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南安新县意识一群东魏墓葬,山东金昌开掘一

- 编辑:永利皇宫官网网址 -

海南安新县意识一群东魏墓葬,山东金昌开掘一

为配合南水北调配套工程保沧干渠工程,受河北省文物局委托,2014年7月至8月,河北省文物研究所会同保定市文物管理处、蠡县文物保管所对渠线内发现的8座唐代墓葬实施了抢救性考古发掘。 这批墓葬位于蠡县城关蠡吾镇王庄村村南908米处,皆为小型墓葬,早年均遭盗扰。墓葬开口均较深,距现地表2.50米深处,开口之上为致密坚硬的红胶土淤积层。实际发掘面积541平方米,出土各类可复原文物40余件。 墓葬形制分为四类:带墓道圆形砖室墓、带墓道船形墓、无墓道船形墓和无墓道棺形墓。 www.463.com,带墓道圆形砖室墓 共四座:M1、M3、M6、M18 M1:土圹砖室墓。由墓道、甬道、墓室三部分组成。土圹平面呈“凸”字形,壁较规整平直,南北长5.24米、东西宽3.52米。墓道位于墓圹南部正中,台阶式,短阔,方向南偏西10°。墓门砖砌拱券式,东西两侧为门脊墙。墓门以断裂的整砖、半砖砌成的菱角牙子形式封堵;门脊墙略呈向南扇形状。甬道,拱券顶过洞式,底部以顺砖错缝起墙至0.40米高度后再以顺砖错缝起券成拱形顶,底部无铺地砖,北口连通墓室,以半砖、砖块、红胶土块淤塞,杂乱无序。墓室平面呈半圆形,顶部坍塌。墓壁以顺砖错缝叠涩起券向上斜收,顶部为穹隆式。墓室用砖大小厚薄不匀,有的烧制变形。墓室底部有砖砌的“凹”字形棺床,凹缺处以5层砖垒砌,棺床面以丁砖对缝平砌。墓室上口南北1.60米、东西2.30米;底部南北1.92米、东西2.64米;墓室残高0.92米。在棺床北部发现人骨二具,未发现葬具痕迹。二具人骨上下相叠一起,仰身直肢葬,保存较差。 在墓门底部正中、甬道北口、棺床凹缺处、棺床西北部、东南部及人骨腰部出土有随葬品。 M3:土圹砖室墓。由墓道、甬道、墓室三部分组成。土圹平面呈椭圆形,壁较直,底部平坦,南北径3.04米、东西径3.44米。墓道位于墓圹南部正中,因南端伸入渠线内无法清理,结构不清。方向南偏西15°。墓门砖砌拱券式,以半砖叠砌成菱角牙子形式封堵。墓门两侧为门脊墙。甬道拱券过洞式,短阔,顶部坍塌无存,两壁以顺砖错缝平砌,无铺地砖。墓室平面呈椭圆形,顶部坍塌。墓壁以顺砖错缝平砌向上斜收成穹隆形,底部有砖砌的“凹”字形棺床,凹缺处以三层砖垒砌,棺床面以顺丁砖错缝平铺。墓室南北径1.92米、东西径2.36米、残高1.0米。棺床面以顺丁砖错缝平铺。棺床中部置二具人骨,保存极差,未发现葬具痕迹,人具并排放置。 在甬道底部、人头骨上方、颈部、腰部出土有随葬品。 M6:土圹砖室墓。由墓道、甬道、墓室三部分组成。土圹平面略呈“凸”字形,直壁较规整,南北长5.0米、东西宽2.74米,底部平坦。墓道位于墓圹南部正中,台阶式,方向南偏西10°。墓门砖砌拱券式,顶部上方有脊墙,以菱角牙子形式砖砌封堵。甬道砖砌券顶过洞式。底部以顺砖错缝平砌至0.62米高度后以顺砖对缝起券成拱形顶,甬道北通墓室。墓室平面呈椭圆形,顶部坍塌无存,墓壁以顺砖错缝平砌向上斜收成穹隆顶。墓室底部有砖砌的“凹”字形棺床,凹缺处以5层砖垒砌,棺床面以顺砖对缝平铺。墓室底部东西径2.04米、南北径1.58米、残高1.14米。棺床北部发现人骨二具,保存极差,未发现葬具痕迹。 随葬品分别出土于人头骨上方及甬道内淤土中。 带墓道船形墓 共二座:M2、M17 M2:带墓道土圹砖砌船形单室墓。土圹呈船形,圆角,壁较直。