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十三,古典文学之夜航船

- 编辑:永利皇宫官网网址 -

卷六十三,古典文学之夜航船

《列女传》齐义继母

又曰:冀州鹿城女子王阿足者,早孤无兄弟,惟姊一人。阿足初适同县李氏,未有子而夫亡。时年尚少,又多娉之,为姊年老孤寡,不能舍去,遂誓不嫁,以养其姊。每昼营田业,夜便纺绩,衣食所须,无非阿足出者。如此二十馀年,及姊亡,葬送以礼。乡人莫不称其义行,竞令妻女求与相识,后数岁,竟终于家。

老牛舐犊

齐义继母者,齐二子之母也。当宣王时,有人简死于道者,吏讯之,被一创,二子兄弟立其傍,吏问之,兄曰:“我杀之。”弟曰:“非兄也,乃我杀之。”期年,吏不能决,言之于相,相不能决,言之于王,王曰:“今皆赦之,是纵有罪也。皆杀之,是诛无辜也。寡人度其母,能知子善恶。试问其母,听其所欲杀活。”相召其母问之曰:“母之子杀人,兄弟欲相代死,吏不能决,言之于王。王有仁惠,故问母何所欲杀活。”其母泣而对曰:“杀其少者。”相受其言,因而问之曰:“夫少子者,人之所爱也。今欲杀之,何也?”其母对曰:“少者,妾之子也。长者,前妻之子也。其父疾且死之时,属之于妾曰:‘善养视之。’妾曰:‘诺。’今既受人之托,许人以诺,岂可以忘人之托而不信其诺邪!且杀兄活弟,是以私爱废公义也;背言忘信,是欺死者也。夫言不约束,已诺不分,何以居于世哉!

又曰:郑义宗妻卢氏,幽州范阳人也,卢彦衡之女也。略涉书史,事舅姑甚得妇道。尝夜有强盗数十人,持杖鼓噪,逾垣而入。家人悉逃窜,惟有姑独在堂。卢冒白刃往至姑侧,为贼捶击之,几至於死。贼去后,家人问曰:"群凶扰横,人尽奔逃,何独不惧?"答曰:"人所以异於鸟兽者,以其有仁义也。昔宋伯姬守义赴火,流称至今,吾虽不敏,安敢忘义?且比邻有急,尚相赴救,况在姑,而可弃委!若万一危祸,岂宜独生!"其姑每云:古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吾今乃见卢新妇之心矣。"贞观中卒。

▲附:各方称谓

颂曰:

又曰:会稽右师安妻者,同郡吕氏之女也。名军,少寡无子,守义不迁。其兄遂犯法,军匿之,知不能免,乃泣曰:"少遭家不造,兄弟单少,门宗惟兄为主,而复罹此祸,我有一计,犹足免难,将诣县陈之。"兄曰:"其计若何?"军曰:"临时从宜,不可先言也。"乃请知者为辞,乞代兄遂之命。因自刭县门,官嘉其义,乃舍遂罪。

为母杀鸡

义继信诚,公正知礼,亲假有罪,相让不已,吏不能决,王以问母,据信行义,卒免二子。

又曰:毕构,性至孝,丁继母忧,有两妹皆在襁褓,构乳养嫁遣之。及其亡也,二妹初闻,哀恸气绝者久之。言曰:"虽兄弟无三年之礼,吾倚鞠养,岂同常人!"遂行三年服。朝野闻之,莫不称叹。构弟栩任太府主簿,留司东都,闻构疾,星驰赵京,侍医药者累月。既而哀毁骨立,变服视事逾年,未尝言笑,深为朝野所重。构尝为益州长史兼按察使,多所举正,风俗一变。玄宗降玺书慰之曰:"卿孤洁独行,有古人之风,自临蜀川,弊化顿易。览卿前后执奏何异破枉求奸?诸使之中,在卿为做拢"终户部尚书。

