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元里故迹何处寻,三元里抗英简介

- 编辑:永利皇宫官网网址 -

三元里故迹何处寻,三元里抗英简介

三元里人民抗英之战

图/文:大地倚在河畔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1三元里抗英 高中历史教材在谈及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发生在广州三元里的人民抗英斗争时,将这场斗争的意义拔到保卫祖国、民族意识觉醒、决定战争大局的高度,但事实却并非如此。这些描述在很大程度上是违背史实的。那么,如何看待三元里人民抗英斗争?这场斗争的真相究竟如何 一、从斗争的起因来看,三元里等地民众进行的是一次保卫家园的战斗,并不是投身于一场保卫祖国的战争。 有不少资料认为,是“1841年5月27日《广州和约》的订立,激起了人民的武装反抗”。事实上,据各种文献记载,三元里等地民众奋起抗英,直接原因有三:一是英军开棺暴尸;二是劫掠财物;三是戏辱妇女。广州沦陷的第二天,英军在广州城外大肆掠夺,并打开郊外双山寺存放着的一些外籍人权厝的棺榇,观看尸首。依据中国的传统和宗教,此类大不敬的行为,只有禽兽才做得出来,中国人民淳朴的孝心,决不能容忍死去多年的祖宗受人骚扰,不得安宁。更有甚者,英军闯入村庄,抢劫耕行,以补充军需。英军的抢劫耕行,触动了农民的赖以生存的基础,对于自给自足的农户来说,失去基本的生产耕具是无疑把他们推向了破产的深渊。 从以上事实,可看出三元里等地人们斗争目的是为了敬祖敬宗,维护自己的生存基础,维护自身利益,这与教材上所说的“反侵略”之说是大相径庭的。 二、当时的中国民众还不存在近代意义上民族意识觉醒的问题。 如果说三元里民众抗英斗争在客观上是一爱国行动,那是绝无疑义的;但若推及三元里民众在主观上洋溢着爱国主义精神,则缺乏推理演绎的前提。保家战斗与卫国战争,在观念上的区别是显而易见的。就行动上而言,前者只可能发生在英军肆虐的地区,在其他地区就不会产生民众的自觉,而后者则是一场全国民众奋然投身的热浪冲天的壮剧。以当时的客观条件,许多人还意识不到民族利益、国家利益之存在;而就人们的主观来分析,即便是在当时最有知识、深悉“夷夏”大义的儒生官吏中,虽不乏一些忧国之士,但绝大多数却是正心修身,不问世事。而占中国人口之绝大多数的农民,整日为生计所困,眼界狭隘于几亩地、几间房、娶妻生子,此外的一切对他们显得如同天际般的遥远。他们活动在所居住的乡村周围数十里范围,甚至从未进入县城,对广州、厦门、定海的战事,又何来心思所动? 英方的文献为我们提供了另一种场景:“……当舰突破虎门要塞,沿江北上,开向马乌涌时,江两岸聚集了数以万计的当地居民,平静的观看自己的朝廷与我军的战事,好像观看两个不相干的人争斗。”在整个战争期间,英军虽有一时的供应不足之虞,但在总体上不觉困难。一些民众向他们出售粮食、畜禽、淡水,以图获利;还有为他们充当苦力,从事运输,以求工值。这些被清方文献斥为“汉奸”的民众,在交战地区几乎无所不有。几千年的封建制度下,中国的老百姓早以习惯了诸如改朝换代的重大变动。只要不触动他们的眼前利益,逆来顺受又成了一种传统,谁当皇帝就给谁纳粮。满清的皇帝也未必比浮海东来的“红毛”统治者,更为可亲。在三元里事件之前,英军曾统治舟山半年,绝大多数民众还是做了顺民甚至“良民”。但是,一旦民众的此前利益受到侵犯,如棺榇被开,财物被掠,情势就立即发生变化,愤怒的民众必然会用武力捍卫自身利益。 三、从军事角度观察,三元里抗英并无决定大局的意义。 在中方文献中三元里战中歼敌数目有“十余人”,“百余人”,“二百余人”,“七百四十八人”等诸多说法。其中以“二百余人”一说最为流行。但综合英军的资料来看,这次战斗中英军损失人员应该在5人左右,伤20余人,更何况主要是因为是由于大雨打湿了了英军的枪械火药,使之不能发射。而当时四方炮台及附属设施附近共有英军千余人,有数门大炮(不是清军的那种土炮)。一旦天晴,从以梭标等武器为主的农民之间轰开一条路问题不大。这样的胜利显然是无法对形势发展产什么影响,然而,后来有人宣称,若不是广州知府余保纯的劝解,民众就有可能消灭广州城北的英军,甚至完全有能力全歼英军。