南北长5.4米、东西宽1.4米。墓道位于墓圹南部中间,台阶式,南端伸入渠线无法发掘,方向南偏西5°。墓门拱券式,顶部坍塌,以两列菱角牙子形式墓砖封堵。墓室平面呈船形,南端宽于北端,顶部中部、南部皆坍塌,北部残留一道卧丁砖并排平铺的盖顶砖,南北向。墓室东西壁砌法相同,最下二层为顺砖侧立对接,每二块顺砖间以侧立、半丁砖相隔垒砌,此二层之上以顺砖错缝平铺叠涩起券,顶部以卧丁砖并排平铺封顶。墓底中部有一道卧丁砖并排平铺的地砖。墓底南北长2.76米、南端宽0.80米、北端宽0.48米,壁高0.40米。墓室底部铺地砖上置人骨一具,仰身直肢,保存极差,未发现葬具痕迹。 随葬品皆出于人头骨上方。 无墓道船形墓 一座:M5 无墓道船形单室砖墓。墓圹平面呈圆角长方形,壁较平直,较规整,西南角略外张。最大长3.0米、宽1.4米、深0.60米。土圹内以顺砖错缝平砌向上斜收起券,东西壁外鼓,南北端呈燕尾状,船形特征明显。顶部中间塌陷墓砖无存,南端以整砖、半砖、砖块杂乱堆砌,北端尚残留相交状的顶砖。墓底以丁砖对缝平铺,只铺设中间部分。墓室南端略宽于北端,南北长2.36米、中部宽0.94米、南端宽0.58米、北端宽0.48米。墓室底部置人骨一具,保存极差,仰身直肢,头向南,方向南偏西10°。 无墓道棺形墓 一座:M4 无墓道棺形单室砖墓。土圹平面呈圆角长方形,壁平直规整,南北长1.08米、东西宽1.08米、深0.70米,底部平坦。墓圹内砖砌棺形墓室,南端宽于北端。墓室壁以顺砖错缝平砌向上斜收起券,顶部以一道侧立丁砖并排垒砌封盖。底部以顺砖对缝平铺。墓室底部长2.14米、南端宽0.64米、北端宽0.40米、深0.50米。墓室内发现人骨一具,保存较好,仰身直肢,头向南,方向南偏西10°。 随葬品出于人头骨上方。 8座墓葬共计出土有瓷、釉陶、陶、铜、铁、漆、骨、蚌器等八类遗物。瓷器有侈口沿微卷、弧腹、窄圈足白釉小碗,侈口沿微卷、弧腹、窄圈足灰白釉大碗,花瓣式敞口、斜腹、窄圈足白釉小碗,侈口、束颈、鼓腹、平底、肩部有对称的双桥形耳黄釉罐,曲腹黄釉小罐及侈口、弧腹、假圈足略内凹黄釉小碗;釉陶器有侈口卷沿矮领、鼓腹、圜底三彩三足炉;陶器有泥质红陶侈口卷沿束颈、圆肩、瘦腹、平底,肩部饰对称的环形耳罐,泥质红陶侈口卷沿束颈、鼓腹、平底无耳罐,泥质红陶敛口、鼓腹、小平底盂,泥质灰陶敞口、浅腹、平底盘,泥质灰陶敛口、鼓腹、小平底,口部有短流,一侧有微上翘的条状柄的罐及瘦长形泥质灰陶净瓶;铜器有海兽葡萄镜、钗、舌形带扣及“开元通宝”钱币;铁器有鐎斗、剪子;另出土有漆盘残片、骨质梳子及蚌壳等。 该批墓葬是保定地区近年来发现的较大规模唐代墓葬群,在蠡县尚属首次。从墓葬形制及随葬品初步分析应属平民墓葬,有迁葬墓、夫妇合葬墓和单人墓三类,其中M4、M5、M6属盛唐时期、M3属中唐时期,余皆属晚唐时期。该批墓葬为河北北部地区唐墓的分期提供了重要资料。唐代蠡县地域主要属河北道的瀛州,与同属于两京中原地区的河北南部相邻,该地区唐墓对于研究唐代北方地区墓葬文化因素、葬制葬俗等具有重要意义,也是中国历史时期考古学分区研究必不可少的区域。此次唐墓的清理为今后该地区唐代考古的开展提供了重要参照。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 保定市文物管理处 蠡县文物保管所 徐海峰 马力 李宗强)

