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东广饶十村遗址发现东周遗址和宋代墓葬,广

- 编辑:永利皇宫官网网址 -

山东广饶十村遗址发现东周遗址和宋代墓葬,广

十村遗址位于山东广饶县广饶街道办十村南,北距小清河约14公里,东距淄河约5公里,处于鲁北平原北部,莱州湾西岸,地貌较为平整。为配合广饶县小区项目建设,2014年2月,按照山东省文物局要求,东营市历史博物馆、临沂沂州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对项目区进行了文物调查勘探,并发现该遗址。 为做到文物保护与城市建设两不误,经山东省文物局批准,2014年6月下旬至8月底,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东营市历史博物馆联合对十村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此次发掘主要集中在遗址北部和东南部,共开5×10米探方18个、2×70米探沟1条,实际发掘面积约1100 平方米。 该遗址保存状况较好,文化层堆积厚约2米,发现大量遗迹、遗物。遗迹主要有东周时期灰坑约60个、水井3眼,北宋及清代墓葬20余座。遗物主要有陶瓷器、石器、骨蚌器、琉璃器、钱币等各类文物300余件。另外还出土大量陶瓷片、兽骨等文物标本。 发掘出土的灰坑均为圆形,包含物除红烧土、草木灰外,还有陶器、石器、骨器、蚌器等。陶器器型以鬲、豆、罐、盂、钵为主,多为泥质灰陶,纹饰以细绳纹、弦纹为多。骨器主要为锥、笄等。蚌器主要为锯、刀、镰。其中编号为H12的灰坑,面积大,包含物十分丰富,出土文物10余件,以陶器居多,器型有陶簋、盂、鬲、豆、钵、罐、盆等,还有少量蚌器。水井均为东周时期,最深的4米左右,最浅的约2米,其中编号J2水井,井壁光滑,深约3米,底部出土1件保存完整的灰陶罐。 墓葬主要集中在东南部发掘区,多为宋代墓葬,其余为清代墓葬。墓葬分布较集中,多数墓葬有棺,但均已腐烂掉,人骨头向多朝东南,少数向东北,其中编号M10、M11分别为两室砖砌墓和三室砖砌墓。墓内均有随葬品,多为瓷器、铜钱。M10为青砖垒砌,棺木已经腐烂掉,墓主仅存骨架,随葬器物除钱币外,还有瓷罐、瓶、碗、碟、杯、盅等,应为一组器物,其中随葬的龙泉窑高足瓷杯较为少见。M11亦为青砖垒砌,棺木同样腐烂掉,随葬品除瓷罐、料器外,还随葬铜钱30多枚,这在同类墓中较少见。 从遗址北部发掘出土的器物看,该区域应为东周时期先民生活区,出土的动物骨骸、蚌壳应是当时人们食用后丢弃的垃圾或加工骨蚌器的余料。骨骸以野生动物为主,蚌壳以栖息在海水盐度较低的“两合水”区域的文蛤等贝类为主。这既说明了当时的生态环境,也反映了当时渔猎经济在社会生活中所占的重要地位。从发掘出土的深浅不一的水井推测,该区域地下水位是向东逐渐下降的,这对于研究渤海海岸线的变迁及人居历史也具有重要参考价值。同时,十村遗址所在区域在东周时期属齐国范围,因此本次发掘也为研究齐国考古学文化增添了新的实物资料。发掘出土的宋代墓葬,特别是两座大型宋代墓葬,为当地提供了新的墓葬类型,这对于研究古代埋葬习俗具有重要意义。