周狐突,晋大夫。怀公时,突子毛及偃从重耳如秦。公执突曰:“子来则免。”对曰:“子之能仕,父教之忠,古之道也。今臣子从公子亡,若又召之,教之贰也。”卒就死。

子虽痛乎,独谓行何!”泣下沾襟。相入言于王,王美其义,高其行,皆赦不杀,而尊其母,号曰义母。君子谓义母信而好义,絜而有让。诗曰:“恺悌君子,四方为则。”此之谓也。

又曰:杞梁名殖,齐人也,为大夫。庄公袭莒,约车五乘载士,殖不与,归而不食。母曰:"汝生有义,死有名,五乘尽汝下也。"殖遂至莒,获甲首。公止之曰:"共同齐国。"殖曰:"不与五乘,少吾勇也;临敌止吾以利,污吾行也。"遂进至莒城下,杀二十七人而死。莒人筑尸城为京观,妻往迎丧,向之哭,土为之崩,得丧,於是公使吊葬之。葬毕,曰:"妇人有三从之义,吾外无夫以立节,内无子以见志,吾何归乎?"乃赴水而死。

尹焞尝应举,发策有诛元佑诸臣议。不对而出,归告其母。母曰:“吾知汝以善养,不知汝以禄养也。”

《列女传》齐义继母2018-07-14 20:00列女传点击量:85

《魏略》曰:郭宪,字幼简,西平人,以仁笃,为一郡所归。韩约失众,从羌中还,依宪。众人多欲取约以邀功,而宪责之言:"人穷来归我,云何欲危之!"遂拥护,厚遇之。其后,约病死,而田乐、杨达等就斩约头,当送之,逵等欲条疏,着宪名,宪不肯在名中,言:"我常不忍生图之,岂忍取死人以要功乎?"逵等乃止。时太祖方攻汉中在武都,而逵等送约首到,太祖宿闻宪名,及视条疏,怪不在中。以问逵,逵等具以情对。太祖叹其至义,乃表例与逵等赐爵关内侯。

齐二子之母,宣王时有死于道者,吏执其二子,兄曰:“我杀之。”弟曰:“非兄也,我杀之。”吏以告王,王召问其母,母泣对曰:“杀其少者。王问故,母曰:“少者妾之子。长者前妻之子,其父临终,嘱妾善视。今杀兄活弟,是以私废公也。背言忘信,是欺死也。”王高其义,皆赦之。

《英雄记》曰:袁绍以臧洪为东都太守,时曹操围张超於雍丘。洪始闻超被围,乃徒跣号泣,并勒所领将,赴其难。从绍请兵,而绍竟不听之。超城遂陷,张氏族灭。洪由是怨绍,绝不与通。绍增兵急攻,洪城中粮尽,厨米三斗,使为薄抿i颁众。又杀其爱妾以食,兵将咸流涕,无能仰视,男女七八千相枕而死,莫有离叛。城陷,生执洪。绍谓曰:"臧洪,何相负若是!今日服未?"洪据地瞋目曰:"诸袁事汉,四世五公,可谓受恩。今王室衰弱,无辅翼之意,而欲因际会,觖望非冀。惜洪力劣,不能推刃为天下报仇,何为服乎?"绍乃命杀之。洪邑人陈容在坐,见洪当死,起谓绍曰:"将军今举大事,欲为天下除暴,而先诛忠义,岂合天意?"绍惭,遣人牵出,谓曰:"汝非臧洪俦欤?空复尔为!"容顾曰:"夫仁义岂有常所,蹈之则君子,背之则小人。今日宁与臧洪同日死,不与将军同日生。"遂复见杀。在绍坐者无不叹息。

得父一绝

崔鸿《十六国春秋·前赵录》曰:冠军乔晞,攻界休克之,其令贾潭抗节不降。晞怒杀之。其妻宗氏,年二十馀,有姿色,晞欲纳之。宗骂曰:"屠各奴,何有害人之夫,而欲加无礼于尔母乎?何不促杀我?"遂仰天大哭。亦杀之。