这些说法显然是过于夸大其词。三元里一战,英军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惧怕民众(毕竟人数上处于巨大劣势),但应当将其摆到恰当的位置上去。正如胡绳所言:“有些……人认为,如果广州的官员不去解围,三元里的斗争就能够取得很大的胜利,甚至对整个战争起决定作用。这种看法是不符合实际的。” 还原一下真相:1841年5月29日,一小股英军窜到三元里村抢劫(一说调戏某村民的妻子),村民奋起搏斗,击退英军。为了防止报复,群众联合起来进行斗争。5月30日清晨,三元里及各乡群众数千人,手持锄头、铁锹等围困英军盘踞的四方炮台。英军司令卧乌古命令英军出击。到达牛栏冈附近,被七八千农民团团围困。时大雨倾盆而下,英军因火药受潮而枪炮失灵,穿着皮靴在稻田泥泞中寸步难行。双方遂展开肉搏,但毕竟群众是未受过任何军事训练、手拿锄头的农民,虽然英勇,但最后英军在援军帮助下还是逃回四方炮台(不是农民不勇敢,实在是装备太落后)三元里一仗,英军死5人,伤20余人,少校毕彻因病猝死(病因尚不明,怀疑心脏病)。群众死约20余人,伤者不详。有学者说英国一个连被全歼或几乎全歼,那是为了政治需要编造的。清军几万人都打不死几个英军(主要是因为武器装备),何况农民(请勿说清军作战不如农民勇敢,那是胡扯)! 此后,广州附近佛山、番禺、南海、增城、花县等县 400余乡义勇数万人,赶来与三元里人民在一起,将四方炮台层层包围。(想强攻可是没有攻城武器,总不能拿着镰刀往上冲吧!)英军则缩在炮台里,等待援救。英军立即派奸细混出重围,威胁广州知府余保纯、前去解围。余保纯就威胁地主、士绅们,让他们劝散了群众(一劝就散了,可见也不坚决)。 综上所述,三元里民众的抗英斗争,无疑是一件值得称颂的事件,但将之提升至民族主义或爱国主义的精神展示,或演绎成了什么大捷,则脱离了当时的时代。三元里抗英斗争虽然在客观上有一定反侵略意义,但如果将其所产生的意义和影响给予人为的放大,那么它的意义便逐渐失去其真实性。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2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三元里抗英 1841年5月,英国军队占领广州三元里,三元里人民不满英军在三元里烧杀抢掠,便联合起来一同对抗英军,这场发生在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的冲突事件被称为三元里抗英事件。这一事件在中国近代史上意义重大。 三元里抗英简介 三元里是广州城北附近的一个小村庄,1841年5月,占据广州四方炮台的英军到三元里抢掠财物、强暴妇女,当地人民奋起反抗,打死数名英军。随后,三元里附近103个乡的群众包围了四方炮台,并诱敌至三元里牛栏岗。当时恰逢倾盆大雨,英军枪炮皆哑,手持刀、矛、锄头的民众乘势猛攻,人数越聚越多。英军增援部队到达后,才解救了被围困的英军。 1841年5月31日,三元里人民再次包围四方炮台,英军惊恐万分,逼迫广州知府强行解散了抗英队伍,英军撤出虎门时发出告示,恐吓中国人民”后勿再犯“。中国人民当即发出《申谕英夷告示》警告英军“若敢再来不用官兵、不用国帑,自己处理,杀尽尔等猪狗,方消我各乡惨毒之害也”! 三元里抗英的意义 三元里抗英事件是第一次鸦片战争时期英国军队与非官方武装力量三元里人民的抗英斗争,是近代中国人民第一次大规模的反侵略斗争。它对英国侵略者的沉重打击,有力地证明了人民群众是反侵略的主力军。三元里人民反英斗争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因而能够在斗争中显示出巨大的威力。 三元里抗英斗争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中国人民不畏强暴,敢于同西方资本主义强盗拼搏的斗争勇气。它像一面鲜艳的战旗,激励着英雄的中国人民再接再厉,把反侵略斗争进行到底。三元里人民的抗英斗争,是近代中国人民第一次大规模的反侵略斗争。它对英国侵略者的沉重打击,极大地鼓舞了中国人民不畏强暴,敢于同西方列强拼搏的斗争勇气。它是近代中国人民反侵略斗争的第一面光辉旗帜。

