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一百二十六,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

- 编辑:永利皇宫官网网址 -

卷一百二十六,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

《列女传》齐女徐吾2018-07-14 19:39列女传点击量:81

○贫下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织

《列女传》齐女徐吾

《魏志》曰:崔林,字德,清河东武城人也。幼时宗族莫知,从兄琰异之。太祖定明州,召除鄢长,贫无车马,单步之官。太祖征壶关,擢为临安主簿。

《说文》曰:织,作帛总名也。经,织从丝也。纬,织横丝也。纴、综,机缕也。缋,织馀也。

齐女徐吾者,齐黄海上贫妇人也。与邻妇李吾之属会烛,相从夜绩。徐吾最贫,而烛数不属。李吾谓其属曰:“徐吾烛数不属,请无与夜也。”徐本人曰:“是何言与?妾以贫烛不属之故,起常早,息常后,洒埽陈席,以待来者。自与蔽薄,坐常处下。凡为贫烛不属故也。夫一室之中,益一人,烛不为暗,损一个人,烛不为明,何爱东壁之余光,不使贫妾得蒙见哀之?恩长为妾役之事,使诸君常常有甘龙于妾,不亦可乎!”李吾莫能应,遂复与夜,终无后言。君子曰:“妇人以辞不见弃于邻,则辞安能够已乎哉!”诗云:“辞之辑矣,民之协矣。”此之谓也。

又曰:华歆素清贫,禄以赈亲人,故家无担石之储。

《礼记·内则》曰:女人十年不出,执麻枲,治丝茧,织纴组紃,学女事。

颂曰:

又曰:邓艾,字士载,义阳人。以口吃,不得作千佐。为稻田守草吏。同郡吏怜其贫,资给甚厚,艾初不稍谢。每见高山大泽,辄规度指画军营处所,时人多笑焉。

《左传·文公上》曰:仲尼曰:"臧文仲,妾织蒲,三不仁。"

齐女徐吾,会绩独贫,夜托烛明,李吾绝焉,徐吾自列,辞语甚分,卒得容入,终没后言。

《吴志》曰:吕范,字子衡,汝南人。有容观姿貌。邑人刘氏,家富女美,范求之。母嫌,欲勿与。刘氏曰:"吕不韦衡宁当久贫者?"遂与之婚。

《毛诗·国风·大东》曰:跂彼织女,成天七襄。

又曰:潘璋,字文珪,东郡人。性嗜酒,其家甚贫,好賖贷,辄言豪富必相还。吴大帝甚奇之。魏将夏侯尚南郡作浮桥,渡百里洲,璋於上流伐苇作簟,欲顺风放火。簟成,尚使引退,璋遂为平北名帅。

《史记》曰:公仪休相鲁,去织妇,拔园葵。

《晋书》阮咸,字仲容,陈留人。时俗十二月20日晒时装,或宗族於庭罗列衣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咸贫无物,乃脱犊鼻布礻昆以竹竿头挂之,人问故,答曰:"不能免俗。"

《周朝策》曰:严君疾谓秦康公曰:"曾参处屈。人有与曾子舆同名姓者而杀人,人告曾子之母。母曰:'吾子不杀人也。'织自若。有顷,人又曰:'曾子舆杀人。'曾参母惧,投杼逾墙而走。"

《宋书》曰:武帝刘裕少时,其家大贫,与人佣赁。及登帝位,耕具犹存,并衲布袄,并令收掌以示子孙,令为规戒。

《魏略》曰:太祖始丁爱妻,又刘内人,生子循,及清河长公主。刘早终,丁养子循。子循亡於穰,丁俗话:"将自己儿杀之,都不复念!"遂哭泣无节。太祖忿之,遣回家,欲其意折。后太祖就见之,爱妻方织。外人传公至,妻子踞机还是。公到,抚其背曰:"顾本人共载归乎?"妻子不顾,又不应。太祖却行,立於户外,复云:"得无抑遏能够耶?"遂不应,太祖曰:"真决矣。"遂与绝。

又曰:江湛家吗贫约,不营财利,饷馈盈门,一无所受,无兼衣馀食。尝为上所召,值澣衣,称疾经日,衣成然后赴。牛饿,驭人求草,湛持久曰:"可与饮。"