跨灶

《列士传》曰:羊角哀、左伯桃二人相与为死友,欲仕於楚,道遥山阻,遇雨雪不得行,饥寒无计,自度不俱生也。伯桃谓角哀曰:"天不我与,深山穷困,并在一人,可得生官,俱死之后,骸骨莫收。内手扪心,知不如子,生恐无益,而弃子之器能,我乐在树中。"角哀听伯桃入树中而死,得衣粮前至楚。楚平王爱角哀之贤,嘉其义,以上卿礼葬之。角哀梦见伯桃曰:"蒙子之恩而获厚葬。然正苦荆将军,家相比欲役使吾,吾不能听也。与连战不胜,今月十五日,当大战以决胜负。得子则胜,否则负矣。"角哀至期日,陈兵马诣其冢上,作三桐人,自杀,下而从之。君子曰:"执义可为世规。"

三迁

又曰:姚崇少不慕学。年逾弱冠,尝过所亲,见修文钓露御览》,阅之甚喜。遂躭坟史,以文华著名,历牧常、杨,吏人并建碑纪德,再秉衡轴。天下钦其公直。外生任并、任异少孤,长於崇家。乃与之立家产,谓之曰:"汝与吾无间然矣。"惜殊宗而代疏,命与其子连名,冀无以别也。时人美之。

杨彪子修为曹操所杀。操后见彪,曰:“何瘦之甚!”曰:“愧无日磾先见之明,犹怀老牛舐犊之爱。”操为之改容。

又曰:天水姜叙母者,同郡杨阜之姑也。阜为州史,马超杀刺史,太守叙屯历城。阜往见之,戏欷悲甚。叙曰:"何为乃尔?"阜曰:"守城不能完,君亡不能死,何以视息於天下乎?君拥兵专制,无讨贼之心,此赵盾所以书杀也。"叙母慨然敕叙从阜计,遂起兵於历城。超闻之,袭历城,得叙母,母骂之曰:"若背父之逆子,杀君之桀贼,天地岂久容!若何不早死,敢以面目视人!"超即杀之。

曹操见孙权,叹曰:“生儿当如孙仲谋,如刘景升,儿子豚犬耳!”

又曰:李愻为贝州刺史,甘露遍於庭树。邑人曰:"美政所致,请以闻。"愻谦退,寝其事。历官十七政,俸禄先兄弟嫂侄,谓其子曰:"吾厚汝曹以衣食,不如厚之以仁义,勿辞弊也。"天下莫不嗟尚之!

后汉韦康、韦诞俱有时名。孔融语其父端曰:“不意双珠近出老蚌。”

又曰:鲁孝义保者,鲁孝公称之保母。初孝公父武公与长子恬、中子戏朝周宣王。宣王立戏为鲁太子。武公薨,戏立,是吻懿公。孝公于时号公子称。恬之子伯御与鲁人作乱,攻杀懿公而自立,求称於宫中,将杀之。义保闻伯御欲杀称,乃衣其子以称之衣,卧於称之卧处。伯御杀之,义保遂抱称以逃。周天子杀伯御,立称为孝公。鲁人高义保之义,故谓之"义保"。

孟子少时,居近墓,乃好为墓间之事。孟母曰:“非所以教吾子也。”乃去。居市廛,孟子又好为贸易之事。母曰:“此非所以教吾子也。”复去。居学宫之傍,孟子乃设俎豆,揖攘进退。孟母曰:“此可以教吾子矣。”遂居之。

《傅记》:李如璋为夏阳令,素轻其妻郑氏。如璋因醉误杀人母,其子入县将复雠。如璋与郑以床拒门。雠者推窗而入,郑急以身蔽如璋,举手乘刃,右臂既落,复举其左臂,雠复断之,犹乞以身代夫死。时方怀妊,雠者以刃铄其腹,胎出而殒,乃害如璋及其二子。州司以闻,坐死者数十人。

