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命呜呼工厂,被过分美化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 编辑:永利皇宫官网网址 -

一命呜呼工厂,被过分美化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二战结束4年后——1949年12月,联邦德国第一位总统特奥多尔·豪斯在谈到纳粹对犹太人的罪行时说:“这段历史现在和将来都是我们全体德国人的耻辱。”一个政府领导人大大方方承认自己国家曾犯下的错误,并予以谴责,这是世界人民选择原谅德国的开始。

二战结束后,德国政府采取多种措施对纳粹德国所犯的战争罪行进行弥补,除公开向受害国忏悔外,还对受害国和受害者给予赔偿。1970年12月7日,勃兰特总理在华沙向犹太人殉难者纪念碑双膝下跪,哀悼被德国法西斯残害的犹太人,并代表德国表示忏悔。为铭记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惨痛教训,防止种族主义和纳粹分子死灰复燃,1996年,在德国前总统赫尔佐克的倡议下,德国将1月27日定为法定的“纳粹受害者纪念日”。此后,每年的这一天德国都举行官方纪念活动,教育人们永远记住纳粹罪行,防止历史重演。2005年11月1日,第60届联大全体会议一致通过了由104个国家共同提交的一项决议草案,决定将每年的1月27日定为“国际大屠杀纪念日”,以反对任何否定纳粹大屠杀历史事实的做法,并要求所有国家教育并帮助下一代了解有关种族屠杀的罪行。

­  也有少数人拒绝接受德国人的这种一次性赔偿方式,特别不能接受“德国作出赔偿后,任何人不能再对德国和德国企业就此问题提出起诉”的条件。

被过分美化的德国二战反省

2014/08/15 | 林子敬| 阅读次数:6856| 收藏本文

摘要:中国对德国战后反省的赞扬与日本在上世纪90年代所做的相类似。当时以《朝日新闻》为首,日本媒体大力称赞德国在战后对于二战的反省,认为德国政府已经充分谢罪,希望日本政治家能够学习。但在2000年以后,赞扬之声在日本的主流媒体上逐渐销声匿迹,许多人认识到,德国对于战争的反省也并不全面。“人们只接触到了部分事实,或者存在断章取义的情况。事实上,德国对二战的反思还有很多有待商榷之处。”

“早在8月15日前一个多月,日本国内舆论就开始议论历史认识问题。毕竟明年是二战结束70周年,今年算是一个前哨战,政府的表态很可能直接关系到明年。”在“终战纪念日”前夕,日本《朝日新闻》前社论编辑口光如此表示。

相比之下,中国国内从年初就一直在批判日本政府对历史问题的“离经叛道”。7月,在安倍政权重新审查1993年“河野谈话”的妥当性后,中韩两国“结盟”抨击日本政府的历史认识问题。长久以来,中国舆论与学术圈一直拿同为二战“轴心国”的德国与日本做对比,赞扬德国彻底反省二战的同时,批判日本战后反省的缺失成为一种固定范式。

中国对德国战后反省的赞扬与日本在上世纪90年代所做的相类似。当时以《朝日新闻》为首,日本媒体大力称赞德国在战后对于二战的反省,认为德国政府已经充分谢罪,希望日本政治家能够学习。但在2000年以后,赞扬之声在日本的主流媒体上逐渐销声匿迹,许多人认识到,德国对于战争的反省也并不全面。“人们只接触到了部分事实,或者存在断章取义的情况。事实上,德国对二战的反思还有很多有待商榷之处。”口说。

纳粹:被严厉制裁的虚像

“时至今日,在日本仍会听到‘德国追究纳粹犯罪不设时效’的说法,以此赞扬德国反思二战罪行是如何彻底。事实上,这是错误的理解。至少德国在法律上根本没有关于‘纳粹犯罪’的定义,更不可能有上述说法。”口表示,人们关于战后德国严厉制裁纳粹分子只有一种粗浅印象。

德国历史学者洛夫·史泰宁格着有《德国史 1945-1961》,其中对东西德处理纳粹分子有清晰的描述。当时德国被盟军分割占领,东德声势浩大地驱逐了前纳粹相关人员。但是对于战争受害以及对犹太人的屠杀,东德政府以“资本主义体制的矛盾表现”为由,采取和本国无关的立场。