《魏志》曰:扬州恭王衮徙封临汾。太和二年就国,尚俭约,敕妃妾纺绩纴织,习为亲人之事。

又曰:陶潜性嗜酒,而家贫不可能恒得。亲旧知其如此,或置酒招之,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一贫如洗,不蔽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晏如也。

《吴志》曰:陆凯上疏云:"自昔先帝时,后宫列女及诸织络数不满百,米有畜积,货财有馀。先帝崩后,幼景在位,便改奢侈,不蹈先迹。伏闻织络及诸徒坐,乃有千数。"

又曰:颜延之屏居里巷,不预红尘者七载。中书令王球名公子,延之居常罄匮,球辄分财赡之。

又曰:华覈上疏云:"今吏士之家,少无子女,多者三四,少者一二。通令户有一女,十万家则十万人,人人织绩,贰周岁一束,则十万束矣。使四疆之内,同心勠力,数年之间,布帛必积,恣民五色,惟所性格很顽强在险阻艰难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用,但禁绮绣无益之饰。此救乏之上务,富国之本业也。"

《齐书》曰:王延之,穷困,居宇穿漏。褚渊往候之,见其如此,具启明帝,帝即敕材官为起三间斋屋。

《南史》曰:齐宣孝陈皇后,家贫,少勤织作。亲戚矜其劳,或止之,后终不改。

又曰:虞玩之。太祖镇东府,朝野致意,玩之犹蹑履造席。太祖取履视之,曰:"卿此履已几载?"玩之曰:"着此履已七十年,贫竟不办易。"太祖善之。

《唐书》曰:卢坦为寿安令。时山西尹征赋限穷,而县人诉以机器纺织未就。坦请延十四日,府不准。令人就织而输,勿顾限也,违之可是罚令俸耳。既成而输,坦亦坐罚,由是出名。

又曰:庾杲之,字景行,新野人。初为驾部郎。贫苦自业,食餐惟有韭菹、小金英。任彦昇尝戏曰:"哪个人谓庾郎贫,食鲑常常有四十各类菜。"王俭用为上卿,安陆侯萧缅与俭书曰:"盛府玄僚实难其选,庾景行泛渌水,依泽芝,何其丽也。"时人以俭府为泽芝池,故缅书言之。官至里正中丞。

《墨翟·非乐》曰:使女子为之废纺绩织纴之事。

《梁书》曰:阮孝绪家贫无以爨,僮妾窃邻人樵以继火。孝绪知之乃不食,更令撤屋而炊,所住宅唯有一林竹树环绕。

《庄周》曰:民有常性,织而衣,耕而食,是谓同德。

《后魏书》曰:胡叟居家蓬室草户,惟以酒自適。常谓人曰:"笔者此生活,似胜焦先。"光不治行业,饥贫不以为耻。养子字螟蛉,以自给养。每至贵胜之门,恒乘一牸牛。作布囊,容三四升,饮啖醉饱,便盛馀肉饼以付螟蛉。见车马荣华,视之蔑如也。

又曰:叔文相莒,六年归。其母自织,请其母曰:"文相莒七年,有马千驷,今犹自绩,文之所得事,皆将弃之?"母曰:"妇人不好纺,绩织纴,必有淫佚之心。"

《隋书》曰:张仁诩,州县以其贫素,将加赈恤,辄辞不受。每闲居,从容长叹曰:"老冉冉而将至,恐修名之不立!"以如意击几,都有处所,时人方之闵损、原宪。

《韩非》曰:孙武示其妻以组,曰:"为本身织组,令如是组。"已就而效之,其组异善,起曰:"非诏也。"使衣而归,其父请往之,起曰:"家无虚言。"

又曰:虞世基,陈灭回国,为通直郎,直内史省。贫无行当,每佣书养亲,怏怏不平。尝为五言以见意,情理凄切,世感到工,我莫不吟咏。

又曰:鲁人身善织屦,妻善织缟,而欲徙於越。或谓之曰:"子必穷矣!"鲁人曰:"何也?"曰:"屦为履之也,而越人舟行;缟为冠之也,而越人被发。以子之所长也,游於不用之国,欲使无穷,其可得乎?"