毛义捧檄

《唐新语》曰:陆南金博涉经史,言行修谨。开玄初,太常少卿卢崇道犯罪,自岭南逃归,匿于南金家。俄为雠人所发,诏侍御史王旭按之。崇道辞引南金,旭处以极法。南金弟赵壁请代兄死,南金执称弟实自诬,身请当罪。兄弟争死,旭问其故,赵壁曰:"兄竢是嫡,又能干家事,亡母未葬,小妹未嫁,自惟幼劣,生无所益,身自请死。"旭列上其状,玄宗嘉而宥之,张说、陆象先等咸相钦重,累迁库部员外郎。南金祖士季为隋越王侗记室,兼侍读。侗称制,授著作郎。时王世充将行篡夺,侗谓士季曰:"隋有天下三十馀载,朝廷文武岂无忠烈者乎?"士季对曰:"见危授命,臣之宿心。今请因其启事,便加手刃。"后事泄,充遂停士季侍讲。贞观初,为大学博士而卒矣。

春秋皋鱼宦游列国,归而亲故,泣曰:“树欲静而风不息,子欲养而亲不在!”遂自刎死。

《战国策》曰:孟尝君出记,问门下诸客:"谁习计会,能为文收债於薛者?"冯〈马雚〉曰:"能。"於是载券契而行,辞曰:"收债毕,何市而反?"孟尝曰:"视吾家所寡有者,乃为之。"至薛,召诸民当偿债者,悉来合券。遍合。乃矫命以债赐诸民,烧其券。民称万岁。长驱到齐,晨而求见。孟尝怪其疾,正衣冠而见之,曰:"债毕收乎?来何疾也!何市而反?"〈马雚〉曰:"君云视吾家所寡有者,臣窃计,君宫中珍宝满内府,狗马实外厩,美人充后宫,君家所寡有者,义耳!窃以为君市义。"曰:"市义奈何?"曰:"君有区区之薛,不能扶爱其民因而贾利之!臣窃矫君命,以债赐诸民,因烧其券,民称万岁,乃臣所以为君市义也。"孟尝君不悦,曰:"诺!先生休矣!"后期年,孟尝就国於薛。未至百里,民扶老携幼迎君道中。孟尝君顾谓〈马雚〉曰:"先生所为文市义者,乃今日见之。"

教忠

《说苑》曰:齐遣兵攻鲁,见一妇人将两小儿走,抱小而挈大。顾见大军且至,抱大而挈小。使者甚怪,问之。妇人曰:"大者妾夫兄之子,小者妾之子;夫兄子者公义也,妾之子者私义也,宁济公而废私耶!"使者怅然,贤其辞,即罢军。还对齐王说之曰:"鲁未可攻也,匹妇之义尚如此,何况朝廷之臣乎?"

唐宋之问父名令文,富文词,且工书。有力绝人,世谓之三绝。后之问以文章显,之悌以骁勇闻,之逊精草隶,各得父一绝。

又曰:袁谭既死,弟熙、尚为其将焦触张南所攻,奔辽西乌桓。触自号幽州刺史,陈兵数万,杀白马盟曰:"违命者斩!"各以次歃。至别驾代郡韩珩,曰:"吾受袁公父子厚恩,今其破亡,知不能救,勇不能死,北面曹氏所不能为也。"一坐为珩失色。触曰:"举大事,当立大义,事之济否,不待一人,可卒珩志,以厉事君。"曹操闻珩节,甚高之,屡辟不至。

后汉茅容,郭林宗访之,留宿。旦日,容杀鸡为馔,林宗以为己设。已而,供奉其母。林宗拜之,曰:“卿贤乎哉!”因劝之学,以成其德。

《定命录》曰:贾直言妻,莫知姓氏。贞玄中,其舅道得罪赐鸩,直言欲代父死,夺鸩饮之,不死,流于岭徼。直言妻一志事姑,髽髻绝膏沐,自三二年,虮虱蔽其肉,厥后如枯蓬之植燥士,无复虮虱。迨十五载,直言遇赦归,妻始一沐其髻,自断绝堕于泔盆,终为秃妇。直言后历谏议大夫,出刺两郡。