河北蠡县发现一批唐代墓葬 发布时间:2014-09-28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点击率: 为配合南水北调配套工程保沧干渠工程,受河北省文物局委托,2014年7月至8月,河北省文物研究所会同保定市文物管理处、蠡县文物保管所对渠线内发现的8座唐代墓葬实施了抢救性考古发掘。 这批墓葬位于蠡县城关蠡吾镇王庄村村南908米处,皆为小型墓葬,早年均遭盗扰。墓葬开口均较深,距现地表2.50米深处,开口之上为致密坚硬的红胶土淤积层。实际发掘面积541平方米,出土各类可复原文物40余件。 墓葬形制分为四类:带墓道圆形砖室墓、带墓道船形墓、无墓道船形墓和无墓道棺形墓。 带墓道圆形砖室墓 共四座:M1、M3、M6、M18 M1:土圹砖室墓。由墓道、甬道、墓室三部分组成。土圹平面呈“凸”字形,壁较规整平直,南北长5.24米、东西宽3.52米。墓道位于墓圹南部正中,台阶式,短阔,方向南偏西10°。墓门砖砌拱券式,东西两侧为门脊墙。墓门以断裂的整砖、半砖砌成的菱角牙子形式封堵;门脊墙略呈向南扇形状。甬道,拱券顶过洞式,底部以顺砖错缝起墙至0.40米高度后再以顺砖错缝起券成拱形顶,底部无铺地砖,北口连通墓室,以半砖、砖块、红胶土块淤塞,杂乱无序。墓室平面呈半圆形,顶部坍塌。墓壁以顺砖错缝叠涩起券向上斜收,顶部为穹隆式。墓室用砖大小厚薄不匀,有的烧制变形。墓室底部有砖砌的“凹”字形棺床,凹缺处以5层砖垒砌,棺床面以丁砖对缝平砌。墓室上口南北1.60米、东西2.30米;底部南北1.92米、东西2.64米;墓室残高0.92米。在棺床北部发现人骨二具,未发现葬具痕迹。二具人骨上下相叠一起,仰身直肢葬,保存较差。 在墓门底部正中、甬道北口、棺床凹缺处、棺床西北部、东南部及人骨腰部出土有随葬品。 M3:土圹砖室墓。由墓道、甬道、墓室三部分组成。土圹平面呈椭圆形,壁较直,底部平坦,南北径3.04米、东西径3.44米。墓道位于墓圹南部正中,因南端伸入渠线内无法清理,结构不清。方向南偏西15°。墓门砖砌拱券式,以半砖叠砌成菱角牙子形式封堵。墓门两侧为门脊墙。甬道拱券过洞式,短阔,顶部坍塌无存,两壁以顺砖错缝平砌,无铺地砖。墓室平面呈椭圆形,顶部坍塌。墓壁以顺砖错缝平砌向上斜收成穹隆形,底部有砖砌的“凹”字形棺床,凹缺处以三层砖垒砌,棺床面以顺丁砖错缝平铺。墓室南北径1.92米、东西径2.36米、残高1.0米。棺床面以顺丁砖错缝平铺。棺床中部置二具人骨,保存极差,未发现葬具痕迹,人具并排放置。 在甬道底部、人头骨上方、颈部、腰部出土有随葬品。 M6:土圹砖室墓。由墓道、甬道、墓室三部分组成。土圹平面略呈“凸”字形,直壁较规整,南北长5.0米、东西宽2.74米,底部平坦。墓道位于墓圹南部正中,台阶式,方向南偏西10°。墓门砖砌拱券式,顶部上方有脊墙,以菱角牙子形式砖砌封堵。甬道砖砌券顶过洞式。底部以顺砖错缝平砌至0.62米高度后以顺砖对缝起券成拱形顶,甬道北通墓室。墓室平面呈椭圆形,顶部坍塌无存,墓壁以顺砖错缝平砌向上斜收成穹隆顶。墓室底部有砖砌的“凹”字形棺床,凹缺处以5层砖垒砌,棺床面以顺砖对缝平铺。墓室底部东西径2.04米、南北径1.58米、残高1.14米。棺床北部发现人骨二具,保存极差,未发现葬具痕迹。 随葬品分别出土于人头骨上方及甬道内淤土中。 带墓道船形墓 共二座:M2、M17 M2:带墓道土圹砖砌船形单室墓。土圹呈船形,圆角,壁较直。南北长5.4米、东西宽1.4米。墓道位于墓圹南部中间,台阶式,南端伸入渠线无法发掘,方向南偏西5°。墓门拱券式,顶部坍塌,以两列菱角牙子形式墓砖封堵。墓室平面呈船形,南端宽于北端,顶部中部、南部皆坍塌,北部残留一道卧丁砖并排平铺的盖顶砖,南北向。