又曰:房彦谦居官所得俸禄,都以周恤亲友,家无馀财,车性格很顽强在困难重重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器用,务存素俭。自少及长,一颦一笑,未尝涉私,虽致屡空,怡然自乐。尝从容独笑,顾谓其子玄龄曰:"人皆因禄富,小编独以官贫。所遗子孙,在於清白。"

《国语》曰:越王非其身之所种则不食,非内人之所织则不衣,十年不收於国。

又曰:许康佐擢举人第,以家贫母老,求为知院官,人或轻怪,笑而不语。及母亡,服除不就侯府之辟。君子知其不择禄养亲之志也,故名益重。

焦赣《易林·蒙之无妄》曰:织帛未成,纬尽无名。长子逐免,鹿起失路。

又曰:李建,字杓直。家素穷苦,无旧业,与兄造逊於荆南,躬耕致养,嗜学力文。

《列女传》曰:孟轲之少也,既学而归。孟轲阿娘方织,问曰:"学何所至矣?"子曰:"自若也。"母以刀断其织,子惧而问其故,母曰:"子之废学,若作者断斯织也。老头子子,学以立名,问则广知,是以居则平安,动则远害。今而废之,则是在所无免於厮役,而无以离於患祸,何以异於织绩而中道废而不为?焉能衣其夫子而长不乏食粮哉?"亚圣惧,旦夕勤学不息。

《六韬》曰:武王问太公曰:"贫富岂有命乎?"太公曰:"为之不密,密而不富者,盗在其室。"武王曰:"何谓盗也?"公曰:"计之不熟,一盗也;收种不常,二盗也;取妇无能,三盗也;养女太多,四盗也;弃事就酒,五盗也;衣性格很顽强在千难万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过度,六盗也;封藏不谨,七盗也;井灶不利,八盗也;举息就礼,九盗也;无事燃灯,十盗也。取之安得富哉!"武王曰:"善。"

又曰:文伯相鲁,敬姜谓之曰:"吾语汝治国之要,尽在经耳。(经者,总丝缕以成文采,有经国治民之象。卡塔尔夫幅者,所以正枉也,不可不强,故幅可感觉将。(枉,曲也。幅强乃能正曲,将强乃能除乱,以幅喻将也。卡塔尔(قطر‎昼者,所以均不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也,故昼可感到正。(昼,傍也。正,官长也。緦缕得昼,以喻徒庶得长而后齐。卡塔尔国物者,所以治芜与莫莫也,故物可感觉都大夫。(物谓一写作也。不知丈尺多少,使意世与芜而莫莫也。都大夫,主要医疗民理众也。卡塔尔(قطر‎持交而不失,出入不绝者,悃也,以为大行人。(悃,使缕交错出入不失理也。似大行人,交好邦国不离也。大行人,主职责者。卡塔尔(قطر‎推而往,引而来者,综也,综可以为关内之师。(综,惟缕令往,引之令来,似开内师收合人众,使令有节。关内师,主境内之师众。卡塔尔国主多少之数者,均也,均可为内史。(均谓一齿,受一缕多稀少数,犹内史之治民也。State of Qatar性格很顽强在起起落落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重任,行远道,正直而固者,轴也,可认为相。(杰出沉重,牢固不倦,毙而后已,有若轴。卡塔尔国舒而无穷者,摘。摘者,可以为三公。"(摘谓胜也,舒而不穷。喻三公道德洁备,无匮竭也。"卡塔尔文伯载拜受教。

《列女传》曰:黔娄妻者,鲁黔娄先生之妻也。先生死,曾参与门人往吊之,见先生尸在牖下,覆以布被,手足不尽敛,覆头则足见,覆足则头见。曾参曰:"衺其被则敛矣。"妻曰:"衺之有馀,不及正之阙如;且先生以不衺,故至於此。"

《孝子传》曰:董永性至孝,而家贫。父死,卖身以备棺敛。既葬,即诣主人,将偿其直。路逢一女性,云能织,愿为永妻。永不得已与同诣主人。问其故,永具以对。主人曰:"必尔者,但令尔妇为本身织缣百匹。"於是妻为主人织,22日,百匹具焉。主人民代表大会惊,即遣永夫妻。妻出门,谓永曰:"我,天之织女也,卿笃孝,卖身葬父,故Smart自个儿为卿还钱耳!"言终,忽然不见。