蜀人称父曰郎罢。吴人呼父曰,呼祖曰阿爹,又有呼曰公爹。有呼父曰爷,有呼父曰爸。有呼父曰。辽东人呼父曰阿嘛,母曰峨娘。湖南人呼母曰哎祖。有呼父曰阿叭,母曰阿宜。江淮人呼母曰社。李长吉呼母曰婱。吴人呼母曰。羌人呼母曰姐。江湖有呼母谓媞。青、徐人呼兄曰阿荒。荒,大也。又曰。越人呼兄曰况。楚人呼姊曰嬃,呼妹曰媦。江淮人呼子曰崽,呼女曰娪。又有呼子曰男,女曰媛。越人呼子曰。吴人呼子曰。楚人呼妻母曰姼。东齐人呼婿曰倩。呼贱役曰倯。妇人呼夫之兄曰兄公,称夫之姊曰女伀。呼姊妹之子曰出。自称曰姎,犹称我也。称舅母曰妗。齐人呼姊曰。

又曰:齐伊盘母者,齐二子之母也。当宣王时,有人斗死於道者,吏视之被一疮,二子立其傍,吏问之。兄曰:"我杀之。"弟曰:"非兄也,我杀之。"期年不决。吏言之於相,相不能决,言於王,王曰:"皆赦之,是纵有罪;皆杀之,是诛无辜也。其母必知其子之善恶,听所欲杀祸拢"相召而问之。其母泣而对曰:"杀少子。相曰:"少子人之所爱,今欲杀之,何也?"对曰:"少者,妾之子也;长者,前妻之子也。虽痛子,独谓义何?"泣下沾襟。相言之於王,王美其义,皆赦二子,号曰义母。

暴得大名

杜预《女记》曰:王氏之母者,汉丞相安国侯王陵之母。汉王击项羽,陵以兵属汉王,项羽得陵母置军中,汉使至,则东向坐,陵母欲以招陵。陵母欲私送使者,为之泣曰:"为老妾语陵,善事汉王。汉王长者也,无以老母故怀二心,言妾已死。"乃伏剑而死,以固勉陵。

昔有厉人夜半举子,急持灯烛之,盖恐肖己也。

《南史·孝义传》曰:吴兴乘公济妻姚氏,生二男。而公济及兄愿公乾伯并卒,各有一子,姚养育之,卖田宅为取妇。自与二男寄止邻家。明帝诏为其二子婚,表闾复徭役。

能为滂母

又曰:秦缩高,鄢陵人也。其子仕秦,秦以为管守。魏信陵君攻之不下,乃使人谓鄢陵君曰:"遣缩高来,吾将仕之,使为持国尉。"鄢陵君曰:"小国不能必使其民,使者自往请,使吏导使者。"至,缩高曰:"君之命高也,将使攻管也。夫父攻子守,人之大笑也。见臣而下,是背主也。父杀子背,亦非君善,敢再辞。"使者以报,信陵君大怒,遣使谓鄢陵君曰:"鄢陵之地,亦犹魏也。今吾攻管而不下,则秦兵不返,杜社必危矣!愿君生束缩高而致之。若君弗致,吾将十万之师,以造君城下。"鄢陵君曰:"吾先君成侯,受诏襄王,以守此地,受太府之宪,曰:子杀父,臣杀君,有常不赦。国虽大赦,降城亡子不得预焉。今缩高不受大利,以全父子之义,而君曰生致之,是使我负襄王之诏而废太府之宪。虽死,终不敢行也!"缩高闻之,曰:"信陵君为人悍而自用,此辞反,必为国祸。吾以全己为人臣之义矣,岂可使吾君有魏患乎!"乃之使者舍,自刎颈而死。信陵君闻之,大惊。服缟素,出舍,使使者谢鄢陵君曰:"无忌,小人也!困於思虑,敢再拜释罪。"