“西德在盟军占领当初借由占领军之手驱逐纳粹,但在占领后期,政府目标转为让相关人士尽早恢复名誉、归复原职。”史泰宁格在书中写到这一幕,为此当时政府还颁发了《非纳粹证明书》,来洗刷一个人在纳粹时代的污点。

1949年5月,德国联邦政府宣布成立。在阿登纳政权下不到一年,占领军时期被革职的15万前纳粹公职人员中大多数都回到了政府岗位。1951年开始运作的西德外交部中,公务员有2/3是前纳粹党员。究其原因,截至1945年纳粹党解散时党员大约有850万人,范围囊括官僚、政治家以及企业经营者等社会核心成员。在如此庞大的基数下,追究纳粹责任成为相当不受欢迎的政策。

司法机构重新运转后,德国于1946年在国内对纳粹行为进行审判。然而,最终被判有罪的纳粹不过6000人左右,而且很多只是处以罚款等轻刑,整体受罚的纳粹党员只占总数的0.06%。

后来德国议会在制定《刑事免除法》时,从“纳粹时代从犹太人商店抢夺商品”和“战后在黑市因为饥饿而抢夺面包”,到“纳粹时代为了避免遭受迫害而使用伪名”和“战后为了逃避盟军对战犯的追究而使用伪名”等,均被免罪。

唯一没有时效的是谋杀罪。但无论是否是纳粹所为,德国对谋杀罪一直采取不设时效的立场,纳粹被审判时也只是被认定为普通的刑事犯罪,与英美对于杀人罪没有时效属于同等性质。德国现行法律对于“种族灭绝罪”也没有设定时效,但这里存在一个“陷阱”——该罪名在纳粹时代并不存在。强行用在纳粹身上会被抨击为刑法的追溯适用,有损民主主义法治中的“法律不追溯过往”原则。

“没有污点”的国防军神话

“几年前我去德国时,目睹到二战时的逃兵以及拒绝服兵役的人抗议政府不给他们发抚恤金以及养老金。”自媒体大象公会主编黄章晋对本刊记者回忆起这一幕。对德国历史颇为关注的他说道:“相比之下,二战时参战的军人一直是德国最受尊敬的群体。”

德国联邦政府一贯对联合国的战犯审判表示否定,认为是法律的追溯过往。二战后德国并没有缔结《和平条约》,因此跟日本不一样,德国官方的“正史”并没有接受盟军对于战犯的审判。相比来说,政府将战争犯罪与纳粹对犹太人迫害切分开,“洗白”国防军在二战的战争行为,认为德国军队是与战争犯罪无缘的“绿色国防军”。

1952年12月3日阿登纳首相在军队的名誉恢复演说中表示:“我希望以联邦政府之名宣布,德国军人拥有传统的高贵之名,我们在陆、海、空领域经历过荣耀的战斗,我们民族所有士兵的功绩都被承认。即使近年来我们的军队被诽谤中伤,德国军人的名声以及伟大的功绩现在更是保护着民族的命脉,今后也确定会继续存续。”

史泰宁格在书中则总结了“德国的国防军神话”的三个内涵,第一是德国军队从属于国家元首的希特勒,并不负有战争责任;第二是国防军所进行的终究只是通常的战争行为,和战争犯罪无缘,残虐行为是纳粹亲卫队干的;第三是国防军清廉正直,与渎职无缘。

此外,被认定为甲级战犯的海军总司令埃里希·雷德尔的葬礼由德国联邦海军主办,念悼词的人是后任海军总司令官、同为甲级战犯的邓尼茨。当时被认定为犯罪组织的柏林亲卫队上级大将的约瑟夫·迪特里希的盛大葬礼也由德国国防军主办。

1956年,联邦德国对于那些在纳粹迫害下的牺牲者进行补偿,制定了《联邦补偿法》,对象大部分是德国国民以及当时的德国国民,但是对补偿对象的选择却能够清晰反映出西德官方对待纳粹时代军人的态度。同年,西德宣布共产党非法化,对于“动摇自由民主主义秩序根干”的共产党受害者,政府拒绝给予抚恤金。相比之下,那些没有被问罪的前纳粹党员或者被盟军认定为有罪的纳粹党员,被认为不是“德国法律意义上的罪犯”,所以也给他们发放补偿以及养老金。