山东广饶十村遗址发现东周遗址和宋代墓葬 发布时间:2014-09-28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赵金点击率: 十村遗址位于山东广饶县广饶街道办十村南,北距小清河约14公里,东距淄河约5公里,处于鲁北平原北部,莱州湾西岸,地貌较为平整。为配合广饶县小区项目建设,2014年2月,按照山东省文物局要求,东营市历史博物馆、临沂沂州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对项目区进行了文物调查勘探,并发现该遗址。 为做到文物保护与城市建设两不误,经山东省文物局批准,2014年6月下旬至8月底,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东营市历史博物馆联合对十村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此次发掘主要集中在遗址北部和东南部,共开5×10米探方18个、2×70米探沟1条,实际发掘面积约1100 平方米。 该遗址保存状况较好,文化层堆积厚约2米,发现大量遗迹、遗物。遗迹主要有东周时期灰坑约60个、水井3眼,北宋及清代墓葬20余座。遗物主要有陶瓷器、石器、骨蚌器、琉璃器、钱币等各类文物300余件。另外还出土大量陶瓷片、兽骨等文物标本。 发掘出土的灰坑均为圆形,包含物除红烧土、草木灰外,还有陶器、石器、骨器、蚌器等。陶器器型以鬲、豆、罐、盂、钵为主,多为泥质灰陶,纹饰以细绳纹、弦纹为多。骨器主要为锥、笄等。蚌器主要为锯、刀、镰。其中编号为H12的灰坑,面积大,包含物十分丰富,出土文物10余件,以陶器居多,器型有陶簋、盂、鬲、豆、钵、罐、盆等,还有少量蚌器。水井均为东周时期,最深的4米左右,最浅的约2米,其中编号J2水井,井壁光滑,深约3米,底部出土1件保存完整的灰陶罐。 墓葬主要集中在东南部发掘区,多为宋代墓葬,其余为清代墓葬。墓葬分布较集中,多数墓葬有棺,但均已腐烂掉,人骨头向多朝东南,少数向东北,其中编号M10、M11分别为两室砖砌墓和三室砖砌墓。墓内均有随葬品,多为瓷器、铜钱。M10为青砖垒砌,棺木已经腐烂掉,墓主仅存骨架,随葬器物除钱币外,还有瓷罐、瓶、碗、碟、杯、盅等,应为一组器物,其中随葬的龙泉窑高足瓷杯较为少见。M11亦为青砖垒砌,棺木同样腐烂掉,随葬品除瓷罐、料器外,还随葬铜钱30多枚,这在同类墓中较少见。 从遗址北部发掘出土的器物看,该区域应为东周时期先民生活区,出土的动物骨骸、蚌壳应是当时人们食用后丢弃的垃圾或加工骨蚌器的余料。骨骸以野生动物为主,蚌壳以栖息在海水盐度较低的“两合水”区域的文蛤等贝类为主。这既说明了当时的生态环境,也反映了当时渔猎经济在社会生活中所占的重要地位。从发掘出土的深浅不一的水井推测,该区域地下水位是向东逐渐下降的,这对于研究渤海海岸线的变迁及人居历史也具有重要参考价值。同时,十村遗址所在区域在东周时期属齐国范围,因此本次发掘也为研究齐国考古学文化增添了新的实物资料。发掘出土的宋代墓葬,特别是两座大型宋代墓葬,为当地提供了新的墓葬类型,这对于研究古代埋葬习俗具有重要意义。(东营市历史博物馆 赵金) (《中国文物报》2014年9月26日8版)