1841年5月,在鸦片战争中,广州北郊民众抗击英军入侵的作战。

立于三元里村北入口的旧门楼 2007 ■

www.lishixinzhi.com

第一次鸦片战争进入第二个年头,中英两军在以广州为中心的珠江沿岸及出海口一带展开激战。清朝守军节节败退,不久就与英军签定城下之盟《广州和约》。广州三元里民众不甘受辱,奋起反抗,自发以武装斗争给侵略者以重创。原先普通又宁静的广州城郊三元里,从此名闻遐迩——

是年5月下旬,英军攻占广州城北各炮台,连续四出骚扰,激起民愤。北郊三元里附近百余乡的民众在菜农韦绍光等人的联络与号召下,组成义军,实行武装自卫。他们以古庙中的三星旗为令旗,约定一村有事,各村支援,共同抗敌。30日凌晨,600余名英军分两路进犯三元里。义军巧施妙计,将英军诱至便于伏击的牛栏冈附近。顿时,伏众四起,杀声遍野,将英军重重包围,迫使其转入防御。午后,大雨倾盆,英军火药失效,被迫后撤。义军乘势追击,分割包围。英军死伤近50名,最后在援兵接应下狼狈逃回营地。义军跟踪追击,进而围困被英军占据的四方炮台。31日,英军以废除《广州和约》和攻城相威胁,迫使靖逆将军奕山派知府余保纯出面诱骗和威胁抗英群众,解散义军,英军得以脱险。

那时广州城郊一带,几乎完全处于英军控制之下,侵略者时常在那里劫掠作恶。三元里村位于大北门外,最靠近英军占据的四方炮台,因此所受滋扰最为严重。1841年5月29日,盘踞四方炮台的一群英兵窜扰三元里,企图强暴村民韦绍光的妻子李喜,懂得拳术的韦绍光闻讯而来,怒击英兵。他在村民相助下击毙英兵数人,其余英兵狼狈逃窜。 这时村民们 “愤怒达到了极点 ”,  他们估计英军一定前来报复 , 于是连夜聚集于村头的北帝庙准备迎击英军。韦绍光和棠下村另一位习武人颜浩长分头到萧岗、棠下等乡发动, 附近103乡的万名民众连夜从四面八方集结而来。

点评:三元里一带民众的抗英壮举,充分显示了中国人民不畏强敌,誓死抗争的民族精神。1961年,人民政府在广东省广州市三元里大街建立了三元里人民抗英斗争纪念馆。

村头的北帝庙成为集结中心。有人提出行动要统一指挥,以庙中供奉北帝神的三星旗作为令旗,大家誓言 “ 旗进人进,旗退人退,打死无怨 ” 。又定吹螺打鼓为进军号,敲铜锣则为收兵。规定 16至 60岁的男子不得出村,将老弱病残者疏散到西海槎头和谭村一带,妇女则在后方煮饭供应食粮。附近石井的妇女当夜就送来了饭食,乡民士气更受鼓舞。

第二天即5月30日清晨,四方炮台的英军1000多名官兵在司令官卧乌古率领下,沿着越秀山镇海楼外的小道向三元里进扑。农民武装按计划向北面牛栏岗方向且战且退,至中午时刻将英军引入乡民的包围圈。霎时间鼓号齐鸣,手持刀枪棍棒、土枪土炮的乡民从四周冲出,向英军发起进攻。突如其来的袭击使英军一下子乱了阵脚,这时候恰好电闪雷鸣下起了倾盆大雨,四周顿成泽国,英军枪械也难以发挥作用。激战中,颜浩长在杂葬岭击毙英军少校军需毕霞。英军反应过来之后仓促组成方阵,左冲右突,狼狈后撤,声势浩大的村民紧随其后追歼不舍。其中有一队英兵溃窜至黄婆洞磨刀坑一带,遭到东北线乡民和附近打石工人痛击。晚上九时,英军在伤亡48人之后终于返回四方炮台营地。乡民们取得了压倒性胜利。

