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周荣禄简要介绍,荣禄简单介绍

- 编辑:永利皇宫官网网址 -

北周荣禄简要介绍,荣禄简单介绍

瓜尔佳·荣禄(1836-1903年),字仲华,号略园,清朝政治家、官员,著有《武毅公事略》《荣文忠公集》《荣禄存札》等书籍。由于袁世凯的叛变和荣禄的“告密”,戊戌变法以失败告终,荣禄由此深得慈禧太后信任;义和团运动中,荣禄又被慈禧任命为留京办事大臣,于乱世中上位。1903年荣禄病死,谥号文忠,追赠太傅,晋一等男爵。人物生平 1874年,同治帝载淳病死,荣禄参与确定载湉继承帝位,为慈禧太后所倚重。 1879年,因忤慈禧太后,又被劾纳贿,降二级,去职10余年。1891年底,起任西安将军。1894年,允准入京拜贺慈禧太后60寿辰,适逢中日战事紧急,留京再授步军统领,会办军务。战后,授总理各国事务大臣、兵部尚书、协办大学士,督练北洋新建陆军。1898年6月,百日维新期间,授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为慈禧太后发动政变的得力人物。旋即内调中枢,授军机大臣,晋文渊阁大学士,管理兵部事务,节制北洋海陆各军,统近畿武卫五军。策划立端王载漪子溥俊为大阿哥,谋废黜光绪帝。1900年义和团运动中,主张保护各国驻京使馆,镇压义和团。1902年1月,随慈禧太后返京后,转文华殿大学士,管理户部事务。 1836年4月6日出生。初由荫生以工部主事用。同治初,设神机营,担任翼长兼专操大臣,再迁左翼总兵,表现突出,为醇郡王奕譞与军机大臣文祥所赏识,改工部侍郎,调户部,兼总管内务府大臣。 1875年光绪元年兼署步军统领。 1878年升左都御史、工部尚书;旋因得罪醇亲王奕譞与军机大臣宝鋆、沈桂芬而被迫在次年1月告病免职。 1891年出授西安将军。 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后,被再次复起的恭亲王奕?荐为步军统领,会办军务,设巡防局督理五城团防。 1895年8月11日,授兵部尚书兼步军统领;授总理衙门大臣。荐浙江温处道袁世凯练新建陆军。 1896年6月4日,授协办大学士。6月,查办御史弹劾袁世凯案,以查无实据结,并疏称袁世凯为“……不可多得之员”。 1897年疏请设立武备特科,于各省设立武备学堂。表示反对康有为所主张的变法。 1898年6月10日,授大学士。6月15日,署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6月22日,授文渊阁大学士,管理刑部。9月20日回京参与戊戌政变,为戊戌政变提供武力支持。9月28日, 卸署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授军机大臣,管理兵部并节制北洋各军。10月11日,授练兵钦差大臣,指明节制宋庆、董福祥、聂士成、袁世凯所部及北洋各军。12月7日,奏请合宋、董、聂、袁四军及新募亲军联为一气,构成武卫军雏形。 1899年6月27日,武卫军编练完成,此后又陆续编练武卫先锋军、先锋队若干。在对光绪帝废立问题上由犹豫转向反对。 1900年义和团运动在京畿蔓延后,屡请镇压,并请保护各国使馆。8月17日,被西逃的慈禧太后诏命留京办事。10月6日诏赴西安行在。 1901年7月25日,改命管理户部。10月,支持刘坤一张之洞在江楚三折中提出的变法主张。 1902年2月2日,改文华殿大学士。嫁其女为醇亲王载沣之妻,后生宣统帝溥仪。 1903年4月11日去世,谥文忠,晋一等男爵。荣禄的故事 随着“帝党”和“后党”矛盾的不断激化,一场你死我活的宫廷斗争不可避免。先是荣禄定计要在太后和光绪在天津检阅新军时实行政变。光绪知道了这个消息,秘密通知维新派设法营救。维新派人士把希望寄托在统辖新军的直隶按察使袁世凯身上。袁世凯曾参加过维新人士的团体“强学会”,维新派对他抱有很大幻想,建议光绪加以笼络。光绪破格召见了他,并提升他为兵部侍郎,专司练兵事务。然后维新派代表人物谭嗣同又私下到他的寓所,说出了维新派的计划:在慈禧和光绪阅兵时,实行兵谏,诛杀荣禄,软禁慈禧,拥戴光绪。袁世凯听了,慷慨激昂,一口承担,说:“杀荣禄象杀一条狗尔!”谭嗣同有意试探地说:“你要不干也行,向西太后那边告发了,也有荣华富贵。”他立刻瞪了眼:“瞧你把我袁世凯看成了什么人!”可是他送走了谭嗣同,当天就奔回了天津,向他的上司荣禄作了全盘报告。荣禄得讯,连忙乘火车赶到北京,告诉了慈禧。结果,光绪被幽禁,谭嗣同等六个维新人士被害,康有为逃到日本,百日维新昙花一现。而在这次政变中立下首功的荣禄,正如梁启超所说的是“身兼将相,权倾举朝”。《清史稿》里也说是“得太后信仗眷顾之隆,一时无比,事无巨细,常待一言决焉”。 在庚子那年,慈禧利用义和团杀洋人,又利用洋人杀义和团的一场大灾难中,荣禄对慈禧太后的忠诚,更有了进一步的表现。洋人杀了中国老百姓,抢了中国的财宝,这些问题在慈禧看来是不算什么的,但洋人保护了康有为,又反对废光绪和立皇储,直接表示反对她的统治,这是她最忍受不了的。于是下诏“宣抚”团民,下令进攻东郊民巷使馆和兵营。结果东郊民巷没有攻下,大沽炮台和天津却先后失守,八国联军一直打到了北京城下。 在这一场翻云覆雨的事变中,荣禄尽可能不使自己卷入旋涡。他顺从地看慈禧的颜色行事,不忤逆慈禧的意思,同时,他也给慈禧准备着后路。他承旨调遣军队进攻东郊民巷外国兵营,但又不给军队发炮弹,而且暗地里还给外国兵营送水果表示慰问。八国联军进北京,慈禧逃走,他授计负责议和的李鸿章和奕劻,在谈判中掌握一条原则:只要不追究慈禧的责任,不让慈禧交权归政,一切条件都可以答应。就这样,签订了连利息近10亿两白银、让外国军队驻兵京城的《辛丑条约》。荣禄办成这件事,到了西安,宠礼有加,赏黄马褂、双眼花翎、紫貂,随扈还京,加太子太保,转文华殿大学士。除了《清史稿》里这些记载外,另外非常值得一提的就是西太后为荣禄的女儿苏完瓜尔佳·幼兰“指婚”,嫁与醇亲王载沣为福晋。 关于使荣禄与醇亲王结亲一事,西太后的用意是很深的。原来戊戌变法之后,西太后对醇王府颇为猜疑,据说醇王墓地上有棵白果树,长得非常高大。不知是谁在太后面前说,醇王府出了皇帝,是由于醇王坟地上有棵白果树,“白”字和“王”字连起来不就是“皇”字吗?慈禧听了,立即叫人到妙高峰把白果树砍掉了。引起她猜疑的其实不是白果树,而是洋人对于光绪和光绪兄弟的兴趣。 庚子之乱后,联军统帅瓦德西提出,要皇帝的兄弟做代表,去德国为克林德公使被杀事道歉。载沣到德国后,受到了德国皇室的隆重礼遇,这也使慈禧深感不安,加深了心里的疑忌。洋人对光绪兄弟的重视,这是比维新派康有为更叫她担心的一件事。为了消除这个隐患,她终于想出了办法,就是把荣禄和醇王府撮合成为亲家。西太后就是这样一个人,凡是她感到对自己有一丝一毫不安全的地方,她都要仔细加以考虑和果断处理。她在庚子逃亡之前,还不忘叫人把珍妃推到井里淹死,又何尝不是怕留后患而下的毒手维护自己的统治,才是她考虑的一切根据。就这样,在德国赔礼道歉回来,在开封迎上回京的銮驾,奏复了一番在德国受到的种种“礼遇”,十一月随驾走到保定,就奉到了慈禧“指婚”的懿旨。人物评价 荣禄并不反对变法,只不过不赞成康梁的变法,遵循的是另一条变法思路。在戊戌维新期间,康梁的身份主要是言者,即思想家、鼓吹家、宣传家,他们希望中国迅速改变积贫积弱的现状,形容当时的中国为一败坏已极、日久失修的大厦,不仅急宜兴修,而且应全行拆卸,然后重奠根基。因此,需要用雷霆万钧之力,罢黜旧臣,任用新进,从根本变起,首先改变法律、官职,然后将变法在各个方面全面铺开。而荣禄是变法时期统治阶层中的一员,虽然他也认识到唯有变法才能使中国摆脱危亡,但身为实负其责的政府大员,在推行变法的权力、步骤、内容等方面与康梁不尽相同。早在光绪任命林旭等四人在军机章京上行走时,荣禄就致信林旭,主张变法改革以补偏求弊下手,不在遇事纷更。(注:荣禄致林旭,见清华大学图书馆藏《荣禄函稿底本》第三册。)政变后荣禄在一封给伊藤博文的信件中,认为中国应以整军丰财、力图自强为急务,但中国“积习相仍,骤难移易。譬之起虚弱而仁痿痹,辅以善药,效虽缓而有功;投以猛剂,病未除而增剧”。并以此评价政变事。