陶侃孤贫,孝廉范逵尝过,仓卒无以款待。母湛氏乃截髲以易酒,又撤所卧草荐,锉以喂马。逵见卢江守张夔称之。夔召侃领枞阳令。

○义下

唐崔邠为太常卿,亲导母舆入太常署,公卿皆避道。

又曰:阳三安妻李氏,雍州泾阳人也。事舅姑以孝闻。及舅姑亡没,三安亦死。二子孩童,家至贫窭。李昼则力田,夜便纺缉,数年间,葬舅姑及夫并夫之叔侄兄弟七丧,深为远近所嗟尚。太宗闻而异之,赐帛二百段,遣州县恤存之。

为母遗羹

又曰:楚王灵龟妃上官氏,上邽人也。父怀仁,右金吾将军。上官氏年十八,归於灵龟,继楚哀王后,本生具存,朝夕侍奉,恭谨弥甚。凡有新味,非舅姑啖讫,未曾先尝。经数载,灵龟薨。及将葬,其前妃阎氏,嫁不逾年而卒,又无近族,众议欲不举之。上官氏曰:"夫神而有灵,宁可使孤魂无记。"於是备礼同葬。闻者莫不嘉叹。服终,诸兄弟姊谓曰:"妃年尚少,又无所生,改醮异门,礼仪恒范。"妃思之,掩泣对曰:"丈夫以义烈标名,妇人以守节为行,未能即先大马殉沟壑,宁可复饰妆袨服有他志乎?"遽将截鼻割耳以自誓。诸兄姊知其志不夺,叹息而止。寻卒。

柳公绰妻韩氏,常命粉苦参、黄连和熊胆为丸,赐其子仲郢等夜学含之,以资勤苦。

又曰:河南贞义者,乐羊子之妻。羊子出学将友人归,贞义截发卖以供其费。后羊子得遗金一饼以与贞义,贞义曰:"妾闻君子不以利污行。"羊子惭而弃之。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列女传》曰:卫宗二顺者,卫宗室灵主之夫人及傅妾也。秦灭卫,君角封灵主世家,使奉其祠。灵主死,夫人无子而守寡。傅妾有子代,后夫人谓傅妾曰:"孺子养我甚谨,子奉祭祠而妾事我,我不聊,愿出居外。"傅妾泣曰:"夫人岂欲使灵氏受三不祥耶?公不幸早终,是一不祥;夫人无子而妾有子,是二不祥;今夫人将出居外,妾居内,是三不祥。"欲自杀,其子止之,不听。夫人惧,遂终年供养不替。

宋刘式殁,惟遗书数千卷,夫人陈氏指谓诸子曰:“此乃父墨庄也。”其后诸子及孙并起高第,为时名臣。

又曰:公孙瓒,字伯珪,为上计吏部。太守刘基为事被徵,伯珪御重到洛阳,身执徒养。基将徙日南,伯珪具豚米,於北邙上祭先人,觞醊祝曰:"昔为人子,今为人臣,当诣日南。日南多障气,恐或不还,与先人辞於此。"再拜,慷慨而起,观者莫不歔欷。刘在道得赦,俱还。

张敷小字楂,父邵小字梨。宋文帝戏之曰:“楂何如梨?”敷曰:“梨是百果之宗,楂何敢比!”

又曰:孟景休,事亲以孝闻。丁母忧,毁瘠逾礼,殆至灭性。弟景伟,年在襁褓,景休亲乳之,乳为之丰。及葬,时属祁寒,跣履雪霜,脚指堕而复生如初。景休进士擢弟,历监察御史、鸿胪丞,为来俊臣构陷,遇害。时人伤焉。

苏有子

又:会稽永兴吴翼之母丁氏,少丧夫,性仁爱。遭年荒,分衣食以饴里中饥饿者,邻里救借,未尝违。同里陈攘父母死,孤单无亲戚,丁收养之。及长,为营婚娶。又同里王礼妻徐,荒年客死,丁阴为买棺器,自往敛葬。玄徽末,大雪,商旅断行,村里比室饥饿,丁自出盐米,计口分赋。同里任侨家露四丧无以葬,丁为办家椁。有三调不登者,代为遂。丁长子妇王氏守寡,执志不再醮,州郡上言,诏表门闾蠲租税。