又曰:齐女徐吾者,海上。贫妇人也与邻妇人李吾之属合烛相从绩。徐吾最贫而烛数不属,李吾谓曰:"徐吾烛数不属,请无与夜。"徐本身曰:"是何言欤?今一室之中,益一位烛不为益明,去一个人烛不为益暗,何爱东壁馀光!贫妾不蒙见爱之恩,长为妾,不亦可乎?"莫之能应,遂复与夜。

《仇池记》曰:仇池县库下,悉安织婢绫罗绢布数十张仲景。

《高士传》曰:老莱子,楚人,耕蒙山之阳。以藿葭为墙,蒿子为室,枝木为床,蓍艾为席。

崔元始《正论》曰:仆前为五原都尉,土地不知缉绩,冬节,积草伏卧在那之中。若见吏,以草缠身,令人酸鼻。吾乃卖储峙,得八十馀万,诣雁门广武迎织师,使巧手作机及纺,以教民织。具上述闻。

《东方朔别传》曰:朔书与公孙弘借马,曰:"朔当从甘泉,愿侥吴厩之后乘。裹红绿梅夕死而朝生者,士亦不必长贫也。"

《古艳歌》曰:孔雀东飞,苦寒无衣。为君作妻,中央恻悲。夜夜织作,不得下机,17日载匹,尚言吾迟。

《李郃别传》曰:公居贫而不佳治产,有稻田二十亩,第宅一区。至京学问,常以赁书自给,为人沉深弘雅,有多量。

古歌辞曰:大妇织绮罗,中妇织流黄。小妇无所为,挟琴上高堂。大人且缓慢,调弦遽未央。

《郭林宗别传》曰:"林宗家贫,初欲游学,无资,就姊夫贷四千钱。乃远至成皋拜师受业,涸辙之鲋,衣不蔽形。常以盖幅自障出入,入则护前,出则掩后。

古诗曰: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紥紥弄机杼。

《邴原别传》曰:原字根矩,年十二丧父,家贫早孤。邻有书舍,原过其傍而泣。师问曰:"童子何悲?"原曰:"孤者易伤,贫者易感。夫书者必有其堂弟,一则愿其不孤,二则羡其得学。心中恻然,而为涕零也。"师亦哀原之言,而为泣曰:"欲书可书耳!"

《被徒元书》曰:宜修田农,作园圃,织纴纺绩,为坐作之本金和利息。常令供养之物有兼副。

《桓阶别传》曰:阶贫俭,文帝尝幸其第,见诸子无裈,文帝搏手笑曰:"长者子无裈!"乃抱与同乘。是日拜二子为郎,使黄门赍衣四十囊,赐曰:"卿儿能趋能够裈矣。"

○纺绩

《雅人传》曰:刘梁,字曼山,一名岑,汉宗室子孙。稀少清才,以法学见贵。梁贫,恒卖书以供衣食。

《左传·昭公十六》曰:初,莒有女子。莒子杀其夫,认为嫠妇。及老,托於纪鄣,纺焉以度而去之。(因纺纑连所纺,以度城而藏之,以待外攻者,欲以报仇。State of Qatar及师至,则投诸外。(投绳城外,随之而出。卡塔尔国