5月31日,广州城北 103 乡民众联同城西的丝织工人云集而来,团团包围四方炮台。很快又有番禺、南海、花县、增城、从化等县民众赶来支持。合共 400多乡约 1.2至1.5万民众遍布炮台四周,旌戟闪耀,群情激昂。困于炮台内的英军司令卧乌古和全权代表义律于是派人向广州知府余保纯乞援,余保纯率南海知县梁星源和番禺知县张熙宇,赶赴阵前为英军解围。余保纯等人在英军中校威尔逊和上尉慕尔随同下, “步向三元里绅民揖劝, 代夷乞免,越数时许,绅士潜避……众口喧哗,笑声闻里”,①下午四方炮台解围,第二天即6月1日英军撤离炮台退至虎门。

三元古庙  2007 ■

三元里抗英是我国近代民众自发反抗外来侵略的一次最有规模的胜利斗争,是屈辱的鸦片战争中由民众取得的一个胜利插曲。它鼓舞了广大军民的斗志。诗人张维屏在三元里抗英时居住在广州近郊花埭,目击了英军侵略和民众的反抗行动,写下了题为《三元里》的诗篇:

三元里前声若雷,千众万众同时来。
因义生愤愤生勇,乡民合力强徒摧。
家室田庐须保卫,不待鼓声群作气。
妇女齐心亦健儿,犁锄在手皆兵器。
乡分远近旗斑斓,什队百队沿溪山。
……
魏绛和戎且解忧,风人慷慨赋同仇。
如何全盛金瓯日,却类金缯岁币谋。

在三元里抗英之后,广州城乡民众纷纷以社学和街约形式组织团练、团勇,保卫自己的生活家园。三元里乡间似乎重归平静,在城乡民众中逐渐传唱着这样的歌谣:

一声炮响 , 义律埋城 , 三元里顶住 , 四方炮台打烂 , 伍紫垣垫款, 六百万讲和 , 七七礼拜 ,  八千斤未烧 ,  久久打下 ,  十足输晒。

歌中既有对三元里民众抗英胜利的自豪感,也有从民间角度看待进行中的这场鸦片战争,对朝廷无力抵抗外来侵略的愤懑与嘲弄。通俗的表述更显出广州民众的锐利眼光及生活睿智。在抗英斗争中叱咤风云的韦绍光,之后仍以看坟种菜为生。他约于 1901 年去世,享年80多岁,葬于城北飞鹅岭。 另一位被乡人称为 “定拳长 ”(与 “掌” 同音)的抗英重要人物颜浩长也是淡泊名利,他把朝廷奖赏的机会给了一位开染坊的小商人,声言 “ 生不到衙门,死不到地狱”,仍然以种田度日。他活到 80多岁时去世,在乡中留下了“定拳长杀番鬼, 食完一口烟都唔迟”的谚语,一直流传至今。②

如今在三元里北边村头,当年抗英时乡民集结誓师的三元古庙依旧矗立。这座建于清康熙年间的北帝庙,青砖石脚,灰塑屋脊上饰有鳌鱼宝珠。古庙面积不足500平方米,建有山门、正殿、两廊及偏间。  前廊和庙内四壁依稀可见 “伏生传经” 的壁画和图案。庙内陈列着记录抗英斗争的图片、实物、模型、雕塑等,还有那面三星黑旗。所有这些陈列品都是如此重要及珍贵,它凝聚了消逝的岁月。然而对于历史及对于三元里而言,重要的是这座古庙本身的存在,尽管它已经斑驳陈旧甚至有些破败。三元古庙的存在就是历史的存在,就是三元里以及它的精神的存在。

村西头的走马岗上,有一座建于 1950年 10月的三元里抗英斗争纪念碑,苍松翠柏,肃穆庄严 , 高高耸立的碑上刻着“一八四一年广东人民在三元里反对英帝国主义侵略斗争牺牲的烈士们永垂不朽” 的碑文。 每当夕阳斜照,微风轻轻吹动柏树林的树梢,人们内心一定涌起历史的波澜。

然而,连接三元古庙与纪念碑的古老的三元里大街,却给人时移世换人事全非之感。20世纪最后20年,三元里村在时代车轮驱动下迅速演变为典型的城中村,这条纵贯全村的三元里大街也迅速沦为一条喧嚣的后现代巷道。三元里最大的变化是,它已经失却仅仅20年前还作为广州北郊一个乡村的简朴宁静,也似乎失却了作为中国近代重要史实承担者在人们期待中应有的外貌特征。直至上世纪80年代初 , 这里仍有着较清晰的乡村郊野色彩,道路两旁的田园和远近点缀的村屋是它的景观特征,肃穆的三元里抗英纪念碑则给人以强烈的历史感。但是如今,那么有特色的三元里与广州周边所有地区呈现同一个面孔,它们共有的繁杂与喧嚣遮蔽了村庄的历史。