此外,对于同性恋、拒绝服兵役等在纳粹时代不被认同并且受到迫害的人,也不在接受赔偿的对象之内。直到1988年新的纲要制定后,才扩大补偿的对象。但是仍有部分人没有在规定时间内获得政府认定。

“基本可以认定的是,德国将二战中的‘种族灭绝罪’和‘战争罪’加以区别,一般只承认前者。”黄章晋说,“如此才能解释战后德国官方对待军队的态度,要知道,他们本来是战争犯罪的实施者。”

“德国人的忏悔类似于同情”

1996年,美国前哈佛大学政治学者丹尼尔·戈德哈根在《乐意遵从希特勒意旨的死刑执行者们》一书中指出,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不是那些特定的狂热集团分子所为,德国所谓的普通人在自己的意志下也认同并实施了战争犯罪。该论点绝非新颖,但却被德国媒体批判“其让德国人披上集团犯罪的大衣”。

“德国一直强调对屠杀犹太人的忏悔,但在忏悔时其实已经置身事外,大多认为是希特勒和少数纳粹亲卫队的恶性。相比之下,德国人的忏悔更类似于同情。”日本仲正昌树在《日本和德国:两种战后思想》一书中如此写道。

1972年西德总理勃兰特访问波兰,在犹太人墓碑前跪下引起世界瞩目,“一跪泯恩仇”成为德国反省历史的美谈。然而,前日本《读卖新闻》记者木佐芳男在《什么是战争责任?没有被清算的德国的过去》一书中指出,勃兰特“一跪”后,他回国发表的电视演说中提及“战后德国人从旧东部领地被放逐,即便有任何道理,此行都不能被正当化”,用以批判波兰方面的加害行为。

直到现在,德国历代总理和总统都会访问波兰、以色列和波罗的海三国,在牺牲者的墓碑前对纳粹的犯罪行为进行谢罪。与此同时,对于东中欧国家加害战后德国人的行为,德国政府也不遗余力地进行谴责。2009年9月1日第二次世界大战70周年纪念仪式上,德国总理默克尔承认当年德国开战“招致了没有终点的苦难”,但是对于战后其他国家驱逐旧德国领地的德国人表示抗议,认为其他国家也应该正视这些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德国前总统魏茨泽克。1985年5月8日,他在二战结束40周年纪念日上发表演说,谈到“无论老少、有罪与否,我们全员都必须继承过去,对过去负责”,引发坊间一片称赞。

但事实上,魏茨泽克的父亲当年参与将法国犹太人送往奥辛维斯集中营等行动,犯下了人道主义罪行,但魏茨泽克在其回忆录中表示,父亲的罪状只是领导了侵略战争,丝毫没有言及父亲对人道主义的犯罪。在发动战争方面,他认为父亲的行为是对波兰等国家的侵略,但是对苏联则是自卫。他还写道:“关于侵略战争,任何一个国家都做过,不能只批判德国一家。”

“德国自西德时代以来,光对犹太人屠杀的个人赔偿就已经支出600亿美元,相比之下,日本对亚洲国家支付的赔偿和准赔偿才60亿美元。”口表示,这是日本媒体过去经常用来做历史对比的数据。

不能否定,德国对犹太人迫害问题上已经付出代价,但在针对战争行为的赔偿问题上又是另一回事。战后西德政府基本上以德国没有统一为理由推托国家赔偿。在国际条约中,德国签字认可其他国家可以征收过去德国政府和军队的财产。因此,在战争赔偿问题上,德国认为已经两清。

然而,当时西德和英美等西方阵营国家的确签订了涉及赔偿的条约和协定,但是波兰和捷克等苏联阵营国家并没有类似的法律或者条约。为此,德国主张的“已经解决”充其量只是政府见解,法律根据并不明确。

