下,無耳而聞聲。草木得之以生,禽獸得之以鳴。遠之矢(施)天,邇之矢(施)人。是故識道,所以修身而治邦家。

新出簡帛與古文字考論

 

顯然這裏“草木得之以生,禽獸得之以鳴”的来由在於“有一”,它和上半篇的“草木奚得而生?禽獸奚得而鳴?”相呼應,《老子》39章“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谷得一以盈、萬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為天下貞。其致之,天無以清將恐裂,地無以寧將恐發,神無以靈將恐歇,谷無以盈將恐竭,萬物無以生將恐滅,侯王無以貴高將恐蹶。”也得以說是一種回答,只是轻易了天爲何會清、地爲何會寧、神爲何會靈、谷爲何會盈、萬物爲何會生、侯王爲何會爲天下貞。天爲何會裂,地爲何會發,神爲何會歇,谷爲何會竭,萬物爲何會滅,侯王爲何會蹶,等等渉及世界根本规律的問題而已。因而,无法簡單地說因爲都有與草木、禽獸相關的記述,導致反復轉抄過程中發生混亂而誤相聯接了。  在傳世文獻中小编們能够找到與《凡物流形》上半有个别《問物》部分相類似的剧情,那正是《逸周書•周祝解》以下的章節:

釋花東卜辭的www.463.com 3和稽

目录

故惡姑幽?惡姑明?惡姑陰陽?惡姑短長?惡姑剛柔?故海之大也,而魚何爲可得?山之深也,虎豹貔貅何爲可服?人智之邃也,奚爲可測?跂動噦息而奚爲可牧?玉石之堅也,奚可刻?陰陽之號也孰使之?牝牡之合也孰交之?君子不察福不來。

“京”、“亭”考辨

 