外文名:ronglu

问:是力保大清不倒,还是开历史倒车,如何评价晚清重臣荣禄?

 今天给大家说说荣禄简介和荣禄的故事,瓜尔佳·荣禄字仲华,号略园,瓜尔佳氏, 满洲正白旗人,清朝大臣,政治家。出身于世代军官家庭,以荫生晋工部员外郎,后任内务府大臣,工部尚书,出为西安将军。

别名:字仲华,号略园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1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2

出生年月:1836年

荣禄作为清末最受慈禧宠信的大臣,参与了清末许多重大事件的决策。荣禄作为慈禧的驯服奴才而飞黄腾达,荣禄也因助纣为虐而遭千载骂名。而从他的一些思想上可以 看出,我个人认为他还是力保大清不到的。

因为受到慈禧太后的青睐,留京任步军统领,总理衙门大臣,兵部尚书。辛酉政变后,为慈禧太后和恭亲王奕欣赏识,官至总管内务府大臣,加太子太保,转文华殿大学士。光绪二十九年,卒,赠太傅,谥文忠,晋一等男爵。编有《武毅公事略》、《荣文忠公集》、《荣禄存札》。其女瓜尔佳·幼兰是末代皇帝溥仪的生母,被慈禧太后收为养女。

去世年月:1903年

日本入侵,主张以战为根本

光绪二十年(1894年),日军在朝鲜摧毁了清军后,兵分两路发起了对中国辽东半岛的进攻。清军军无斗志,在日军凌厉攻势面前溃不成军,辽东重镇相继失陷。清军的节节败退和屡战失利,使清廷龙兴之地的辽宁频频告急,京师为之震动。这时,慈禧、奕忻却不思采取积极的应敌之策,一味乞求予列强的调停,急切地企求停战议和。荣禄却以“急固根本之策”疏陈清廷,提出;“驭夷不外和战二策,然必先以战为根本,而后能以和蒇事。”外敌“未有不受惩创而能成和者也”。显而易见,荣禄的这些言论,和慈禧、奕忻的言行是大相径庭的。荣禄还提出募重兵,用宿将等具体措施来对抗日军。