1998年,当年被德国迫害的美国劳工团体发起赔偿诉讼,以此为导火索在美国发展成为抵制德货的运动。为此,德国联邦议会和德国企业在2000年设立了“记忆、责任和未来”基金以补偿那些被强制联动的受害者。该基金的总额高达100亿马克,德国企业和国家各出一半。不过德国政府保持一贯的立场,认为“赔偿请求权的问题已经解决”,这样的基金不是“法律意义上的补偿”。德国官方的说法是,该赔偿针对的是纳粹犯罪而不是战争犯罪,为此德国对于那些城市的破坏等通常战争犯罪的受害者并不给予补偿。

直到现在,关于战争犯罪的赔偿仍然是德国和东欧国家发生口角的问题。2004年9月,波兰议会曾经催促政府尽快向德国索取战后赔偿一事,议会在赔偿请求的决议认定德军当年在波兰首都华沙造成的损害额为350亿美元,德国对波兰总共应该赔偿6400亿美元。面对这笔巨额款项,德国政府最终选择无视。

此外,在请求权上波兰也与捷克不同。波兰在1953年曾经在苏联的“控制”下宣布放弃对德国的请求权,虽然事后称苏联并没有将“代领”的赔款分给波兰。相比之下,捷克政府从来没有宣布过放弃索取赔偿权,现在捷克仍在为此要求德国进行赔偿,但是德国以“请求权问题已经解决”而不予回应。

“欧洲在二战历史问题上并非和和美美。德国战后在历史认识、整肃纳粹人士以及对外赔偿中都存在问题,无论是官方和非官方的反思都有不足之处。现在的报道多数忽略了这些方面,过于强调正面细节。”口说:“当然,日本也不能因为德国的反思不足而让自身有理由不去反思,虽然这种想法仍是过于理想的。”

一点挑战

1945年1月27日,苏联红军攻克了奥斯威辛集中营,当时集中营内的幸存者仅有7000多人,其中包括130名儿童。1947月2日,奥斯威辛集中营旧址被辟为殉难者纪念馆。197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其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以警示世界“要和平,不要战争”。为了见证这段历史,每年有数十万来自世界各国的各界人士前往奥斯威辛集中营遗址参观,凭吊那些被德国纳粹分子迫害致死的无辜者。2005年1月24日,第59届联合国大会举行特别会议,纪念奥斯维辛纳粹集中营解放60周年。2006年3月,波兰政府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申请,将联合国世界遗产名录中的“奥斯威辛集中营”更名为“前纳粹德国奥斯威辛-比克瑙集中营”,以强调这是德国纳粹而不是波兰人建立的集中营。

­  根据历史档案记载,纳粹德国二战期间从占领地区强征大约1200万外籍劳工到德国企业做工,其中主要是犹太人和中东欧国家的劳工。仅1944年,德国企业就有30%的工人是外国劳工。

一点知识

纳粹受害者纪念日

­  二战结束后,对于劳工赔偿,德国只有一些大企业自行同犹太世界签订了协议,而更多德国企业则拒绝赔偿。直到20世纪90年代末,随着大量二战档案被解密,纳粹强征劳工的遭遇被更多公开,纳粹劳工历史进一步公之于世。

B.建立基金会赔偿劳工

奥斯威辛集中营 (Auschwitz Concentration Camp) 是德国纳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修建的1000多座集中营 中最大的一座。由于有上百万人在这里被德国法西斯杀害,它又被称为“死亡工厂”。该集中营距波兰首都华沙300多公里,是波兰西南部奥斯威辛市附近40多座集中营的总称。

­  德国科隆市一家纳粹历史档案馆珍藏了二战时期的各种档案资料,只要名字、照片出现在某个档案中,就可被视为合格索赔人。查不到任何证据的人也可来这家档案馆,向掌握相关历史的人员叙述自己的经历,如做劳工的城市、企业、工种,如果所述情况与历史相符,档案馆也会出具相应证明,约2000多人凭口头叙述得到了索赔人的资格承认。

A. 德国、美国、日本

1月27日是“纳粹受害者纪念日”。1996年,德国政府将波兰奥斯威辛集中营解放日定为“纳粹受害者纪念日”。1945年1月27日,苏联红军解放了位于波兰南部的奥斯威辛集中营。奥斯威辛集中营是纳粹德国在二战期间修建的最大的集中营。二战期间,德国纳粹在这里监禁过数百万人,并屠杀了其中的110多万人,受害者绝大部分是犹太人。奥斯威辛集中营也因此成为纳粹德国进行种族清洗的铁证,并纪录了德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  原题:德国赔偿160多万二战劳工