《汝南先哲行状》曰:胡定,字玄安,颍川人。至行绝人,在丧,雉兔游其庭,雪覆其室,里正遣户曹扌彖排雪问定。定已绝穀,老婆皆卧在床。令遣以乾糗就遗之,定乃受半。

《毛诗·国风·南门之枌》曰:不绩其麻,市也婆娑。(《笺》云:绩麻丝,妇人之事也,今也不为。卡塔尔

《三辅决录》曰:第五颉,字子陵,伦小子。以清正为郡功曹,至州从业。公府辟举高第:侍军机章京、南顿令,皆称病免。衡阳无主人,同乡无田宅,寄止灵高雄,或二十日不炊。

又曰:八月载绩,载玄载黄,笔者朱孔阳,为公子裳。(载绩丝事毕而麻事起矣。卡塔尔国

又曰:孙晨,字允公。家贫不仕,居杜城中,织箕为业。明诗书,为郡功曹。五月无被,有一束刍,暮卧中,旦烧之。

《汉书》曰:张安释迦牟尼佛为公侯,食邑万户。身衣弋绨,老婆自纺绩。

《华阳国志》曰:朱良,字云卿,什仿人。少受学於蜀郡周佩瑾,食豆屑饮水以朗诵。同业怜其贫,给米肉,不受。家贫恒以步行,为郡功曹。

又曰:冬,民既入,妇人同巷相从夜织。妇女七月得八十17日。必相从者,所以省费燎火,同巧拙,而合习俗也。

《世说》曰:李弘度常叹不被遇。殷杨州知其家贫,问:"君能屈志百里不?"李答曰:"《西门》之叹,久已上闻;穷猿奔林,岂暇择木?"遂作酂县。

《晋书》曰:郑袤妻曹氏,事舅姑甚孝,躬纺绩之勤,以充奉养。

《俗说》曰:谢仆射太常诣吴领军,坐久,吴留酂作食,日已中,方使婢卖狗供客。比得食,无气力可语。

《南史》曰:宋袁粲幼孤,饥寒不足。母琅邪王氏,提辖提辖延之女也,躬事绩纺,以供朝夕。

又曰:刘真长,少时居丹徒,家至贫,织芒履以养母。

又曰:齐刘楷为金陵,与垣昙深同行,昙深未至寿春而卒。昙深妻郑字献英,荥阳人,时年八十;子文凝,始生。仍随楷到镇,日夜纺织。居一年,私装了,乃告楷求还。

《说苑》曰:子思居於卫,缊袍无里,二旬九食。

又曰:梁武丁贵嫔少时,与邻女月下纺绩,诸女并患蚊蚋,而贵嫔弗之觉也。乡人魏益将聘之,及成,而武帝镇南漳,尝登楼以望,见汉滨五采如龙,下有女人擘絖,则贵嫔也。又,丁氏因人以闻之於帝,帝赠以金桔,纳之,时年十六。

《西京杂记》曰:司马长卿初与卓文君至安特卫普,文君贫,愁惫,以所服鹔鹴裘就市人杨昌贳酒,遂相与谋,还於圣多明各卖酒。相如亲着犊鼻裈涤器,以耻王孙。

又曰:诸暨东洿里屠氏女,父失明顽疾,家人相弃,老乡不容。女移爸妈,远住纻舍,昼采樵,夜纺绩,以供养爹妈。

《墨翟》曰:天下有义则富,无义则贫。

《陈书》曰:陈灵洗为公侯,数妾无游手,并督之纺绩。至於散用赀财,亦不俭吝。

《列子》曰:管子之相齐,君淫亦淫,君奢亦奢。志合言从,道行国霸。其后田氏相齐,君盈则己降,君敛则己施。民皆归之,因有隋唐。若实名贫,伪名富也。

《隋书》曰:孝妇覃氏者,上郡锺氏妇也。与其夫相见,朱几而夫死。时年十一,事后姑以孝闻。数年之间,姑及伯叔皆相进而死。覃氏躬自节俭,白天和黑夜纺绩,畜财十年而葬八丧,为州里所敬。上闻,而赐米百石,表其门闾。

又曰:齐有贫者,常乞於城市。城市患其亟也,众莫之与。遂適田氏之厩,从马竖作役而假食。郭中人戏之曰:"从马竖而食,不以辱乎?"乞儿曰:"天下之辱莫过於乞。乞犹不辱,岂辱马竖哉!"

又曰:郑善果母,清河崔氏,既寡之后,恒自纺绩,每夜分寐。善果曰:"儿封侯开国,位居三品,秩俸幸足,母何自勤如是耶?"答曰:"呜呼!汝年已长成,吾谓汝知天下之理,今闻此言,故犹未也。至於公事,何由济乎!今此秩俸,乃是君王报尔古人之用命也,当须散赡六姻,为先君之惠,妻子奈何独擅其利,感到富贵哉?又丝枲纺绩,妇人之务,上自王后,下至大夫士妻,各有所制。若堕业者,是为骄逸。吾虽不知礼,其可自败名乎?"