二十九年,卒,赠太傅,谥文忠,晋一等男爵。

职业:总理大臣、太子太保、大学士

主张练兵自强、雪耻复仇

荣禄在甲午战后中国愈益贫弱、民族危机日甚的严重关头是主张练兵自强、雪耻复仇的。在光绪二十年至二十一年的甲午战争中,中国遭到惨败。战后,中国被迫割地赔款,签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中日战争的结局,给世界资本主义列强以强烈刺激,列强加快了侵略中国的步伐,战后迅速掀起了瓜分中国的狂潮。中国人民发出了强烈的救亡图存的呼声。然而,在清统治集团中,还有那么一些人仍做着“天朝上国”的迷梦,醉生梦死,不思振作。荣禄对于当时中国所面临的险恶局面是有着清醒认识的。

荣禄认为:“自强之策,莫如多练兵,治国之道,惟在兵强,无不可复之仇,无不可雪之耻。”荣禄这种将复仇雪耻的愿望建立在自身自强基点上的主张,无疑是正确的。

荣禄久直内廷,得太后信仗。眷顾之隆,一时无比。事无钜细,常待一言决焉。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代表作品:《武毅公事略》《荣文忠公集》《荣禄存札》

兵制改革

荣禄在甲午战后是主张对封建统治的陈法作一些改革的,在清末的兵制改革中,所起作用尤大。荣禄在战后出于复仇雪耻的强烈愿望,主张对旧法实行变革,其中尤为注重对养兵、练兵之法的改革。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荣禄首请变通武科举。他在给朝廷的上疏中,力陈在“火器盛行,弓矢已失其利”的情况下,仍沿用武科举来选拔军事人才的弊端。他建议清政府,将全国参加武科举考试的三四十万年富力强、里籍可考的应试武童,于各省延聘精通洋操之教习数十人,就地教练,一年之后,即可成精兵。同时,于应试武童中挑选材武聪颖者,进入武备学堂学习,“习格致、舆地诸学,分炮队、枪队、马队,工程队诸科”。学习三年,由督抚进行考试,列优等者,作为武举人。再将这些武举人,咨送京师大学堂,限以三年,由钦派王大臣考试,列优等者为武进士,再经过廷试“验其技艺,询以方略”,即“以侍卫、守备分用”,“各路军营自哨长以上,均用此项武举人、武进士充补,以备干城之选。”荣禄认为,“似此参酌中外兵制,造就将才,于国实有裨益。”

荣禄的一生是效忠清王朝的一生,更明确一点说是效忠于慈禧的一生。对他一生的功过是非,历史已作了结论,我个人无意对其作新的评价。但是他在清末的一些积极主张我认为他是为了力保大清不到。

荣禄可谓是晚清第一重臣,慈禧的第一心腹。以至于野史说,荣禄与慈禧青梅竹马二人是初恋。这完全是胡说八道,荣禄力保是对的,难道让荣禄当革命党吗?荣禄更没有开历史倒车,站在满清的角度,荣禄却是最开明的人士。荣禄的小女儿是溥仪的生母。

荣禄(1836-1903年)字仲华,满洲正白旗人瓜尔佳氏。满洲正白旗人,属于军人世家出身,荫官出身,先后任内务府大臣,工部尚书,后任西安将军十余年年。入京以后受到慈禧太后重用,任步军统领衙门统领,总理衙门大臣(外交部长),兵部尚书。内务府大臣。加太子太保,文华殿大学士。光绪二十九年病逝,赠太傅,谥文忠。

严复对荣禄评价很高,评价荣禄四个字“忠于所事”。英国驻满清公使朱尔典评价荣禄是“一个不英明政府里面最英明的人”应该说,荣禄是满清贵胄里里面最聪明的人,荣禄比慈禧小一岁,实际就是一代人。二人最开始交际时间不多,荣禄早年因为得罪军机大臣沈桂芬被贬到西安十余年,直到甲午战争爆发以后才重新返京。出任步军统领,这才开始受到慈禧的重用。荣禄为人谨慎,轻易不得罪同僚,更很少在慈禧面前弹劾他人,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政治智慧很高。

荣禄的政治原则是慈禧怎样我就怎样,始终保持与慈禧的政治观点一致,但他的思想却并不保守,很“先进前卫”荣禄与李鸿章关系很好,支持李鸿章的洋务,厌恶刚毅,徐桐这些只会靠嘴啥事也不干的酸儒。在义和团的问题上,正式荣禄对西方外交使团的保护,才使得事情没有坏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而促成东南互保是荣禄的最大功绩。在李鸿章死后,荣禄基本上接手了李鸿章的政治“遗产”。又实际上控制京畿地区的兵权,是当时慈禧最重要的心腹一点没错。荣禄对慈禧也始终是忠心不二。但又绝对不是盲从,翁同龢没有死,光绪没有被废掉都是荣禄力保的结果。

荣禄不是保守派,也不是康梁的激进派,荣禄是温和与改良派,与张之洞、李鸿章等人一样,希望慢慢来,封疆大吏,激进做法没有任何益处。所以在戊戌变法中,他坚定地站在了慈禧一边,晚年的荣禄越发精干,多次劝阻慈禧不要废掉光绪,荣禄对袁世凯的评价是:“此人有大志,吾在尚能驾驭,然他终将有出头之日”。荣禄看人还是很准的。至于荣禄力保大清,这是他的立场决定的,无可指责,但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不是那个人可以保住的,荣禄死后不过8年,满清就走进了历史。这是谁都改变不了的命运。