墓室东西壁砌法相同,最下二层为顺砖侧立对接,每二块顺砖间以侧立、半丁砖相隔垒砌,此二层之上以顺砖错缝平铺叠涩起券,顶部以卧丁砖并排平铺封顶。墓底中部有一道卧丁砖并排平铺的地砖。墓底南北长2.76米、南端宽0.80米、北端宽0.48米,壁高0.40米。墓室底部铺地砖上置人骨一具,仰身直肢,保存极差,未发现葬具痕迹。 随葬品皆出于人头骨上方。 无墓道船形墓 一座:M5 无墓道船形单室砖墓。墓圹平面呈圆角长方形,壁较平直,较规整,西南角略外张。最大长3.0米、宽1.4米、深0.60米。土圹内以顺砖错缝平砌向上斜收起券,东西壁外鼓,南北端呈燕尾状,船形特征明显。顶部中间塌陷墓砖无存,南端以整砖、半砖、砖块杂乱堆砌,北端尚残留相交状的顶砖。墓底以丁砖对缝平铺,只铺设中间部分。墓室南端略宽于北端,南北长2.36米、中部宽0.94米、南端宽0.58米、北端宽0.48米。墓室底部置人骨一具,保存极差,仰身直肢,头向南,方向南偏西10°。 无墓道棺形墓 一座:M4 无墓道棺形单室砖墓。土圹平面呈圆角长方形,壁平直规整,南北长1.08米、东西宽1.08米、深0.70米,底部平坦。墓圹内砖砌棺形墓室,南端宽于北端。墓室壁以顺砖错缝平砌向上斜收起券,顶部以一道侧立丁砖并排垒砌封盖。底部以顺砖对缝平铺。墓室底部长2.14米、南端宽0.64米、北端宽0.40米、深0.50米。墓室内发现人骨一具,保存较好,仰身直肢,头向南,方向南偏西10°。 随葬品出于人头骨上方。 8座墓葬共计出土有瓷、釉陶、陶、铜、铁、漆、骨、蚌器等八类遗物。瓷器有侈口沿微卷、弧腹、窄圈足白釉小碗,侈口沿微卷、弧腹、窄圈足灰白釉大碗,花瓣式敞口、斜腹、窄圈足白釉小碗,侈口、束颈、鼓腹、平底、肩部有对称的双桥形耳黄釉罐,曲腹黄釉小罐及侈口、弧腹、假圈足略内凹黄釉小碗;釉陶器有侈口卷沿矮领、鼓腹、圜底三彩三足炉;陶器有泥质红陶侈口卷沿束颈、圆肩、瘦腹、平底,肩部饰对称的环形耳罐,泥质红陶侈口卷沿束颈、鼓腹、平底无耳罐,泥质红陶敛口、鼓腹、小平底盂,泥质灰陶敞口、浅腹、平底盘,泥质灰陶敛口、鼓腹、小平底,口部有短流,一侧有微上翘的条状柄的罐及瘦长形泥质灰陶净瓶;铜器有海兽葡萄镜、钗、舌形带扣及“开元通宝”钱币;铁器有鐎斗、剪子;另出土有漆盘残片、骨质梳子及蚌壳等。 该批墓葬是保定地区近年来发现的较大规模唐代墓葬群,在蠡县尚属首次。从墓葬形制及随葬品初步分析应属平民墓葬,有迁葬墓、夫妇合葬墓和单人墓三类,其中M4、M5、M6属盛唐时期、M3属中唐时期,余皆属晚唐时期。该批墓葬为河北北部地区唐墓的分期提供了重要资料。唐代蠡县地域主要属河北道的瀛州,与同属于两京中原地区的河北南部相邻,该地区唐墓对于研究唐代北方地区墓葬文化因素、葬制葬俗等具有重要意义,也是中国历史时期考古学分区研究必不可少的区域。此次唐墓的清理为今后该地区唐代考古的开展提供了重要参照。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 保定市文物管理处 蠡县文物保管所 徐海峰 马力 李宗强) (《中国文物报》2014年9月26日8版)