广饶宋代墓葬出土陶瓷器2019年1月4日10:01:00186 浏览/0 评论新闻来源:收藏快报 分享

都北遗址位于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县朱刘街道办事处都昌社区都北村东约700 米,遗址略呈椭圆形,东西长约500 米,南北宽约460 米,总面积约23 万平方米。为做好潍高速公路滨海连接线工程项目的考古工作,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潍坊市博物馆及昌乐县博物馆组成都北遗址考古队,于2016 年3 月至7月对遗址工程占压区内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图片 1 遗址共布设了86 个5 米×10 米的探方,发掘面积超过4300 平方米。由于施工破坏,遗址文化层基本不见,但遗迹遗物十分丰富,共清理灰坑近300 个、墓葬60 余座,水井2 口。灰坑时代主要集中在春秋时期,有的属西周、商,个别甚至早至龙山文化时期。灰坑主要出土陶鬲、甗、盂、豆、罐、盆及少量石器、骨器等。值得一提的是,数量较多的灰坑形制较规整,有的呈袋状,显然是作为窖穴使用的。因此,在发掘过程中,从这些灰坑中提取了大量的浮选土样,以期研究这些窖穴的功用。墓葬主要分为春秋、战国、汉、魏晋、宋明等几个时期。汉、魏晋、宋明墓基本被盗掘一空,春秋、战国墓葬一部分亦被盗,但大部分保留完整。遗址规格最高的为3 座魏晋时期带一条窄长墓道的大型砖室墓,这几座墓或为单室,或为双室,有的甚至带有耳室,但皆被盗掘一空。宋明墓墓室多为圆形,皆有较短的墓道,虽然均被盗扰严重,但从其盗余的形制看出,墓葬具有浓厚的当地特色。图片 2 东周墓葬是这次发掘最重要的收获。一般来说,春秋墓面积较小,出土鬲、盂、豆、罐等陶器;战国墓面积稍大,出土鼎、豆、壶、敦、舟、盘、匜等陶器,有的甚至出现盒,说明墓葬年代已进入战国晚期。这次发掘的东周墓葬,无论从墓葬结构、埋葬习俗,还是从出土器物上,皆具有本地区的特色。例如,该遗址东周墓葬多为长方形或梯形土坑竖穴墓,多数使用一椁一棺,有的为一棺。最大的特点是一部分墓葬在棺下放置器物。即使没有随葬器物的墓葬,也有一部分墓葬的棺悬于椁底之上,棺椁之间则为墓葬填土或是淤土,这种现象很少见于其他地区。另外,这批墓葬中很多有腰坑并在其中殉狗,但是腰坑的位置不一,一部分位于墓主人腰部,一部分位于下肢处,有的甚至位于墓主脚腕处,这说明当时人们对腰坑的设计比较随意,是在椁下葬时或之前即埋入了殉牲。同时,随葬器物出土位置不一,一部分放置于二层台上,一部分置于棺椁之间,另一部分把器物放在棺底以下。放置于棺椁之间的陶器也是深浅不一,而不是埋入棺底或是椁底。从随葬器物上,比较有特色的是流行偶数组合,特别是豆,非但习惯流行偶数组合,其数量也是最多的。本次发掘的器物中,有些器物具有典型的地域特色,如M5出土的两件鹰形灯等,不见或少见于其他地区。从整个墓地考察,墓葬很少有打破关系,并且有随葬品和无随葬品的墓共葬一处,说明该墓地为一处“邦墓”。然而至战国时期墓地却出现了夫妻并穴墓,说明其墓葬形式开始向家庭墓地转化。 总之,都北遗址在东周时期属齐国,遗址的发掘,不仅对齐国东周时期的考古学文化内涵、分期及发掘序列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而且有利于研究当地腰坑习俗的流变过程,同时对齐国墓葬制度、聚落结构和布局演化过程等方面的研究亦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潍坊市博物馆 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杜晓军 郝导华 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6年1月13日8版)责编:韩翰

傅家村北遗址位于山东广饶县广饶街道办傅家村北,北距小清河约14公里,东距淄河约5公里,处于鲁北平原北部,莱州湾西岸,地貌较为平整。为配合广饶县怡景苑回迁安置小区项目建设,2014年2月,按照山东省文物局要求,东营市历史博物馆、临沂沂州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对项目区进行了文物调查勘探,并发现该遗址。

为做到文物保护与城市建设两不误,经山东省文物局批准,2017年6月下旬至8月底,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东营市历史博物馆联合对十村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此次发掘主要集中在遗址北部和东南部,共开5×10米探方18个、2×70米探沟1条,实际发掘面积约1100平方米。经过历时约2个月的野外考古发掘发现,该遗址保存状况较好,文化层堆积较厚,厚约2米,出土大量遗迹、遗物。遗迹主要有东周时期灰坑约60个、水井3眼,北宋及清代墓葬20余座。遗物主要有陶瓷器、石器、骨蚌器、琉璃器、钱币等各类文物300余件。另外还出土大量陶瓷器、兽骨等文物标本。