我是清水空流,历史的守望者。期待你的关注和点评。

细数清代二百多年的历史,像荣禄这样出身好、“官系”硬的八旗子弟,实在是多如牛毛,不胜枚举。然而同时又像他这样忠心耿耿、办事干练的,则凤毛麟角,少得可怜。所以,慈禧将其列为重点培养对象。数年间,荣禄节节攀升,将工部尚书、步军统领和总管内务府大臣三大要职一并收入囊中。此时,他尚不到40岁。  

按照清制,内务府一差,同御前大臣、军机大臣在权力分配上呈三足鼎立之势。上朝时,御前位列最前,但尊而不要;军机位置次之,但权而要;内务最后,却亲而要。可见内务府大臣是个能够时常与太后接触的好差事。况且荣禄握有全国的工程审批与营造大权和一支精锐的京城卫戍部队,可谓集宫廷、朝堂及市井大权于一身,不知惹来多少同僚的羡慕嫉妒恨。  

不出3年,荣禄便尝到了木秀于林风必摧的苦涩。光绪四年( 1878),贵州巡抚出缺,奕诉征求慈禧意见,应派谁去补缺。当时慈禧正为军机大臣们争权夺利的情形所困扰,于是决定杀鸡儆猴,脱口而出:“着沈桂芬去!”此旨一出,内外一片哗然。群臣纷纷议论,认为巡抚乃二品官,沈桂芬现任兵部尚书,又是军机大臣,官居一品,宣力有年,不宜左迁边地。祖宗之法,朝廷旧制,不应随意更改。面对如潮的廷论,慈禧心知众议难违,只得收回懿旨,令沈照旧当差。虽然躲过一劫,但沈桂芬依然心有余悸。他寻思:穴本无风,风何由入?此事肯定与一贯主张打压汉人官员的荣禄有关。于是,沈找来门生翁同稣,决心上演一出“反问计”。

一天,翁来荣家造访,刚进门便狠狠数落沈桂芬一通。话说荣禄跟李鸿藻是死党,而翁同龢与李都是名冠京师的清流派骨干,故荣时常同翁饮酒酬答,交情匪浅。加上此刻翁神情愤怒,言语激昂,居然将沈的龌龊家事都和盘托出,荣被翁的精湛演技所蒙骗,认定其很够哥们,是来给自己通风报信的。于是他放松了警惕,将慈禧如何厌恶沈桂芬之事据实告知。从荣禄口中侦知实情后,翁同稣这个“卧底”马上向沈汇报。沈深感不除掉荣禄,必有后患。思来想去,他心生一计。沈说服自己的另一门生宝廷,以满族大臣兼职太多,势必拖累本职为由,主动要求辞去自己的诸多职务,同时他还强烈建议卸去荣禄工部尚书与内务府总管大臣两职,以专心维护京师安全。慈禧觉得宝廷此言颇有道理,加之沈桂芬也煽风点火道:“荣禄宣力有年,明敏干练。年纪尚轻,将来必受重用。”

于是,慈禧免去荣禄两大要职。宝廷的“苦肉计”大获成功。墙倒众人推,没多久,沈桂芬又联合众人力荐荣禄去外地磨练。恰值当时西安将军空缺,慈禧不明底细,一声令下,将荣发配过去。好端端的一颗政坛新星,愣是被一群无良文人从京师中心忽悠到了边缘地区。这一去便是整整十五载,昔日意气风发的荣大总管已成近天命之年的白头翁,他深深体味到“官场没有永远的朋友,唯有不变的利益”这句话的真谛所在。

瓜尔佳.荣禄,满清正白旗人。比起其他满清子弟,荣禄天生就有更好的条件。首先,正白旗是满洲八旗中的上三旗之一,地位要更为尊崇,也比其他人更容易成为大官。其次,荣禄的祖父、父亲、伯父全都为国战死沙场,荣禄一家可以算得上是满门英烈。因此,他受到朝廷的特别照顾,仕途比起其他人,要顺利得多。

不过,这些条件远远不够,想要在朝堂中混出头,怎么着也要有一个皇亲国戚的身份。荣禄先是娶了皇帝元妃本族的萨克达氏,后来又娶了宗室灵桂之女爱新觉罗氏。而荣禄的女儿嫁给醇亲王载沣,生下了宣统皇帝溥仪,这就是后话了。

总而言之,荣禄凭借先天的优厚条件和正确的政治联姻,保障了自己在朝中的话语权。

“辛酉政变”期间,年轻的荣禄把握住了机会,在慈禧和恭亲王奕訢面前挣了一个良好的表现,得到了两人的赏识。

之后,荣禄很快被升为左翼总兵。他在职期间兢兢业业,表现尤为出色。醇郡王奕譞与军机大臣文祥对他都很欣赏。两人的保举和慈禧的赏识下,荣禄很快成为工部侍郎兼任总管内务府大臣。

年纪轻轻便出任要职,这让荣禄难免有些忘乎所以。1878年升任为工部尚书后,荣禄因得罪了醇亲王奕譞与军机大臣沈桂芬等人,在第二年因受贿的罪名,被连降两级。

这件事让荣禄成熟起来。此后的十多年里,荣禄一直低调地蛰伏着。直到1894年,恭亲王奕䜣再次得势,荣禄才又被启用为步军统领。

1895年,荣禄出任兵部尚书,并被清廷委以练兵的重任。在当时,清廷的军权长期被李鸿章等汉族将领把持。荣禄先是提拔袁世凯在天津小站练兵,到后来统领北洋军队,再到创建武卫军。荣禄一步步将汉将的军权,回收到了中央。毫无疑问,这是他为加强满清集权干的实事。