A.公开发表讲话,表示谴责

德国法西斯在集中营内设立了用活人进行“医学试验”的专门“病房”和实验室,还建有4个大规模杀人的毒气“浴室”及储尸窖和焚尸炉。1944年,这里每天要焚烧约600具尸体。残暴的法西斯分子甚至在焚尸前敲掉受害者的金牙,剥下纹身人的皮肤做灯罩,并剪下女人的长发编织成地毯。

­  赔偿工作一直持续到2007年。2007年6月12日,EVZ在柏林总统府举行仪式,宣布历时7年的对二战纳粹强制劳工的赔偿工作正式结束,共向100多个国家的166.5万名纳粹强制劳工支付了43.7亿欧元的赔偿金。

以上德国政府的种种做法,都在用实际行动向世界表明自己的态度,给二战期间经受过德国摧残的国家和人民带来一丝安慰。

该集中营是纳粹德国陆军司令希姆莱1940年4月下令建造的,由3个主要部分组成:1号集中营,1940年6月收容了首批728名波兰和德国政治犯。这里通常关押着1.3万至1.6万囚犯,最多时达2万人,其中包括反希特勒的政治犯、被侵略国家的战俘以及犹太人和吉卜赛平民等,囚犯分别来自欧美、亚洲等30多个国家。集中营还关押过一名中国囚犯,编号是181292。德国1941年6月入侵苏联后,苏联战俘被陆续送往那里关押。2号集中营,该营建于1941年10月,官方称为比克瑙。比克瑙是德国法西斯利用毒气室大规模屠杀被关押人员的场所。3号集中营,亦称布纳,是纳粹德国负责建筑和生产人造橡胶、汽油的大型企业,同时还负责在几座较小的集中营从事挖煤和生产水泥。

­  1998年3月,纳粹劳工幸存者通过美国法院要求征用劳工的德国企业予以赔偿。同时,波兰、美国、俄罗斯等国的众多幸存劳工向本国和德国法院提起赔偿诉讼,起诉德累斯顿银行、西门子、宝马、奔驰、克虏伯、德国铁路公司等德国大企业在二战期间使用劳工并获利。美国律师仅在1998年8月就收集了60多起强制劳工案件,声言如果德国拒不赔偿,他们将诉诸法律,届时德国赔偿的数额将是一个天文数字。

原标题:一点学习-二战的罪魁祸首——德国,为何能取得全世界的原谅?

2005年1月,波兰奥斯维辛集中营国家博物馆历史学家派珀根据其最新研究结果表示,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存在的4年多期间,共有130多万人被关押,其中110多万人在集中营丧生。当时欧洲至少有130万犹太人,其中约110万人被关押到奥斯维辛集中营。派珀指出,被关押到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犹太人只有约20万人登记过,其余几乎是一到集中营就被杀害。据统计,二战期间,德国纳粹共屠杀了约600万犹太人。

­  2000年8月,德国通过了《赔偿基金法案》,对纳粹强制劳工的获赔资格和获赔金额作了详细规定,并依法在柏林成立了“记忆、责任和未来”基金会(德文简称为EVZ)。随着德国媒体大规模宣传EVZ和不断施压,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也出资加入EVZ。EVZ的50%经费来自捐助,德国100家大型企业共捐款12亿欧元,6500家中小企业捐款同等数额。

二战又称反法西斯战争,其中“法西斯”是指那些国家?()C

­  但德国大企业和政府一开始都相互推卸责任。转折出现在1999年,格哈德·施罗德当选总理后,与12家德国大型企业领导人达成一致,决定建立一家基金会来运作纳粹劳工赔偿事务。大众、福特(德国分公司)、商业银行、安联、巴斯夫、拜耳、戴姆勒-克莱斯勒等大公司成为该基金发起者。因为这些大企业意识到,劳工赔偿问题不解决,其海外投资和国际形象都将严重受损。