  此段意爲:哪裏幽暗?哪裏明亮?哪裏陰?哪裏陽?哪裏短?哪裏長?哪裏柔?哪裏剛?這都和兩相對立的领域之基本原理和法則相關。《凡物流形》也显得了大气類似的問題,如“生死”、“先後”、“陰陽”、“水火”、“終始”、“ 縱衡”、“異同”、“左右”等。《逸周書•周祝解》接下來又提出了部分具體的問題,那就是海那麼大,爲什麼魚還能够抓到?山那麼深,爲什麼虎豹貔貅還能够捕獲?人的智慧那麼深邃,爲什麼還可以揣測?用蹄子行走、用喙呼吸的鳥獸爲何還能够牧養?玉石那麼堅硬,爲什麼還能够雕刻?陰陽的名號是誰給予的?雌雄的結合是誰讓其交配的?這些問題和《凡物流形》問土地爲什麼是平的?水爲什麼是清的?草木爲什麼能够生成?禽獸爲什麼能够鳴叫?以及有關鬼神、日月、天地、雷電的發問也可能有類似之處。《逸周書•周祝解》中独有這段話一口氣提议了12個帯有根个性意義的問題,但與上下文並無不諧之感。《逸周書•周祝解》的總體大旨是“不聞道,恐爲身災”,文中出現“不知道者福爲禍”、“不知道者以福亡”、“凡勢(執)道者,无法非常小”、“故日当中也仄,月之望也食,威之失也陰食陽,善為國者使之有行,定彼萬物必有常,國君而無道以微亡,故天為蓋,地為軫,善用道者終無盡;地為軫,天為蓋,善用道者終無害;天地之間有滄熱,善用道者終不竭。”“維彼大道,成而弗改。用彼大道,知其極。加諸事則萬物服,用其則必有群,加諸物則爲之君,舉其脩則有理,加諸物則爲太岁。”由此,作者們可以推測,在那12個帯有根性子意義的問題中隱含着“道”的规律,所以最終結論的“君子不察福不來”指的是高人不察“道”,福就不會來。《逸周書•周祝解》既提议帯有根特性意義的問題,又反復論述“聞道”、“知道”、“執道”、“用道”的主要性,因而和《凡物流形》具备可比性。雖然在那之中的“道”與《老子》、《管敬仲》四篇以及《凡物流形》所見“道”和“一”不肯定等同,当中也未見《凡物流形》的治心之說。但通過世界根特性問題的提议,帯出“執道”(或“識道”),“執一”(或“識一”)、“得一”、“有一”的主要,並最終落實到“知天下”、“治邦”(《凡物流形》簡30,《逸周書•周祝解》則是“爲之君”、“爲天皇”),這樣一種論述框架以及道用一體的政治哲學,《逸周書•周祝解》和《凡物流形》之間有相似性,是不足否認的。因而,雖然能够借用淺野裕一文人雅士《問物》和《識一》的框架,但小编們認爲這兩者間不是隔开的關係,而是有機的整體。通過《逸周書•周祝解》,笔者們能够更加好地精通《凡物流形》的盘算結構。至於這種理念結構和什么法家(满含黃老法家)更爲临近,我們將另文論述。 淺野裕一:《〈凡物流形〉的結構新解》,簡帛網,2008年十月2日。淺野裕一還有一篇題爲《〈凡物流形〉的結構》的論文,發表於簡帛網二零零六年10月16日。《〈凡物流形〉的結構新解》應是對前文的改进,故本文引用時,以後文爲準。 也可能有相当的大希望讀爲《執一》,關於讀爲“識”或讀爲“執”的那個字,詳細討論可參見楊澤生:《說〈凡物流形〉從“少”的兩個字》一文,簡帛網,贰零壹零年3月7日。楊澤生讀該字爲“執”。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商量中央学士讀書會:《〈上海博物馆(七)·凡物流形〉重編釋文》,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商量中央網首發,二〇〇四年11月二十三日。鄔可晶 的意見在 二零一零年17月4 日11:45:03。此處編聯和補字從李銳:《<凡物流形>釋文新編(稿)》,孔夫子两千網首發,贰零零捌年八月十四日。釋文引用的是李銳:《〈凡物流形〉釋讀再續(再订版)》,簡帛斟酌網首發,2008年三月9日。類似描述還可見馬王堆漢墓帛書《道原》:“天弗能復(覆)、地弗能載。小以成小、大以成大。盈四海之内、又包其外。在陰不腐、在陽不焦。一度不變,能適規(蚑)僥(蝚)。鳥得而蜚(飛),魚得而流(遊),獸得而走。”這樣的叙说在傳世文獻中還有相当多。王念孫《讀書雜誌》認爲當讀“柔剛”,倒文以協韻。王念孫《讀書雜誌》認爲從上下文,此處當補作“奚〔爲〕可刻”。 詳參曹峰:《〈凡物流形〉中的“左右之情”》,簡帛商讨網首發,二〇〇八年二月4日。“不聞”二字,有的文件作缺字處理,詳見黃懷信、張懋鎔、田旭東撰:《逸周書彙校集注》下冊,北京:东京古籍出版社,一九九二年,1049頁。 《凡物流形》中的治心說可參曹峰:《〈凡物流形〉的“少徹”和“少成”――心不勝心”章疏證》,簡帛研讨網首發,2009年1十一月9日。 不僅僅是考虑構造,在局地用詞上,《逸周書•周祝解》也爲《凡物流形》的解讀提供了參考,如“五言才(在)人,䈞(孰)爲之公?九出,䈞(孰)爲之?”一句,通過《逸周書•周祝解》“萬民之患在口言”(本作“萬民之患故在言”,從王念孫《讀書雜誌》改)、“人出謀,聖人是經;陳五刑,民乃敬。”能够获取客观解答。同時,在小说情势上,《逸周書•周祝解》和《凡物流形》均爲歌韻體,這恐怕展现出兩者在産生背景、使用場合方面包车型地铁相似性。這個問題也値得深远討論。

戰國文字“噬”的來源及其結構剖判

釋石籀文中的“臍”字

戰國文字www.463.com 4的來源考辨

從字體分類看商代卜辭中“十七月置閏制”的源始

說“盾”