  戌戌变发时,随着“帝党”和“后党”矛盾的不断激化,一场你死我活的宫廷斗争不可避免。先是荣禄定计要在太后和光绪在天津检阅新军时实行政变。光绪知道了这个消息,秘密通知维新派设法营救。维新派人士把希望寄托在统辖新军的直隶按察使袁世凯身上。袁世凯曾参加过维新人士的团体“强学会”,维新派对他抱有很大幻想,建议光绪加以笼络。光绪破格召见了他,并提升他为兵部侍郎,专司练兵事务。然后维新派代表人物谭嗣同又私下到他的寓所,说出了维新派的计划:在慈禧和光绪阅兵时,实行兵谏,诛杀荣禄,软禁慈禧,拥戴光绪。袁世凯听了,慷慨激昂,一口承担,说:“杀荣禄象杀一条狗尔!”谭嗣同有意试探地说:“你要不干也行,向西太后那边告发了,也有荣华富贵。”他立刻瞪了眼:“瞧你把我袁世凯看成了什么人!”可是他送走了谭嗣同,当天就奔回了天津,向他的上司荣禄作了全盘报告。荣禄得讯,连忙乘火车赶到北京,告诉了慈禧。结果,光绪被幽禁,谭嗣同等六个维新人士被害,康有为逃到日本,百日维新昙花一现。而在这次政变中立下首功的荣禄,正如梁启超所说的是“身兼将相,权倾举朝”。《清史稿》里也说是“得太后信仗眷顾之隆,一时无比,事无巨细,常待一言决焉”。

  在庚子那年(1900年),慈禧利用义和团杀洋人,又利用洋人杀义和团的一场大灾难中,荣禄对慈禧太后的忠诚,更有了进一步的表现。洋人杀了中国老百姓,抢了中国的财宝,这些问题在慈禧看来是不算什么的,但洋人保护了康有为,又反对废光绪和立皇储,直接表示反对她的统治,这是她最忍受不了的。于是下诏“宣抚”团民,下令进攻东郊民巷使馆和兵营。结果东郊民巷没有攻下,大沽炮台和天津却先后失守,八国联军一直打到了北京城下。

  在这一场翻云覆雨的事变中,荣禄尽可能不使自己卷入旋涡。他顺从地看慈禧的颜色行事,不忤逆慈禧的意思,同时,他也给慈禧准备着后路。他承旨调遣军队进攻东郊民巷外国兵营,但又不给军队发炮弹,而且暗地里还给外国兵营送水果表示慰问。八国联军进北京,慈禧逃走,他授计负责议和的李鸿章和奕劻,在谈判中掌握一条原则:只要不追究慈禧的责任,不让慈禧交权归政,一切条件都可以答应。就这样,签订了连利息近10亿两白银、让外国军队驻兵京城的《辛丑条约》。荣禄办成这件事,到了西安,宠礼有加,赏黄马褂、双眼花翎、紫貂,随扈还京,加太子太保,转文华殿大学士。除了《清史稿》里这些记载外,另外非常值得一提的就是西太后为荣禄的女儿苏完瓜尔佳·幼兰“指婚”,嫁与醇亲王载沣为福晋。

  关于使荣禄与醇亲王结亲一事,西太后的用意是很深的。原来戊戌变法之后,西太后对醇王府颇为猜疑,据说醇王(奕譞)墓地上有棵白果树,长得非常高大。不知是谁在太后面前说,醇王府出了皇帝,是由于醇王坟地上有棵白果树,“白”字和“王”字连起来不就是“皇”字吗?慈禧听了,立即叫人到妙高峰把白果树砍掉了。引起她猜疑的其实不是白果树,而是洋人对于光绪和光绪兄弟的兴趣。

  庚子之乱后,联军统帅瓦德西提出,要皇帝的兄弟做代表,去德国为克林德公使被杀事道歉。载沣到德国后,受到了德国皇室的隆重礼遇,这也使慈禧深感不安,加深了心里的疑忌。洋人对光绪兄弟的重视,这是比维新派康有为更叫她担心的一件事。为了消除这个隐患,她终于想出了办法,就是把荣禄和醇王府撮合成为亲家。西太后就是这样一个人,凡是她感到对自己有一丝一毫不安全的地方,她都要仔细加以考虑和果断处理。她在庚子逃亡之前,还不忘叫人把珍妃推到井里淹死,又何尝不是怕留后患而下的毒手维护自己的统治,才是她考虑的一切根据。就这样,在德国赔礼道歉回来,在开封迎上回京的銮驾,奏复了一番在德国受到的种种“礼遇”,十一月随驾走到保定,就奉到了慈禧“指婚”的懿旨。

对荣禄的人物评价:

  荣禄并不反对变法,只不过不赞成康梁的变法,遵循的是另一条变法思路。在戊戌维新期间,康梁的身份主要是言者,即思想家、鼓吹家、宣传家,他们希望中国迅速改变积贫积弱的现状,形容当时的中国为一败坏已极、日久失修的大厦,不仅急宜兴修,而且应全行拆卸,然后重奠根基。因此,需要用雷霆万钧之力,罢黜旧臣,任用新进,从根本变起,首先改变法律、官职,然后将变法在各个方面全面铺开。而荣禄是变法时期统治阶层中的一员,虽然他也认识到唯有变法才能使中国摆脱危亡,但身为实负其责的政府大员,在推行变法的权力、步骤、内容等方面与康梁不尽相同。早在光绪任命林旭等四人在军机章京上行走时,荣禄就致信林旭,主张变法改革以补偏求弊下手,不在遇事纷更。(注:荣禄致林旭,见清华大学图书馆藏《荣禄函稿底本》第三册。)政变后荣禄在一封给伊藤博文的信件中,认为中国应以整军丰财、力图自强为急务,但中国“积习相仍,骤难移易。譬之起虚弱而仁痿痹,辅以善药,效虽缓而有功;投以猛剂,病未除而增剧”。并以此评价政变事。