发掘出土的灰坑均为圆形,包含物除红烧土、草木灰外,还有陶器、石器、骨器、蚌器等。陶器器型以鬲、豆、罐、盂、钵为主,多为泥质灰陶,纹饰以细绳纹、弦纹为多。骨器主要为锥、笄等。蚌器主要为锯、刀、镰。其中编号为H12的灰坑,面积大,包含物十分丰富,出土文物10余件,以陶器居多,器型有陶簋、盂、鬲、豆、钵、罐、盆等,还有少量蚌器。水井均为东周时期,最深的4米左右,最浅的约2米,其中编号J2水井,井壁光滑,深约3米,底部出土1件保存完整的灰陶罐。墓葬主要集中在东南部发掘区,多为宋代墓葬,其余为清代墓葬。墓葬分布较集中,多数墓葬有棺,但均已腐烂掉,人骨头向多朝东南,少数向东北,其中编号M10、M11分别为两室砖砌墓和三室砖砌墓。墓内均有随葬品,多为瓷器、铜钱。M10为青砖垒砌,棺木已经腐烂掉,墓主仅存骨架,随葬器物除钱币外,还有瓷罐、瓶、碗、碟、杯、盅等,应为一器物组合,其中随葬的龙泉窑高足瓷杯较为珍贵。M11亦为青砖垒砌,棺木同样腐烂掉,随葬品除瓷罐、料器外,还随葬铜钱30多枚,这在同类墓中较少见。

从遗址北部发掘出土的器物看,该区域应为东周时期先民生活区,出土的动物骨骸、蚌壳应是当时人们食用后丢弃的垃圾或加工骨蚌器的余料。骨骸以野生动物为主,蚌壳以栖息在海水盐度较低的"两合水"区域的文蛤等贝类为主。这既说明了当时的生态环境,也反映了当时渔猎经济在社会生活中所占的重要地位。从发掘出土的深浅不一的水井推测,该区域地下水位是向东逐渐下降的,这对于研究渤海海岸线的变迁及人居历史也具有重要参考价值。同时,十村遗址所在区域在东周时期属齐国范围,因此本次发掘也为研究齐国考古学文化增添了新的实物资料。发掘出土的宋代墓葬,特别是两座大型宋代墓葬,为当地提供了新的墓葬类型,这对于研究古代埋葬习俗具有重要意义。

今选取此次考古出土的一件陶器和一件瓷器分别介绍如下:

陶罐出土于傅家北遗址一座编号为J2的东周水井中。该罐灰陶质地,侈口,直颈,溜肩,鼓腹,小平底,口径约11厘米,高约40厘米,保存十分完整,十分难得,具有重要的历史研究价值。水井对于人类文明的发展有着重大意义。中国是世界上开发利用地下水最早的国家之一。水井出现之前,我国先民逐水而居,只能生活于有地表水或泉的地方,水井的发明使人类活动范围扩大。此陶罐出土于水井底部,推测可能是东周时期居民提水时不小心掉落井中。该罐对研究东周时期人们的生活方式、居住方式等具有重要价值。

龙泉窑高足瓷杯,出土于傅家北遗址编号为M10的宋代墓。该杯侈口,直壁,高圈足,胎质较粗,胎体较厚,通体施釉,釉色淡青,釉层肥厚莹润。该高足杯口径约8、高约10厘米,保存完整。龙泉窑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名窑,以烧制青瓷为主,因其主要产区在浙江省龙泉市而得名。该窑开创于三国两晋,结束于清代,生产瓷器的历史长达1600多年,是中国制瓷历史上最长的一个瓷窑系,它的产品畅销于亚洲、非洲、欧洲的许多国家和地区,影响十分深远。高足杯流行于北方游牧民族,能在中原地区发现该器物实属罕见,该高足杯是我国民族融合的重要物证,具有重要的文物价值和历史研究价值。

本文由文物考古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山东广饶十村遗址发现东周遗址和宋代墓葬,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