2016 年3 月~2016 年6 月,三门峡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为配合城市基本建设,受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委托,对位于三门峡市区大岭北路东侧的上村佳苑项目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共清理了46座古墓葬。其中北朝墓葬16 座、唐墓7 座、晚清及近代墓23 座,出土器物共计190 件套,主要以陶器为主,少量瓷器、铜器、玉器、铜钱及铁器等。其中北朝墓葬出土器物共计122件套,以陶俑为主,铜钱次之,少量瓷器、铜器、铁器等。www.463.com 1 该项目用地原来为上村居民宅基地,因被拆迁,地表已遭不同程度破坏,现存墓口距地表在0.3~1.0 米之间,墓葬打破灰黄色和灰褐色生土。 北朝墓葬 皆坐北朝南,方向在170°~190°之间。形制大体上可分为两大类:第一类为斜坡墓道拱顶土洞室墓,墓葬有M53、M54、M55、M56、M57、M59、M60、M75、M76 等14 座。结构主要由墓道、甬道、墓室三部分组成,墓道平面呈长条形,内填五花土,质地稀疏,相对松软,壁面笔直规整;墓门开在前壁底部,顶部拱形,有甬道与墓室相连;墓室平面呈近似椭圆形,其内因年久进水已塞满淤土。通过清理发现,在墓室北端大多有生土棺床,墓主多安置其上,人骨基本上都是两个以上,最多者达到六人,且常有儿童遗骸。骨架大多保存较好,大多东西向放置头向朝西,少量南北向放置头向朝北,葬式为仰身直肢;未发现有葬具;绝大多数墓葬随葬品比较贫乏,其中大多都葬有铜钱,钱文为“五铢”和“永安五铢”两种,偶尔亦会见陶器、瓷器、铜镜、铁器等;M53 出土陶俑90 件套,为本批北朝墓葬出土器物最多墓葬。第二类为斜坡墓道砖券拱顶室墓,墓葬有M89、M90 两座。结构亦是由墓道、甬道、墓室三部分组成,墓道平面呈长条形,内填五花土,质地稀疏,相对松软,壁面笔直规整;墓门开在前壁底部,顶部拱形,封门采用条砖平铺错缝叠砌垒堵;有甬道与墓室相连;墓室平面呈长方形,内有大量淤土。墓室结构采取先挖土洞后,再在土圹周边错缝叠压平砌出墓室壁,墓顶仍为土质拱形,墓底砖错缝平铺。清理后发现,在墓室北端有砖砌棺床,但因都被盗扰,未发现有人骨架和随葬品,比较遗憾。 唐代墓葬 皆坐北朝南,形制主要为台阶式墓道拱顶土洞室墓。结构由墓道、甬道、墓室三部分组成,墓道平面呈梯形,前窄后宽,内填五花土;两侧壁前部下张,底部前后等宽;前壁斜直内收,墓门开在前壁斜直面底部,顶部拱形;有甬道与墓室相连,墓室平面大多为长方形,与墓道呈“瓦刀”状。多单人葬,仰身直肢,头向朝北;葬具为木棺,皆已腐朽。随葬品多置于墓主头部北端或墓室后部,器物有陶瓶、塔形罐、铜镜、铜钗、铜钱、铁剪等。 晚清墓葬 大多为坐东朝西,形制均为竖井墓道土洞室。墓道平面近长方形,前部略宽,内填五花土,稀疏松软,四壁陡直规整,墓门开在前壁底部,墓室宽于墓道,为一拱顶土洞,平面呈长方形。多单人葬,仰身直肢, 葬具为木棺, 皆已腐朽;随葬品有瓷罐、瓷碗、铜钱、铁灯等。 本次考古发掘的46 座古墓葬,以清理的16 座北朝墓较为重要,也是近年来三门峡首次成批发现这个时期的墓葬,其分布集中,排列有序,应该属于一家族墓地。虽未发现大型墓葬和有价值的墓志类资料信息,但“永安五铢”铜钱、陶罐、瓷罐的出土及北朝陶俑的发现,也为以后三门峡市特别是豫西地区北朝时期的考古积累了宝贵资料。(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6年12月30日8版)

本文由文物考古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海南安新县意识一群东魏墓葬,山东金昌开掘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