  

《清史稿卷四百三十七 列传二百二十四》

主要成就:疏请设立武备特科,编练武卫军

1836年4月6日出生。初由荫生以工部主事用。同治初,设神机营,担任翼长兼专操大臣,再迁左翼总兵,表现突出,为醇郡王奕譞与军机大臣文祥所赏识,改工部侍郎,调户部,兼总管内务府大臣。

荣禄清末大臣,晚清政治家。字仲华,号略园,瓜尔佳氏,[1-2]满洲正白旗人,出身于世代军官家庭,以荫生晋工部员外郎,后任内务府大臣,工部尚书,出为西安将军。因为受到慈禧太后的青睐,留京任步军统领,总理衙门大臣,兵部尚书。辛酉政变前后为慈禧太后和恭亲王奕訢赏识。官至总管内务府大臣。1903年病死。谥“文忠”。编有《武毅公事略》,着有《荣文忠公集》、《荣禄存札》。其女苏完瓜尔佳·幼兰是末代皇帝溥仪的生母。

1875年光绪元年兼署步军统领。

荣禄是瓜尔佳氏满洲正白旗人,咸丰年间做过户部银库员外郎,因为贪污几乎被肃顺砍了头。不知他用什么办法摆脱了这次厄运,又花钱买得候补道员的衔。光绪初年,迁升至工部尚书。后来因为被告发贪污受贿,革职降级调出北京。甲午战争那年,恭亲王出办军务,荣禄借进京为慈禧太后祝寿的机会,钻营到恭亲王身边,得到了恭亲王的信赖。甲午战后他推荐袁世凯训练新军时,已经当上了兵部尚书。他这时已远比从前老练,善于看准关节,特别肯在总管太监李莲英跟前花银子,因此逐渐改变了慈禧太后对他的印象,到戊戌变法的时候,荣禄已经成为“后党”的中坚人物。

1878年升左都御史、工部尚书;旋因得罪醇亲王奕譞与军机大臣宝鋆、沈桂芬而被迫在次年1月告病免职。

随着“帝党”和“后党”矛盾的不断激化,一场你死我活的宫廷斗争不可避免。先是荣禄定计要在太后和光绪在天津检阅新军时实行政变。光绪知道了这个消息,秘密通知维新派设法营救。维新派人士把希望寄托在统辖新军的直隶按察使袁世凯身上。袁世凯曾参加过维新人士的团体“强学会”,维新派对他抱有很大幻想,建议光绪加以笼络。光绪破格召见了他,并提升他为兵部侍郎,专司练兵事务。然后维新派代表人物谭嗣同又私下到他的寓所,说出了维新派的计划:在慈禧和光绪阅兵时,实行兵谏,诛杀荣禄,软禁慈禧,拥戴光绪。袁世凯听了,慷慨激昂,一口承担,说:“杀荣禄象杀一条狗尔!”谭嗣同有意试探地说:“你要不干也行,向西太后那边告发了,也有荣华富贵。”他立刻瞪了眼:“瞧你把我袁世凯看成了什么人!”可是他送走了谭嗣同,当天就奔回了天津,向他的上司荣禄作了全盘报告。荣禄得讯,连忙乘火车赶到北京,告诉了慈禧。结果,光绪被幽禁,谭嗣同等六个维新人士被害,康有为逃到日本,百日维新昙花一现。而在这次政变中立下首功的荣禄,正如梁启超所说的是“身兼将相,权倾举朝”。《清史稿》里也说是“得太后信仗眷顾之隆,一时无比,事无巨细,常待一言决焉”。

1891年出授西安将军。

在庚子那年,慈禧利用义和团杀洋人,又利用洋人杀义和团的一场大灾难中,荣禄对慈禧太后的忠诚,更有了进一步的表现。洋人杀了中国老百姓,抢了中国的财宝,这些问题在慈禧看来是不算什么的,但洋人保护了康有为,又反对废光绪和立皇储,直接表示反对她的统治,这是她最忍受不了的。于是下诏“宣抚”团民,下令进攻东郊民巷使馆和兵营。结果东郊民巷没有攻下,大沽炮台和天津却先后失守,八国联军一直打到了北京城下。

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后,被再次复起的恭亲王奕䜣荐为步军统领,会办军务,设巡防局督理五城团防。

在这一场翻云覆雨的事变中,荣禄尽可能不使自己卷入旋涡。他顺从地看慈禧的颜色行事,不忤逆慈禧的意思,同时,他也给慈禧准备着后路。他承旨调遣军队进攻东郊民巷外国兵营,但又不给军队发炮弹,而且暗地里还给外国兵营送水果表示慰问。八国联军进北京,慈禧逃走,他授计负责议和的李鸿章和奕劻,在谈判中掌握一条原则:只要不追究慈禧的责任,不让慈禧交权归政,一切条件都可以答应。就这样,签订了连利息近10亿两白银、让外国-军队驻兵京城的《辛丑条约》。荣禄办成这件事,到了西安,宠礼有加,赏黄马褂、双眼花翎、紫貂,随扈还京,加太子太保,转文华殿大学士。除了《清史稿》里这些记载外,另外非常值得一提的就是西太后为荣禄的女儿“指婚”,嫁与醇亲王载沣为福晋。

1895年8月11日,授兵部尚书兼步军统领;授总理衙门大臣。荐浙江温处道袁世凯练新建陆军。

关于使荣禄与醇亲王结亲一事,西太后的用意是很深的。原来戊戌变法之后,西太后对醇王府颇为猜疑,据说醇王墓地上有棵白果树,长得非常高大。不知是谁在太后面前说,醇王府出了皇帝,是由于醇王坟地上有棵白果树,“白”字和“王”字连起来不就是“皇”字吗?慈禧听了,立即叫人到妙高峰把白果树砍掉了。引起她猜疑的其实不是白果树,而是洋人对于光绪和光绪兄弟的兴趣。