說寤與蔑

“盈”字怎么從“夃”

大万尊銘文釋讀

“箴”字補釋

唆簋銘文讀釋

再論所謂倒山形的字及其用法

趕簋銘文考釋

上海博物院簡釋字四篇

介紹一枚新見多字圜權

釋上海博物院簡《成王爲城濮之行》中的“www.463.com 5”字

东周金文中的“蔑曆”即古書中的“伐矜”

釋清華簡《命訓》中的“耕”字

讀金文札記三則

清華簡第六輯文字補釋(六則)

補論金文“申固”與“固”字的釋讀

清華簡第七輯字詞補釋(五則)

平頂山應國墓地M257出土銅簋銘文補釋

《子儀》歌、隋與幾個疑難字的釋讀——兼及《子儀》的公文流傳

三年碉生二器銘文對勘

談談戰國文字中用爲“野”的“冶”字

“晉伐桂林”與春秋鮮虞相關歷史問題

談談出土文獻整理過程中有關文字釋讀的幾個問題——以清華簡的股盘的整理爲例

清華簡《繫年》與許遷容城事發微

談談戰國文字中值得注意的局地現象——以清華簡《厚父》爲例

從清華簡《繫年》看《左傳》的傳書性質及特徵

郭店楚簡與商周古文字考釋

說清華簡《周公之琴舞》“甬啟”——兼釋兩則與“庸”音義相關的釋讀

釋睡虎地秦簡中一種古文寫法的“乳”字

試論清華簡《良臣》中的“□人”

長沙五一廣場東漢簡牘文字初探

談談清華簡第五輯中的訛字

新出簡帛與古文獻研商

清華簡《命訓》中的“勑”字

郭店簡《語叢二》第三簡研商

“書”類文獻分析

關於《保訓》“中”的幾點意見

馬王堆漢墓帛書《陰陽五行》甲篇《街》、《雜占之四》綴合校釋”

“夜www.463.com 6”與“訶www.463.com 7”——清華簡《www.463.com 8夜》二題

讀馬王堆帛書《相馬經》瑣記

試釋《楚居》中的一組地名

據武大漢簡拼綴、编排、釋讀阜陽漢簡《蒼頡篇》

《楚居》的性質、小编及寫作时代

出土《蒼頡篇》版本探討

試說《楚居》“www.463.com 9www.463.com 10羊”

讀南开簡零拾

清華簡《楚居》妣隹、妣www.463.com 11

釋居延漢簡中的“脊”和“置”

《楚居》“爲郢”考

長沙五一廣場東漢簡牘舉劾文書初讀

《楚居》“秦溪”考

漢晉間名刺、名謁的書寫及其交往功效

“三楚先”何以不富含季連

關於秦漢内史的幾個問題

《芮良夫www.463.com 12》初讀

“地点某里”疏證

試析《說命》的結構

一部明晰的甲骨著錄書——評《珍秦齋藏钟鼓文》

清華簡《說命》“燮www.463.com 13”考

 

《厚父》的性質及其蘊含的夏代歷史文化

“地真”“女真”與“真人”

秦穆公放歸子儀考

兩條新资料與一個老传说——“炮烙之刑”考

成鱄及其與趙簡子的問對——清華簡《趙簡子》初探

睡虎地秦簡《日書》“渡衖”新解

長沙五一廣場出土J1③:285號木牘解讀

評論及别的

宋公www.463.com 14www.463.com 15叔子鼎與濫國

盤及其“www.463.com 16君”考

www.463.com 17”“鋪”再辨

“文王受命惟中身”新解

國際漢學中的出土文獻商量

現代漢語文字學切磋的回顧

于豪亮先生與秦漢簡帛研商

金鼎文研究的豐碩成果

漢字——笔者們的振作感奋家園

後記

责编:荼荼

本文由文物考古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出土文献,首章的文本與選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