天上麟麟

《唐书》:独孤武都谋叛,王世充归于我。其子师仁,方三岁。世充以其幼不杀。乳母王英兰,髡钳求入保养,世充许之。英兰扶乞所得与师仁。惟自啖土饮水,而竟为采拾,窃师仁至京师。高祖嘉之,封永寿乡君。

于忠肃父与如兰为方外交。忠肃弥月,如兰赴汤饼之会,摩其顶,曰:“此他日救时宰相也。”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厉人生子

又曰:梁节姑姊者,梁之妇人,其室失火,兄子与其子三人在内中,欲取兄子辄得其子。火盛不得复入,妇人将自赴火,其夫止之。妇人曰:"梁国岂可户告人晓也,被不义之名,何面目以见兄弟国人哉!吾欲复投吾子,为失母之恩。吾势不可以生。"遂赴火而死。

对食悲泣

○义妇

是父是子

以屏隔座

明倪谦与子同入史局,谦终南礼部尚书,子岳终南吏部尚书。父谥文僖,子谥文毅。父子谥文,世以为荣。

得与李杜齐驱

乔木高而仰,父道也。梓木实而俯,子道也。故称父子曰乔梓。

颖考叔为封人,郑庄公赐之食。食舍肉,曰:“小人有母,皆尝小人之食矣,未尝君之羹,请以遗之。”

吾知善养

王孙贾事齐闵王,王出走,贾不知其处。其母曰:“汝朝出而晚归,则吾倚门而望;汝暮出不归,则吾倚闾而望。汝今事王,王出走,汝不知其处,汝尚何归?”

严延年为河南守,母从东海来,适见报囚,乃大惊,不肯入。延年叩首谢。母曰:“天道神明,人不可独杀。我不意垂老见壮子被刑戮也!”岁余,果败。

范仲淹知耀、邠二州,皆有善政。赵元昊叛,知永兴军时,称小范老子胸中有数万甲兵。子纯礼,亦知永兴,为政一如其父。

萱堂

对使伏剑

虞集母杨氏归虞汲。宋末兵乱,汲挈家奔岭外,无书可携读。母口授集《左传》、欧苏文。卒以文章名世,皆母训也。

苏颋父同李峤拜相。一日,召二子进见,帝曰:“苏瓖有子,李峤无儿。”

箕裘

伦文叙弘治乙未会元,三子以谅、以训、以诜皆成进士。以谅乡试第一,以训会试第一,以诜殿试第二。父子居四元,为科名盛事。

宋田辟行高学博,游成均二十年,不遇,浩然归隐。子九人,各授一经,俱登第。时称义方者,必曰田氏。

邓攸字伯道,石勒之乱,挈妻子及弟子绥以逃,度不能两全,乃弃子存侄,后卒绝嗣。时人语曰:“皇天无知,使伯道无儿。”

刘安世除谏官,白母曰:“朝廷使儿居言路,须以身任国,脱有祸谴,如老母何?”母曰:“谏官为天子诤臣,汝父欲为而弗得。汝幸居此,当捐身报主,勿以母老惧流放耳。”

陈婴母,东阳少年杀其令,欲立婴为王。母曰:“吾自为汝家妇,未闻汝先有贵者。今暴得大名,不祥。”婴乃属汉。

灶上有釜,故子过于父,谓之跨灶。盖父与釜同音,借以相喻也。

宋谢凤子超宗,善文词,作《殷妃诔》。帝叹赏曰:“超宗殊有凤毛。”杜诗:“欲知世掌丝纶美,池上于今有凤毛。”

风木之悲

椿庭

截髲

倚闾而望

子路曰:“伤哉贫也!生无以为养,死无以为礼也。”孔子曰:“啜菽,饮水,尽其欢,斯之谓孝。”

父长号

豚犬

杜诗:“徐卿二子生绝奇,感应吉梦相追随。孔子释氏亲抱送,并是天上麒麟儿。”