又曰:齐之国氏大富,宋之向氏大贫,自宋之齐,谋其术。国氏告之曰:"吾善为盗。始吾为盗也,一年而给,二年而足,八年大穰。今后往,施及州闾。"向氏大喜。喻其为盗之言,而不喻其为盗之道,遂逾垣凿室,手目所及,亡不探也。未即时,以赃罪,没其先君之财。问氏以国氏之谬己也,往而怨之。国氏曰:"嘻!若夫为盗之道,天有的时候,地方便,吾盗天地之利。云雨之润。吾陆盗禽兽,水盗龟鳖,亡非盗也。夫金玉珍宝,穀帛财货,人之所聚,岂天之所与?若盗之而获罪,孰怨哉?"

《唐书》曰:永泰二年夏,赐安南节妇金氏两丁侍养。金氏本贼帅陶齐亮之母,以忠义训齐亮,齐亮不受,遂与齐亮绝。自绩而衣,自田而食,州里称之。仍诏本道使每季给银二两,充服装以终其身。

又曰:凡为名者必廉,廉斯贫;为名者必让,让斯贱。

《国语》曰:鲁公父文伯退朝朝其母,母方绩,文伯曰:"以歜之家,而主犹绩,(言家有宠,不当绩也。卡塔尔国惧忓季孙之怒也。(季孙康子位尊,又为巨额。State of Qatar其以歜为不可能被害人乎?"其母叹曰:"鲁其亡乎!使僮子备官,而未之闻耶?"(僮矇不达也。言已居官而未闻道。卡塔尔(قطر‎

《庄周》曰:原宪处鲁,居环堵之室,蓬户不完,桑木为枢,而瓮牖,上漏下湿,匡坐而弦歌。子贡乘马来亚,中绀而表素,轩车不容巷,往见原宪。原宪杖藜而应门。子贡曰:"先生何病也?"原宪应之曰:"宪闻,无财之谓贫,学道不可能行之谓病。今宪贫也,非病也。"子贡逡巡而退,有愧色。

《阳秋后语》曰:樗里疾奔齐,路逢苏代,将为齐使於秦。甘茂曰:"臣得罪於秦,逃遁至此,无所容迹。吾闻贫人女与大户会绩,贫人女曰:'小编无钱以买烛,而子烛幸有光,子能够分作者馀光,无损子明,而得一斯便焉。'(斯,在也。言贫女生此一便也。卡塔尔(قطر‎今臣困,而子方使秦而当路矣。茂之内人在秦,愿君以馀光振之。"(振,整也。又赡给之义。卡塔尔苏代许诺。

又曰:孔圣人谓颜子曰:"家贫居卑,胡不仕乎?"对曰:"不愿仕。回有郭外之田四十亩,足以给饘粥;郭内之田二十亩,足感觉丝麻;鼓琴,足以自娱;所学於夫子者,足以自乐也。回不愿仕。"孔仲尼愀然变色曰:"美哉!"

《列女传》曰:齐女徐吾者,塔斯曼海上贫妇人也。邻妇李吾之属合烛相从夜绩,徐自身曰:"作者无以买烛,而子之火光有馀,分小编馀光,无损子明,而自己为斯便,不亦可乎?"

又曰:庄周家贫,故往贷粟於监何侯,曰:"笔者将得邑,贷子四百金。"周意气用事曰:"周昨来,有中途而呼者,顾视车辙有喜头焉。问之曰:子何为者耶?对曰:曰:作者,南海之波臣也。君岂有斗升之水而活作者哉?周曰:诺,作者将南游吴越之王,激西江之水而迎子,可乎?朝鱼大发雷霆曰:吾得斗升之水然活耳。君乃言此,曾比不上早索作者於枯鱼之肆。"

《异苑》曰:昔有老姥雨夜纺绩,断,失钅奏所在,姥独骂云:"何物鬼担去?"室外即有应,言"暂寄避雨,实不偷钅奏。宜自执觅。"姥焦灼,窥外,无所见,钅奏亦寻获。

又曰:曾子舆居卫,捉衿而肘见,纳履而踵决。

《王子年拾遗记》曰:魏文帝所爱雅观的女孩子薛灵芸,常山人,父业经为郑乡亭长,母陈氏随业舍於亭傍。芸年十二,生居贫贱,至夜每聚邻妇夜绩,以麻蒿自照。

又曰:河上有家贫恃纬萧而食者,其子没渊得千金珠。谓其子:"取石来锻之!夫千金之珠,必在九重之渊而骊龙之领下。汝得之必遭其睡,若龙寤,子尚奚珠之有哉?"