1896年6月4日,授协办大学士。6月,查办御史弹劾袁世凯案,以查无实据结,并疏称袁世凯为"……不可多得之员"。

庚子之乱后,联军统帅瓦德西提出,要皇帝的兄弟做代表,去德国为克林德公使被杀事道歉。载沣到德国后,受到了德国皇室的隆重礼遇,这也使慈禧深感不安,加深了心里的疑忌。洋人对光绪兄弟的重视,这是比维新派康有为更叫她担心的一件事。为了消除这个隐患,她终于想出了办法,就是把荣禄和醇王府撮合成为亲家。西太后就是这样一个人,凡是她感到对自己有一丝一毫不安全的地方,她都要仔细加以考虑和果断处理。她在庚子逃亡之前,还不忘叫人把珍妃推到井里淹死,又何尝不是怕留后患而下的毒手维护自己的统治,才是她考虑的一切根据。就这样,在德国赔礼道歉回来,在开封迎上回京的銮驾,奏复了一番在德国受到的种种“礼遇”,十一月随驾走到保定,就奉到了慈禧“指婚”的懿旨。

1897年疏请设立武备特科,于各省设立武备学堂。表示反对康有为所主张的变法。

荣禄故宅在东城区交道口菊儿胡同3号、5号和寿比胡同6号。宅第分为3部分:西为洋式楼房,中为花园,东为住宅,住宅部分为五进院落。现存倒座、过厅。正房和词堂、中间花园已全部拆除,西部只有一座两层西式楼房。为东城区重点保护文物。荣禄,曾任内务府大臣、工部尚书、兵部尚书、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军机大臣等职。

1898年6月10日,授大学士。6月15日,署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6月22日,授文渊阁大学士,管理刑部。9月20日回京参与戊戌政变,为戊戌政变提供武力支持。9月28日, 卸署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授军机大臣,管理兵部并节制北洋各军。10月11日,授练兵钦差大臣,指明节制宋庆、董福祥、聂士成、袁世凯所部及北洋各军。12月7日,奏请合宋、董、聂、袁四军及新募亲军联为一气,构成武卫军雏形。

初由荫生以工部主事用。同治初,设神机营,担任翼长兼专操大臣,再迁左翼总兵,表现突出,为醇郡王奕譞与军机大臣文祥所赏识,改工部侍郎,调户部,兼总管内务府大臣。

1899年6月27日,武卫军编练完成,此后又陆续编练武卫先锋军、先锋队若干。在对光绪帝废立问题上由犹豫转向反对。

1875年光绪元年兼署步军统领。

1900年义和团运动在京畿蔓延后,屡请镇压,并请保护各国使馆。8月17日,被西逃的慈禧太后诏命留京办事。10月6日诏赴西安行在。

1878年升左都御史、工部尚书;旋因得罪醇亲王奕譞与军机大臣宝鋆、沈桂芬而被-迫在次年1月告病免职。

1901年7月25日,改命管理户部。10月,支持刘坤一张之洞在江楚三折中提出的变法主张。

1891年出授西安将军。

1902年2月2日,改文华殿大学士。嫁其女为醇亲王载沣之妻,后生宣统帝溥仪。

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后,被再次复起的恭亲王奕?荐为步军统领,会办军务,设巡防局督理五城团防。

1903年4月11日去世,谥文忠,晋一等男爵。

1895年8月11日,授兵部尚书兼步军统领;授总理衙门大臣。荐浙江温处道袁世凯练新建陆军。

1896年6月4日,授协办大学士。6月,查办御史弹-劾袁世凯案,以查无实据结,并疏称袁世凯为“……不可多得之员”。

1897年疏请设立武备特科,于各省设立武备学堂。表示反对康有为所主张的变法。

1898年6月10日,授大学士。6月15日,署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6月22日,授文渊阁大学士,管理刑部。9月20日回京参与戊戌政变,为戊戌政变提供武力支持。9月28日, 卸署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授军机大臣,管理兵部并节制北洋各军。10月11日,授练兵钦差大臣,指明节制宋庆、董福祥、聂士成、袁世凯所部及北洋各军。12月7日,奏请合宋、董、聂、袁四军及新募亲军联为一气,构成武卫军雏形。

1899年6月27日,武卫军编练完成,此后又陆续编练武卫先锋军、先锋队若干。在对光绪帝废立问题上由犹豫转向反对。

1900年义和团运动在京畿蔓延后,屡请镇-压,并请保护各国使馆。8月17日,被西逃的慈禧太后诏命留京办事。10月6日诏赴西安行在。

1901年7月25日,改命管理户部。10月,支持刘坤一张之洞在江楚三折中提出的变法主张。

1902年2月2日,改文华殿大学士。嫁其女为醇亲王载沣之妻,后生宣统帝溥仪。

1903年4月11日去世,谥文忠,晋一等男爵。

荣禄是戊戌变法时期举足轻重的人物。长期以来,学术界对他与戊戌变法的关系很少争议,一般都接受康、梁等所下评论,以为荣禄始终是站在变法的对立面,并在后来的政变中扮演了元凶的角色。