画荻

陶侃少为县吏,常监鱼池,以鱼鲊遗母。母封鲊责之,曰:“尔以官物遗我,反增我忧耳!”拒却之。

墨庄

欧阳修四岁而孤,母郑氏教之。家贫,乏纸笔,以荻画地学字。后成大儒,官至观文殿大学士。

韦玄成,贤之子,与萧望之诸儒辩五经同异于石渠阁。汉元帝朝拜相,守正持重不及父,而文采过之。邹、鲁谚曰:“遗子黄金满籯,不如一经。”

《庄子》云:“上古有大椿,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今人称父曰椿庭。

楂梨

封还官物

和熊胆

自伤未遇

父子四元

陈尧咨秩满归。母问有何异政,对曰:“荆南当孔道,过客以儿善射,莫不叹。”母曰:“忠孝辅国,尔父之训也。尔不能以善化民,顾专卒伍一人之技。因击以杖,堕其金鱼。

伯道无儿

父子谥文

他日救时宰相

当有五丈夫子

商瞿同年有梁鳣者,年三十,未举子,欲出其妻。瞿曰:“未也!吾齿三十八无子,吾母为吾更娶。夫子曰:‘无忧也。瞿过四十当有五丈夫子。’果然。吾恐子自晚生,且未必妻过也。”居二年,而梁有子。

陆续系洛阳。母往馈食,续对食悲泣。使者问故,曰:“母来不得见耳。”问:“何以知之?”曰:“吾母切肉未尝不方,断葱以寸为度,此必母所飨也。”使者以闻,特赦之。

亲导母舆

一褐寄父

吕昭知沁州,临行,父老持金相赠。昭曰:“吾无刘宠之爱,敢为父老留一钱哉!”却不纳。子旦初第,昭诫之曰:“苟酌贪泉,死不歆祀。啮冰茹櫱,是父是子。”

《礼记》:良冶之子,必学为裘;良弓之子,必学为箕。

三国纪亮与子骘俱仕吴,亮为尚书令,骘为中书令,每朝会,以云母屏隔座,时论荣之。

汉诛党人,诏捕急。范滂白母曰:“仲博孝敬,足供养,滂从龙舒君九原,存亡得所。惟大人割不忍之恩。”母曰:“汝得与李杜齐驱,死亦何恨!令名寿考,可兼致乎?”

晋赵至年十二,与母道旁看令上任。母曰:“汝后能如此不?”至曰:“可尔耳。”早闻父耕叱牛声,释书而泣。师问之,曰:“自伤未遇,而使老父不免勤苦。”

击堕金鱼

人不可独杀

何遵幼阅范滂母事,告母曰:“儿设为滂,大人能慨然为滂母乎?”母笑而许之。后为工部主事,谏武宗南巡,荷校暴午门外,五日杖死。廷杖日,父铎在里,有乌悲鸣而前,心异之。比闻工部有以言获罪者,父长号曰:“遵其死夫!”已而果然。

乔梓

王陵归汉,项羽取陵母置军中,以招陵。陵母私送使者曰:“汉王长者,吾儿毋以老妾故持二心,妾以死送。”遂伏剑而死。

萱草一名宜男,妊妇佩之即生男。故称母为萱堂。《诗·伯兮》章:“焉得萱草,言树之北”。

毛义以孝行称。府檄至,以义为安阳令。义捧檄而喜动颜色,张奉薄之。后义母亡,遂不仕。奉叹曰:“往日之喜,盖为母也。”

双珠

义继母

苏轼生十岁,母程氏亲授以书,闻古今成败,辄能领其要。程读《范滂传》,慨然叹息。轼请曰:“轼若为滂,母能许之否?”程曰:“汝能为滂,我独不能为滂母耶?”

口授古文

凤毛

一如其父

邝埜仕副使,尝市一褐寄父。贻书问:何处得此褐,毋以不义污我。家教严,故埜制行最清谨。

勿以母老惧

菽水承欢

不如一经

各授一经

本文由历史人物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卷六十三,古典文学之夜航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