○漂

《吕氏阳秋》曰:世都以珠玉为宝,宝愈来愈多而民愈贫,失其所宝也。

《说文》曰:漂,水中击絮也。

《孙卿子》曰:仁义礼善於人,譬若货财粟米之於家也,多有之者富,少有之者贫,至无有者穷也。

《史记》曰:神帅韩信从下乡城下钓,有漂母,见信饥,饭信,竟漂数十一日。

又曰:子夏贫,衣若悬丝,人曰:"子何不仕?"曰:"诸侯骄作者者,吾不为臣;娃他爹之骄小编者,吾不复见也。"

《越绝书》曰:伍员至溧阳,见一妇人击絮於濑水中,子胥曰:"岂可得餐乎?"女曰:"诺。"即发其箪饭,清其壶浆而与之。子胥谓女生:"毋令之露。"子胥行五步,还顾,女人自投濑水里面。

《小仙翁》曰:洪禀,体尫羸,兼之多疾。贫无车马,不堪徒行,荆棘丛於庭宇,蒿莠塞乎阶霤,披榛出门,排草入室。

《庄周》曰:宋人有盘活不龟手之药者,世世以澼絖为事。(郭象注曰:其药能令手不拘折,故常漂絮於水中也。State of Qatar

《神农本草经》曰:贫人夏则披褐带索,含菽饮水,以支暑热;冬则羊裘解札,短褐不掩形,而炀灶口焉。(为裘如铠甲之札,言其破坏也。炀,炙也,向灶口之自温。炀读高尚之尚也。卡塔尔(قطر‎故其为编户齐民无以异;然贫穷和富有之相去也,犹人君之与仆虏,不足以喻之。

○浣

又曰:人有盗而富者未必富,盗有廉而贫者未必廉也。

《礼记·礼器》曰:晏晏子祀其祖先豚肩不掩豆,浣衣濯冠以朝,君子感觉隘矣。(隘犹狭陋也。祀不以火牢,与无田者同,不盈礼也。大夫、士有田则祀,无田则荐。浣衣濯冠,俭不务新。卡塔尔国