C.治大国如烹小鲜

原标题:德国赔偿160多万二战劳工

关键词

­  2000年9月,EVZ正式启动具体赔偿工作。符合赔偿条件的劳工被分为A、B、C三类,A类可获赔7670欧元,B类和C类最多可获赔2560欧元。

二战、纳粹、德国、原谅、谴责、承认错误、劳工、犹太人

­  德国媒体评论说,这次大规模赔偿行动可以向世人表明,如果愿意以实际行动纠正曾经犯下的错误,永远都不会太晚。这种模式可以为一些相似的、寻求战后和解和赔偿的行动提供一个样板。(记者 田园)

B.30万

­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仪式上讲话说:“完成对这些劳工的赔偿工作让我们如释重负,尽管金钱永远无法弥补这些劳工所遭受的痛苦。”她同时表示,赔偿是通往和平与和解道路上必须采取的苦涩举措。

随着更多二战资料被发现,纳粹德国强征劳工的问题成为很多国家关注的焦点。1998年3月,纳粹劳工幸存者通过美国法院要求征用劳工的德国企业予以赔偿,同时,波兰、美国、俄罗斯等国的众多幸存劳工向本国和德国法院提起赔偿诉讼,起诉德国累斯顿银行、西门子、宝马、奔驰、克虏伯、德国铁路公司等大企业在二战期间强征劳工。德国大企业一开始是拒绝赔偿的,而且像现在的日本政府一样推卸责任。而面对这种问题,德国政府却选择承认错误并积极寻找解决方案。1999年,德国总理格哈德·施罗德与12家德国大型企业领导人达成一致,决定建立一家基金会来运作纳粹劳工赔偿事务,该赔偿工作一直持续到2007年,共向100多个国家的166.5万名纳粹强制劳工支付了43.7亿欧元的赔偿金。

­  当时纳粹劳工幸存群体平均年龄已高达81岁,对他们来说,德国对二战纳粹受害者的最后一次大规模赔偿的现实意义微不足道。俄罗斯老人伊万对德国媒体说:“这笔钱虽然使我们心里有所安慰,但一想到那些不在人世的同胞,我们更加难过。不幸的是,对许多受害者来说,这笔赔偿来得太晚了。”2001年6月第一笔赔偿金发放时,有10%的索赔者在等待诉讼认定期间离世。

1985年—1996年,历任德国总理都通过不同的场合发表过对二战的谴责和反思,例如建立“恐怖之地”纪念馆、将“奥斯维辛集中营解放日”——1月27日定为“纳粹受害者纪念日”等,用来警醒现在的人,不要忘记那段不光彩的历史。

­  在向纳粹德国强制劳工进行赔偿的问题上,德国经历了抵制、屈服到自觉的过程,最终表现出了诚意,得到世界舆论的认可。

二战后,德国政府做过哪些事情来谴责和反思二战这场战役?()AB

1970年12月7日,德国的勃兰特总理更是在波兰首都华沙,在犹太殉难者纪念碑前双膝下跪,以表示对被希特勒法西斯残杀的50万犹太人的哀悼,并代表德国表示忏悔。

C.40万

A.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一点学习APP,打造你的专属知识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最符合这篇文章意思的选项是()B

B. 德国、意大利、美国

C.德国、意大利、日本

但是,二战后的德国却获得了全世界的原谅,这是为什么呢?

责任编辑:

图片 1

二战期间日本曾在中国制造过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死亡人数约为()B

众所周知,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战争,其中纳粹德国对犹太人(约600万人)的大屠杀更是惨绝人寰、人神共愤!

二战

二战后的日本也积极承认错误,并取得了全世界的原谅。(错)

德国现任总理默克尔在2015年冒雨参加德国达豪集中营解放70周年纪念仪式,并强调德国在二战中迫害屠杀犹太人的罪责不可否认与遗忘,保证德国永远不会重走战争道路。

B.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C.参拜靖国神社

1945年4月30日,纳粹首领希特勒在德国总理府地下室自杀;1945年5月7日,纳粹德国宣布投降。自此,希特勒的纳粹势力基本在战争中被摧毁,纳粹政府被连根拔起。随后,德国政府由二战盟国亲自组建,政府成员也基本都得查“祖上三代”:凡是具有纳粹背景的都不得进入政府工作。

A.20万

本文由世界史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一命呜呼工厂,被过分美化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