另一个更重要的变化就是人的变化。来自五湖四海的新居民令这里热气腾腾,生机勃勃。他们很大程度上已经取代了原有的村民。现在三元里地区还有多少原居民,还有多少韦绍光、颜浩长的后辈们呢?随着这个城中村最终被城市所消化以及三元里原村民的最终流散,一个有着生动内涵的三元里,很可能在未来城市中只剩下一个空洞外壳。

三元里村作为一个村庄的命运尚不得而知。正因为如此,那座已有约 300年历史的三元古庙就更显得重要,它呈现并象征了一个城郊村庄最富有诗意与激情的近代精神史。在这古庙里逐一浏览那些已经泛黄的陈列资料,蓦然间,人们依然可以读到那篇不知出自谁手笔的颇为著名的《广东军务记》:

道光二十一年四月初五日辰刻,夷船由泥城直进罾步登岸,一路逐队而行,由西村后首胜塘至北门外流花桥,连放火箭,直射北门外方、圆两炮台。守军发炮数响,各自弃甲投戈,望风而走,炮台悉为夷据。
夷据两炮台后 , 肆行无忌, 于附近各乡昼夜巡扰 , 破门扇 , 夺耕牛 ,  搜衣物 , 辱妇女 , 掘坟墓 , 种种祸害不可胜言。
初九、初十日 ,  逆夷往三元里及萧岗各乡, 复行扰害。乡民共愤 , 鸣锣聚众 , 毙逆夷六、七人, 宇夷脱回。  因率众而下 ,  约数百人。乡民复鸣锣会集各乡数千人与夷决战。未刻 ,  迅雷甚雨 ,  乡民佯败,引入黄婆洞磨刀坑,又毙逆夷百余。内有一人乃西洋兵头, 全身盔甲, 刀砍不入, 手持宝刀,柄嵌宝石, 映日不可逼视, 亦被杀死。余夷脱逃者 , 或为坑水所淹,或因失路饥毙,无一漏网。各处乡民来攻逆夷者源源不绝。而英夷亦从此胆寒潜踪矣。
十一日, 乡民仍鸣锣传递 , 捐资出力 , 备器械, 持糗粮响应风从, 不谋而合者,遥遥百有余里  ,  聚至百有余乡 , 将方、圆两炮台四面围住, 各处设伏,  奋呼攻打 , 昼夜不息。逆夷狐凭鼠伏。匿两炮台中,不敢出。
十二日 , 逆夷义律望见遍地旌旗炫耀, 刀戟纵横,乡民蚁拥蜂攒,布满山麓,有十余万众。逆夷胆寒心落,亟请广州府余暨南、番二县代求解免,愿即刻撤兵下船,不敢复行滋扰。”

在城市史意义上,这也可以看作是从乡村的角度所作的城市记录。这段记录曾经作为上世纪多个年代的中学语文课文,令整整一代人无限熟悉。

                                        (写于流花湖畔)

位于三元里村附近走马岗畔的抗英斗爭纪念碑  ■

※ 注释

① 见梁廷枏《夷氛闻记》,  引自广东省文史馆编《三元里人民抗英斗争史料》中华书局出版1978年8月第1版P.39

② 见广东省文史馆 编 《三元里人民抗英斗争史料》中华书局出版 1978年 8月第1版P.197—P.198

(此文引自作者所著《广州这个地方: 对一座城市的思考与情感》,写于2007年。此次重发有所修改。)



“我们塑造城市,城市也塑造我们。” ■

预告 : 继 “广州近代往事” 系列之后,将推出关于广州街道的新系列,首篇《最古老又最时尚的北京路》,敬请留意。

如果一条街道,能够有助于市民邻里关系的形成,环境舒适安全,便于步行与互动,具有适于生活的多样性以及作为地域或文化某种类型的典范,从而能够唤起我们精神上的认同感与归属感,那么这条街道就是优秀的,甚至堪称伟大……在广州 , 我们可以期待这样一条伟大的街道吗?

20180110

本文由历史人物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三元里故迹何处寻,三元里抗英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