《苻子》曰:楚之交子,鲁之周子,齐之狂子,三子和与居乎太山之阳,处乎环堵之室,荜门不扇,盖茨不翳而弦歌不辍。

又《内则》曰:爸妈舅姑冠带垢,和灰请漱;服装垢,和灰请浣。(手曰漱,足曰浣。和,渍也。卡塔尔国

《鹖冠子》曰:家富疏族聚,居贫兄弟离。

又曰:是日也,妻以子见於父,妃子则为衣裳。由命士以下,皆漱浣。(妃子,大夫以上也。由,自也。卡塔尔(قطر‎

汉·扬雄《逐贫赋》曰:扬子遁居,离俗独处。左邻崇山,右接旷野。邻垣乞儿,终贫且窭。礼薄义弊,相与群聚。忧伤失志,呼贫与语:汝在六极,投弃荒遐。好为庸卒,刑戮如是,匪惟幼稚,嬉戏土沙。居非近邻,接屋连家。恩轻毛羽,义薄轻罗,进不由人,退不受呵。久为滞客,其意谓何?人皆文绣,余褐不完;人皆稻粱,小编独藜餐。贫无宝玩,何以接欢;宗室之宴,为乐不槃。徒行负赁,出处易衣。身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百役,手足胼胝。或耘或耔,沾体露肌;朋友道绝,进宦凌迟。厥咎安在?职汝为之。舍尔远窜,昆仑之颠,尔复作者随,翰飞戾天。舍尔登山,岩穴隐敝;尔复作者随,陟彼高岗。舍尔入海,泛彼柏舟;尔复小编随,上下沉浮。我行尔动,小编静尔休。岂无别人,从笔者何求?今汝去矣,勿复久留。贫曰惟惟,主人见逐。多言益蚩,心有所怀。愿得尽辞;昔小编乃祖,宣其明德。克佐帝尧,誓为典则。土阶茅茨,匪雕匪饰。爰及季世,纵其昏式。赑屃食群,贪富苟得。鄙笔者古时候的人,乃傲乃骄。瑶台琼室,华屋嵩高。流酒为池,积肉为崤。是用鹄逝,不践其朝。反躬自省,谓予无愆。处君之家,福禄如山。忘作者大德,思笔者小怨。堪寒能暑,少而习焉。寒暑不忒,等寿佛祖。桀跖不管不顾,贪类不干。人皆重蔽,子独露居。人皆怵惕,子独无虞。言辞既罄,色厉目张。摄齐而兴,降阶下堂。誓将去女,適彼元日。孤竹之子,与本身连行。余乃避席,辞谢不直。请不贰过,闻义则性格很顽强在艰难曲折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长与尔居,终无厌极。贫遂不去,与本身游息。

又曰:妾子生,1月之未,漱浣夙齐,见於内寝。

古典历史学原来的文章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发请注脚出处

《毛诗·葛覃》曰:薄汙作者私,薄浣作者衣。(汙,烦也。私,燕服也。妇人有副祎盛饰,以朝事舅姑,接见于宗庙,进见于君子,其馀则私也。浣谓濯之耳。State of Qatar

又《柏舟》曰:心之忧矣,如匪浣衣。(如衣之不浣矣。《笺》云:衣之不浣,则愦辱无牌照察。卡塔尔国

《汉书》曰:石奋以上海科学技术高校师禄归老于家,长子建为医务卫生人士,令少子庆为内史。建老白首,万石君尚无恙。每11日,洗沐归谒,亲入子舍,窃问侍者,取亲中裙厕褕身自浣洒,(师古曰:亲谓父也。中裙,若今言中衣也。厕褕者,近身之小衫,若今小衫也。卡塔尔复与侍者,不敢令万石君知之,感觉常。

《晋书》曰:王师败绩於汤阴,百官侍卫莫不溃散。惟嵇绍以身捍卫,遂被害於帝侧,血溅御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国君深哀叹之。及事定,左右欲浣衣,帝曰:"此嵇侍郎血,勿去。"

又曰:郑袤妻曹氏食无重味,性格很顽强在起起落落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浣濯之衣。

《宋书》曰:左仆射谢景仁性严整洁,居宇净丽。每坐,辄唾左右人衣,事毕,即听10日浣濯。每欲唾,左右争来受之。

又曰:江湛为吏部巡抚,家吗贫,不营财利,饷馈盈门,无一所受,无兼衣馀食。尝为上所召,遇浣衣,称疾,经日衣成,然后起。

《梁书》曰:武帝虽衣浣衣,而左右衣必需洁。尝有侍臣,衣带卷摺,帝怒曰:"卿衣带如绳,欲何所缚?"

又曰:昭明世子统欲以己率物,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御朴素,身衣浣衣,膳不兼肉。

《南史》曰:陈王逡之衣服不浣,几案尘黑。

《唐书》曰:肃宗性俭约,服装无绮绣。尝出衣袖示韩择木曰:"朕已三浣矣。"

《中药志》曰:熊侣诛里史,孙叔制冠浣衣。

仲长子《昌言》曰:攻玉以石,浣布以灰。

《龙鱼河图》曰:妇人无以夫衣合集浣之,使之不利。

《韩诗外传》曰:孔仲尼南游适楚,至阿谷隧,有处子佩璜而浣者。孔圣人抽觞以受子贡,曰:"以观其辞。"子贡曰:"将南之楚,逢天之暑,欲乞一饮。"妇人曰:"阿谷之隧,隐曲之氾,其水载清,流而趣海。欲饮则饮,何问婢子?"

《民俗通》曰:南海王景兴议曰:"晏晏子以齐君奢,故浣其朝冠,振其鹿裘。"

古典法学原著赏析,本文由小编收拾于互连网,转发请注解出处

本文由历史人物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卷一百二十六,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