荣禄并不反对变法,只不过不赞成康梁的变法,遵循的是另一条变法思路。在戊戌维新期间,康梁的身份主要是言者,即思想家、鼓吹家、宣传家,他们希望中国迅速改变积贫积弱的现状,形容当时的中国为一败坏已极、日久失修的大厦,不仅急宜兴修,而且应全行拆卸,然后重奠根基。因此,需要用雷霆万钧之力,罢黜旧臣,任用新进,从根本变起,首先改变法律、官职,然后将变法在各个方面全面铺开。而荣禄是变法时期统治阶层中的一员,虽然他也认识到唯有变法才能使中国摆脱危亡,但身为实负其责的政府大员,在推行变法的权力、步骤、内容等方面与康梁不尽相同。早在光绪任命林旭等四人在军机章京上行走时,荣禄就致信林旭,主张变法改革以补偏求弊下手,不在遇事纷更。

(注:荣禄致林旭,见清华大学图书馆藏《荣禄函稿底本》第三册。)政变后荣禄在一封给伊藤博文的信件中,认为中国应以整军丰财、力图自强为急务,但中国“积习相仍,骤难移易。譬之起虚弱而仁痿痹,辅以善药,效虽缓而有功;投以猛剂,病未除而增剧”。并以此评价政变事。而且荣禄认为“中国非真不可为也”,(注:汤志钧着:《乘桴新获》,187~188页,江苏古籍出版社,1990。)关键是要有正确的变法次序。

荣禄,字仲华,瓜尔佳氏,满洲正白旗人。祖喀什噶尔帮办大臣塔斯哈,父总兵长寿,均见忠义传。

荣禄以荫生赏主事,隶工部,晋员外郎。出为直隶候补道。同治初,设神机营,赏五品京堂,充翼长,兼专操大臣。再迁左翼总兵。用大学士文祥荐,改工部侍郎,调户部,兼总管内务府大臣。穆宗崩,德宗嗣统。荣禄言于恭亲王,乃请颁诏,俟嗣皇帝有子,承继穆宗。其后始定以绍统者为嗣。光绪元年,兼步军统领。迁左都御史,擢工部尚书。慈禧皇太后尝欲自选宫监,荣禄奏非祖制,忤旨。会学士宝廷奏言满大臣兼差多,乃解尚书及内务府差。又以被劾纳贿,降二级,旋开复,出为西安将军。二十年,祝嘏留京,再授步军统领。日本构衅,恭亲王、庆亲王督办军务,荣禄参其事。和议成,疏荐温处道袁世凯练新军,是曰“新建陆军”。授兵部尚书、协办大学士。疏请益练新军,而调甘肃提督董福祥军入卫京师。

二十四年,晋大学士,命为直隶总督。是时上擢用主事康有为及知府谭嗣同等参预新政,议变法,斥旧臣。召直隶按察使袁世凯入觐,超授侍郎,统练兵。荣禄不自安。御史杨崇伊奏请太后再垂帘,于是太后复临朝训政,召荣禄为军机大臣,以世凯代之。命查拿康有为,斩谭嗣同等六人于市。以上有疾,诏徵医。复命荣禄管兵部,仍节制北洋海陆各军。荣禄乃奏设武卫军,以聂士成驻芦台为前军,董福祥驻蓟州为后军,宋庆驻山海关为左军,世凯驻小站为右军,而自募万人为中军,驻南苑。时太后议废帝,立端王载漪子溥俊为穆宗嗣,患外人为梗,用荣禄言,改称“大阿哥”。

二十六年,拳匪乱作,载漪等称其术,太后信之,欲倚以排外人。福祥率甘军攻使馆,月馀不下。荣禄不能阻,载漪等益横,京师大乱,骈戮忠谏大臣。荣禄踉跄入言,太后厉色斥之。联军入京,两宫西幸,驻跸太原。荣禄请赴行在,不许,命为留京办事大臣。已而诏诣西安,既至,宠礼有加,赏黄马褂,赐双眼花翎、紫缰。随扈还京,加太子太保,转文华殿大学士。二十九年,卒,赠太傅,谥文忠,晋一等男爵。

荣禄久直内廷,得太后信仗。眷顾之隆,一时无比。事无钜细,常待一言决焉。

1898年,光绪帝起用康有为、谭嗣同等参预新政,准备实行变法。慈禧太后惟恐形势有变,于是迅速起用了手握兵权的荣禄,授荣禄为文渊阁大学士,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统帅董福祥的甘军,聂士成的武毅军和袁世凯的新建军。当光绪皇帝依靠维新派颁布了《明定国是诏》,光绪帝又推行新政,起用新党等一系列谕旨,结果引起了一班守旧大臣的极度恐慌。荣禄见此情形,立即进京密谋于慈禧太后。

这时,恰好慈禧和光绪要去天津阅兵,而且荣禄在天津已经利用海防公所旧址修建了太后行宫和皇帝行宫,于是他们决定利用天津阅兵的机会,在必要时废黜光绪。这时,朝中的维新派也已感到形势的危急,想利用倾向维新的袁世凯在天津阅兵时,乘机杀掉荣禄。不料,袁世凯回到天津,立即把此事向荣禄告密(也有人认为,去天津向荣禄告密的,是御史杨崇伊)。荣禄得知这一情况,连夜赶到颐和园,向慈禧太后报告。慈禧乃于次日发动政变,将光绪帝囚禁于中南海的瀛台,同时大肆捕杀维新派人士。

经过这次变故,荣禄益得慈禧太后的信任,授荣禄为军机大臣,兵部尚书,节制北洋海陆各军。义和团运动前,曾经与慈禧太后密谋立端王载漪之子溥俊为大阿哥,义和团运动期间,慈禧太后携光绪帝逃往西安,命荣禄为留京办事大臣。不久又诏赴西安行在,赏黄马褂,赐双眼花翎、紫缰。1902年1月,荣禄随扈自西安还京,加太子少保衔,转文华殿大学士。1903年荣禄病死,赠太傅,谥文忠,晋一等男爵。

本文由历史人物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北周荣禄简要介绍,荣禄简单介绍